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日久生婚 > 第803章,小小隔阂
    第803章,小小隔阂

    阿麦死了。

    陆明厉也死了。

    两个都是聪明人,可两个人都做了愚蠢的决定和选择,再也看不见第二天升起的太阳。

    那天领兵赶到基地的安北城,就像突然插入敌人心脏的一把尖刀,让人无知无觉,将这个据点的死神成员几乎一网打尽。

    接下来就是一番腥风血雨的大洗牌。

    没有三叔从中作梗的死神集团,几乎全部掌握在安北城的手上,一个一个全部落入法网。

    由于他及时控制住消息,因此真正的跛爷已经死亡的消息,知晓的人不多。

    不仅如此,死神据点接二连三被捣毁的事情,只在红尖内部知情而已,媒体上却没有任何报道,从头到尾与死神有关的事情,他们也没有对外宣传。因此,那些惊天动地的抓捕行动,老百姓一概不知道,大家都在自己的岁月静好里,简单的生活着,每天面对阳光,甚至都不会想到世界上还有那么多的阴霾。

    正义也许会迟到,但永远都不会制度。

    死神在逐渐走向死亡,苏小南的生活也步入了正轨,但她却觉得景城的天,一夕之间好像就变了。

    回到红尖,人人都在庆贺安北城的胜利归来。他“诈死卧底”捣毁死神集团的故事,让他在战士们的心里就像一个英雄一个剑客,得到了所有人的认可与仰慕,大家都在为他的“重生”而兴奋,同时,也庆幸着三叔和跛爷的死亡。

    苏小南也想跟着大家笑,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尤其当两个小包子无意问起“阿麦叔叔”的时候,她真的有点难以启齿。

    不能再用以前那一套托词去哄骗孩子,可直接说死亡,又觉得好残忍。

    安北城很忙碌,死神集团的后续有太多事情需要他去处理,苏小南有时候整天都见不着他的人,哪怕在同一幢办公楼里,有时候也仅仅只能看到一个转身的背影。就算到了夜晚,他回到家里,她大多数时候也已经入睡。

    这让苏小南有些郁闷。

    好像许久许久没有跟他好好说话了。

    好像他们中间……从阿麦死的那天开始,就隔了一层。

    她猜不透原委,可心绪不好的情况下,也不想去跟他主动沟通,何况他那么忙。

    过一阵也许就好了吧?她这样想。

    他也死了亲哥哥,也许他的心里也不好受,只不过他跟她不一样,不太习惯跟人家倾诉吧?

    是的,苏小南至少还有莫暖这个大垃圾桶。她一遍一遍地给莫暖讲那些天的遭遇,讲阿麦这个人一生的好与坏,是与非,也讲阿麦的死,还有那难以对别人讲述的三天三夜——以及她跟安北城之间捅不破的纸。

    莫暖是了解她的,身为故事的旁观者,她也有着清醒的头脑可以为她分析。

    “你难道就没有想过,安公子真正介意的,也许就是这个?”

    介意这个是指哪个?苏小南拧着眉头问她,“你是在说什么……”

    “你和阿麦的三天三夜。”

    “额!”苏小南捋头发,垂下头,“我从来没有跟他说过……”

    “没有说过不代表他就没有可能知道啊!傻子。你忘了他是谁?”

    “……”苏小南抬头看她,思考着这个的可能性有多大。

    “你不要忘了,他是安北城。”莫暖再次提醒,“他想知道什么事,很难吗?”

    苏小南微微一怔,嘴唇张开,却没有出声反驳。

    那三天的事情知道的人并不少……不,严格来说是知道她和阿麦同住一间房的人不少,但知道他们什么都没有干的人却不多,甚至除了他们自己,根本就没有别人相信。

    这就很尴尬了。

    安北城事后如果审问那些人,难免不会有人为了邀宠添油加醋,胡说八道些什么。

    那安北城听了,会怎么想?

    换了是她,听到这样的事,又会怎么想?

