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代嫁神医七小姐 > 第574章 别怕,一切有我
    人群持续骚动。

    无论是皇子还是后妃,无论是群臣还是侍卫宫女,都无法按捺恐慌和慌张,因为没人知晓这一反常会不会牵扯到自己。

    而在骚乱的人群中,却有几人十分淡定。

    为首之人便是二皇子。

    而二皇子的淡定,周围人早已习惯,毕竟其从来都是泰山崩于顶而面不改色。

    二皇子一身肃穆官袍,更将其高大身材凸显修长,冰封的面颊、刚毅的表情,一双阴鸷双眼盯着远处——御林军形成的围墙,若仔细看去,能发现其唇角勾着一抹不易察觉的弧度。

    接下来是太子,太子淡淡看了看二皇子,而后收回视线,饶有兴致地盯着那裂开的青铜大鼎。

    十一皇子急忙问身旁的贤王,“九皇兄,这是怎么回事。”

    “不知。”贤王淡淡吐出两个字,他如何知晓到底是天灾还是人祸?到底是天意还是阴谋?

    十一皇子越过贤王跑到四皇子身旁,“四皇兄,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

    “你问我,我问谁?我也在纳闷呢。”四皇子老实道。

    十一皇子又向前两步,刚要问,就被二皇子身上的冷气冻伤,赶忙缩脖子闭了嘴,凑到太子身边,“大皇兄……”

    太子淡淡笑着,一派文雅闲适,“本宫,也不知道呢。”说着的,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二皇子。

    二皇子微微一怔,回过头,狠狠盯着太子。

    十一皇子见两尊大神又要开战,赶忙转身就跑。

    前排,只留太子和二皇子两人对视。

    “你看我做什么?”二皇子慢悠悠问道,带着一种威胁。

    太子笑意加深,“因为今日,本宫尤其喜欢二皇弟,今日的二皇弟也是尤其可爱。”

    “……”二皇子。

    正待二皇子要追问时,太子已笑吟吟地回过头去,不再理他。

    二皇子思忖片刻,转身看去。

    却见,贤王眉头紧锁,隐约看见其垂下的双眼,眼球是左偏的。

    曾经朝夕相处,二皇子极其了解贤王,这种动作便说明——其慌张且恐惧。

    他越来越期待事情的进展了。

    后一个方阵。

    十公主急了,“琉璃你聪明,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叶琉璃想了很久,而后认真地点了点头,“估计是年久失修吧,换个新的就好了。”

    “……”十公主。

    远离人群的人墙之中,皇上面色大变。

    “国师的意思是……当初的圣旨重新履行,是吗?”

    国师面色严肃,“臣不敢多说,一切由皇上定夺。”

    皇上叹了口气,“都怪朕……哎,朕登基十几年,从未做出下圣旨而阴奉阳违之事,那件事是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可惜就这么出事。都怪朕,朕不应妇人之仁。”唉声叹气。

    国师静立在旁,却不言语。

    一个时辰后。

    从皇陵中搬了个青铜大鼎和火盆出来,虽然规模不如祭祀的大鼎,但聊胜于无。

    对外,只说祭祀用的天鼎年久失修,回头再打造一个新的就是。

    十公主对叶琉璃挑了挑大拇指,“琉璃你真厉害,一下子就猜到原因了。”

    叶琉璃骄傲地哼了两声,“那是,也不看看姑奶奶我是谁,我这么晴天霹雳第一聪明,当然瞒不过我的火眼金睛!”虽然嘴上这么说着,但看向前方搬鼎的众人,目光却越发深沉。

    ——京城不可留!必须速走!

    ……

    皇家祭祀继续,虽然官方给出一个回答,但有多少人信,就不得而知了。

    除国师外定还有各种派能人,众人必然纷纷猜测,总的来说,五花八门。

    祭祀结束后,官员等人滞留原地,皇家人先行离开。

    叶琉璃和玉珠快速找到贤王府马车,上了马车,伸手将暖炉抱在怀中。

    “王妃娘娘,您的面色极其不好,是不是哪里不舒服?”玉珠关切问道。

    叶琉璃面色苍白,双眉紧皱,摇了摇头,“什么都别说,让我静静。”

    玉珠见状,只能退出了马车,等待贤王回来。

    少顷,贤王归来,上了马车。

    当见到车内的叶琉璃时,惊了一下,“琉璃,你没事吧?”因其状态不佳。

    叶琉璃抬起头,双目清澈沉定,“王爷,我们速度回溱州吧,我有种不好的预感。”

    “我也是。”东方洌终于忍不住,袒露了心迹。

    实际上,东方洌一直隐藏内心不好的预感,是因不想令叶琉璃惊慌,但此时已由不得他隐瞒了。

    突然,车厢外传来一阵吵杂,紧接着一道男子声音高喊,“皇上有令,命贤王与王妃即刻入宫,不得有误。车夫下来,本将亲自驾车。”

    叶琉璃和东方洌震惊,匆忙拉开车窗帘看去,不看还好,一看吓一跳。

    西施和玉珠等人已被控制,押在一旁,而马车前前后后围了几圈的御林军,杀气肃穆令周围温度骤降。

    叶琉璃急了,“岂有此理,还有王法吗?”说完又发现语病,何为王法?答曰,皇帝定。

    东方洌也是暗暗咬着牙,深吸一口气恢复面容平静,推开车厢门,“这位将军,能否帮忙通禀父皇,本王有要事在身,今晚就要回溱州,只怕不能再耽搁了。”

    那御林军将官回身,恭敬一拱手,“王爷得罪了,但皇上有令,无论发生什么都要即刻入宫。”

    东方洌淡淡一笑,“好吧,有劳将军了。”随后,关了车厢门。

    叶琉璃一把抓住东方洌的衣袖,“王爷,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怎么办?”说不紧张害怕,是假的。

    东方洌将其揽在怀中,轻声安抚,“别怕,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父皇是明君,明断是非,我们并无过错,不会对我们不利。”

    叶琉璃点了点头。

    马车一路疾行,开往皇宫。

    到了皇宫,还未等下马车,十公主跑了过来,“琉璃,父皇有命,要你和我去坤宁宫等着。”

    “……”叶琉璃惊恐地看向东方洌。东方洌面色凝滞,但瞬间又恢复如常,柔声安慰,“你且与十公主在一起,回头我去找你。”顿了一下,又补了一句,“别怕,一切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