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逆袭绝色,邪王的倾城狂妃 > 第137章 酒精哪儿去了
    第137章 酒精哪儿去了

    百里月华将桃晴雪抱回了聚贤宫,回到了桃晴雪的房间。他将桃晴雪温柔的放到了床上,他伸手进桃晴雪的袖口,将酒意正浓,同样昏睡过去的小九拿了出来。

    百里月华拿小九的动作一点儿都不温柔,他将小九一把丢在了旁边的矮榻之上,小九小小的身体舒展了几下,迷迷糊糊的换了个姿势,就又熟睡了过去。

    桃晴雪酒量不错,但是要想在一炷香的时间之内,喝下三十八壶情人醉,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当时说要斗酒的时候,桃晴雪就询问过了药老,想让药老借助自己的身体帮忙斗酒,但是桃晴雪这次来金岚国,是来参加御药大会的,药老还有很多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如果药老参加斗酒,那必定会醉上个几日,这样便会误了大事,而且药老说以他自己的酒量,也未必能赢,虽然他也有解酒的丹药,但是但凡是丹药都是有时限的,所以用药是下下策,并不把握。

    桃晴雪也想过让小灵参帮忙吸收体内的酒精,可是小灵参还是个孩子,从来没有尝试过酒精这种东西,所以一旦吸收起来,可能会控制不住,万一小灵参出现在众人面前,那必定会引起所有人的争相抢夺,会引起不必要的大骚乱。

    就在桃晴雪与药老用神识沟通的时候,小九已经在她手边戳了她好久了,桃晴雪跟药老聊得太过认真了,所以根本没有感觉到手边的异样。

    小九气呼呼的看着桃晴雪,这样女人竟然忘记了他这个酒仙!

    就在桃晴雪一筹莫展的时候,桃晴雪忽然想起了小九,她立刻低头看向它,发现小九正坐在自己手边,气呼呼的坐着。

    “小九!”

    前世,她还是万古帝女的时候,她父王宴请各路仙友的时候所用的酒,都是小九这个酒痴酿制的,而且从小到大,他们经常一起喝酒,却从来都没看到小九喝醉过!她怎么把这家伙给忘记了呢!哈哈!

    “小九,你这个酒仙怎么不出声呢,只知道在这里傻愣愣的坐着,都不帮我!”桃晴雪不知道小九生气了,只以为它从来没有出过声!

    小九转头,一脸愤怒的看着桃晴雪,它黑溜溜的小豆眼带着满满的不可思议!

    “我戳了你那么久,你手上都快被我戳出个坑来了,你一直都没理我,也没想起我!你现在还埋怨我没打算帮你!哪有这样不讲道理的女人啊,我真是败给你了!”如果此时小九能与桃晴雪沟通,桃晴雪一定会知道,它早就已经把她骂得狗血淋头了!

    其实小九自己也不是很清楚,以现在它一只小仓鼠的模样,以它现在的能力,能承受多少酒精,但是他坚信,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跟这些凡人比一比,一定是没问题的!

    桃晴雪斗酒的时候,药老帮忙提炼出酒水中的酒精成分,将这些酒精成分传输到桃晴雪袖中,小九的身上。虽然小九几乎承受了所有的酒精,但是药老提纯情人醉,也是需要时间的,而且浓度极高的酒精从桃晴雪身体里游走,对桃晴雪酒量也是很大的考验。如果是普通的酒水,那在药老和小九的帮助下,桃晴雪完全不会有任何醉意,但是情人醉,就另当别论了!

    其实,当情人醉被宫人们端上来的时候,小九的眼睛都亮了,他没有想到,这个世界竟然也有好酒。桃晴雪最后其实已经赢了,不用再喝最后那八壶,但是药老用神识告诉她,说小九那个家伙还想喝,所以桃晴雪才会在最后的时刻,给自己灌了八壶酒,她想,小九既然这么帮自己,那它既然想喝,索性就让他喝个够!

    在场上的所有人都没有看出桃晴雪的套路,都以为她是凭借一己之力赢了这次比赛,只有百里月华一个人感觉到了蹊跷,他看到桃晴雪袖中醉酒的小九的时候,总算了解了个大概,虽然他还不知道,这个女人究竟是怎么做到让小九帮她承受那么多酒精的,但是他也无暇顾及那么多了!

    百里月华不知道桃晴雪究竟吸收了多少情人醉的酒精成分,如果她睡个三天三夜,那这次御药师大会,她算是白来了!

    百里月华一只手拿着一枚丹药,另一只手捏这她的脸颊,桃晴雪又变成了一只可爱又搞笑的小章鱼,他将手里的丹药塞进了她嘴里,迷迷糊糊的桃晴雪感觉到自己嘴里有一个东西,她下意识的做出了吞咽的动作,吞下的时候,她皱着眉头,明显是丹药太大了,咽了她一下。

    桃晴雪将身体转了转,脸对着百里月华的方向侧躺着,忽然她伸出手,一把抓住了百里月华的腰。百里月华被她这突如其来的动作给惊到了。

    这个女人睡觉还这么不老实,她这是要干嘛?