    孤男寡女共同一室,不清不楚地过了三天三夜,想单纯就能单纯起来吗?

    苏小南突然有点头疼,敲了敲额头,“我不怪他,可我也不想解释。”

    “我以为……不用去解释吧?”莫暖喝一口饮料,小声说:“这种事情越描越黑,怎么解释都尴尬。既然他没有问你,就证明心里对你是信任的,只不过……男人嘛,可能一时心里想不开,过不了那道坎儿,也是正常的。”

    “横竖都不行,那要怎么办?”苏小南脑子隐隐发晕,“谈也不是,不谈也不是,难道就这样憋在心里,天天家庭冷暴力?”

    莫暖嘴唇一撇,“你忘了我说过的话了?”

    “我的妞儿,你说的话那就太多了!你指哪一句?”

    “时间!”莫暖说:“无法解决的事情,就交给时间。只有时间才是最好的药。”

    苏小南与她互视着,良久挑了挑眉,“那么请问莫小姐,你在时间老人的治愈下,可有痊愈了?”

    莫暖轻笑,“疗程还不够……”

    苏小南敲桌子:“行!你长得美,说什么都是对的。”

    莫暖啧一声,“这么多年,终于听到你称赞我美了。”

    苏小南呵呵冷笑,“收回!”

    两个女人一个小酒馆,对坐着天南地北地聊,这已经成了苏小南最为惬意的休闲时光,而且这种感觉除了莫暖还真的没有任何人可以代替——不设心防的,不用顾及的,是她,只有她。在莫暖面前,她才是最彻底的苏小南。

    接下去几天,苏小南办了几件鸡毛蒜皮的案子,有些厌倦,甚至觉得在红尖特战队想要遇到一个大案,简直比登天还难。

    她把桂倚秋又重新接了回来。

    至此,桂小姐的作用似乎归零,囚鸾与锁凤都拿到了,安家的财产也不需要考虑就完全落到了安北城的手上,苏小南更是成了无数女人羡慕的阔太太。有钱、有地位、有一双儿女、有一个声名显赫的爱人……可她有些别扭。

    两个人的感情不怕吵架,就怕无架可吵,相敬如宾还不够坦诚。

    她听了莫暖的话,愿意交给时间,可一个星期就已经是她的极限。

    她不是莫暖,受不了这样温水煮青蛙的日子。

    或生,或死,就是一句话,必须说明白。

    这天上午九点,她到办公室例行签了到,抱着一撂文件就去找安北城。

    参谋室的几个干事看到她来,都松了一口气,一个个叫嫂子好,指着安北城的办公室说在里面,一副想要甩锅给她的样子。

    苏小南道了谢,慢慢走过去。

    这间办公室她很熟悉,可已经好久没有来过了。

    她与安北城的日常工作,没有太多的接触,如非刻意根本见不着。

    “咚咚!”她敲门:“报告!”

    安北城从办公桌后抬头,看她一眼,没有意外也没有惊喜,但主动站起来给她倒水。

    “来了?过来坐。”

    这么客气?大概是苏小南自己有一点敏感,总觉得他的示好也是在掩饰什么,窘迫地撇一下嘴巴,笑笑坐了下来。

    “我有些事想找你……”

    “我正准备找你过来……”

    两个人几乎同时开口。

    苏小南一怔,安北城也从饮水机前调头。

    四目相望,气氛莫名古怪。苏小南咳了一声,“你先说?”

    安北城把水杯放到她的面前,也没有客气,“刚才接到电话,DNA鉴定已经全部结束。”

    那天发生爆炸的时候,现场不止阿麦一个人,除了陆明厉外,还有好几个死神集团的人。他们都没有保存下完整的尸体,所以需要通过DNA技术来鉴定出他们的身体组织,分辨出谁是谁,以便做最后的确认。由于现场收集的身休残缺组织杂乱而多,进展很缓慢,用了这么多天才全部完成。

    苏小南看他说完又沉默,突然升起最后的一丝侥幸。

    “是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