    没想到,桃晴雪并没有满足与抓着他的腰,而是双臂环上了他的要,整个人躺在了他的腿上。

    百里月华身体顿时僵硬了,他低头看着在她腿上熟睡的桃晴雪,看着面色仍然红润的她,看着胎记淡了美艳绝伦的她,百里月华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个女人明显是在挑战他的底线!

    百里月华眼睛看向别处,努力的调整者自己的呼吸,可是桃晴雪并没有停下自己的动作,而是将头使劲儿的往百里月华的怀里蹭了蹭,好像要将整个脑袋都扎进去似的。

    其实桃晴雪是因为酒精的作用,身体太过燥热了,百里月华坐在她的身边,那就是个天然的消暑神器,她完全是凭借着本能寻找到这个绝佳的凉源。

    百里月华从生下来,就从来没有这么窘迫过,这还是他第一次感觉自己整个人这么紧绷,紧绷的都快要炸掉了。

    忽然,桃晴雪抽回了束缚在百里月华腰间的一只手,百里月华稍微舒了一口气。结果没想到,桃晴雪竟然伸手撕扯自己的衣襟,在她的撕扯下,衣襟已经凌乱的微微敞开了,百里月华看了一眼,瞬间别开了眼。

    百里月华忽然间想到,刚才斗酒的时候,酒水顺着桃晴雪的脖颈流进了衣服里面,她一定是感觉到了不舒服,才会这样的。

    这下百里月华犯了难,整个人坐在床前,不知所措。

    紫薰还在大殿上,不知何时才能回来,而自己一个大男人,这青天白日的,明晃晃的脱一个女人的衣服,好像不太妥当!

    即使桃晴雪是他的未婚妻,但是在没有经过这个女人的同意下,就这样看到她的身体,并不是君子所为。

    桃晴雪仍然在皱着眉头,不停的撕扯着自己的衣襟。百里月华见状,将桃晴雪抱了起来,他深吸了几口气,闭上了眼睛,然后摸索着去解她身上的衣带。曾经在这个女人受伤的时候,他已经闭着眼睛,帮这个女人脱过衣服了,可是这一次这个女人是昏睡的,是不受控的,是不知情的。

    不知道她醒来之后,会不会责怪自己。

    百里月华顾不了那么多了,他仍然紧闭着双眼,将桃晴雪的上衣脱掉了。百里月华将桃晴雪酒气十足的衣服丢到了一旁,他没有放开桃晴雪,因为他刚才帮桃晴雪脱衣服的时候,感觉到还有一个湿哒哒的东西在她的身上。

    百里月华试探性的摸了摸桃晴雪的脖子,他想要找一下里面衣服的领口,却发现并没有领口,而是细细的一根带子,他摸到了她的颈后,发现后面打了一个结,他很快就解开了那个绳结,百里月华试探性的将接下来的带子拽了拽,发现脱不下来。他的手便沿着她的后背向下游走,让他从前面向下摸索,他是做不到的,所以只能从后面下手。

    当百里月华的手游走到桃晴雪腰间的时候,终于找到了另外一个绳结,百里月华迅速解开绳结,这一次,那湿哒哒的东西终于被脱了下来。

    百里月华将桃晴雪放躺了下来,顺手将棉被严严实实的盖在了她的身上。他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这才睁开眼睛。

    睁开眼睛的那一刻,他愣住了。他手上拿的东西……

    竟然是一件酒红色的……一块丝绸。

    赤炎给他看的话本里,有说过这种东西,这种东西是女人的贴身之物,仅仅只能遮盖住女人的丰腴,这东西叫肚兜。

    百里月华瞬间整个脸都红了起来。他快速的将这个酒红色的肚兜,塞进了桃晴雪的枕头底下。但是他的脑海里,还是忍不住去想象,想象着桃晴雪细嫩柔滑的肌肤,在酒红色的映衬下,定是更显白皙迷人。

    百里月华快速移步到了矮榻之上,随手拿了桌上的一把扇子,盖在了小九的身上。即使这个家伙昏睡得一塌糊涂,百里月华也不想让这个家伙,有一丝看到桃晴雪睡颜的机会。

    百里月华坐在了矮榻上,开始静下心来,打坐修炼。

    在桃晴雪醒来之前,他要寸步不离的守护在这个女人身边!

    “既然来了,为何不出声?”百里月华坐在矮榻上,依旧闭着眼,但是却声冷如冰。

    “哥,我都来了,你也不与我相认。”红衣男子倚着门外的柱子,有些不悦的说道。

    “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