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一只汉子翻墙来 > 第263章云雷四
    回京以后兰芳住在府里,她和玉儿每日在一起,感情也越发的深厚,玉儿活泼,兰芳温柔,她们在一起总是有说不完的话。

    她成了我的妹妹,我们之间只有兄妹之情了,说实在的也不觉得可惜了,因为现在我拥有了玉儿,也不贪心了,能够看着她们都好好的,健健康康幸幸福福的,我觉得比什么都重要。

    同住在一起,玉儿又是个好动的,她时不时的都来撩拨我,还没有成婚,她却总是腻在我的房里,府里的下人们风言风语的都起来了,我有些不好意思。

    可是一方面她来找我的时候,我又舍不得拒绝她,人们都说鱼水之欢,食髓知味,我一开始是不信的,现在,确实比谁都相信。

    她每次来我房里,身上香香的味道就好像有什么魔力一样吸引着我,忍不住让我凑近她,她那么爱笑,每次当她那双眼变成月牙的时候,我都满心的欢喜,忍不住想要低头亲下去,我好像真的是着了魔,着了她的魔。

    我根本没有想过我会有这么无耻的时候,明明没有和她成婚,却一次又一次的告诉自己,下次一定要忍住,会忍住,可每一个下次我都忍不住。

    母亲早就发现了我们的事情却不多话,因为我们两个成婚已经是铁定的事实了,只不过碍着对玉儿的名声不好,她私下里还会敲打我,叫我收敛点。

    这个时候的我都万分尴尬。

    兰芳要出嫁了,作为田家的义女嫁回王府去,这样一来她的身份更高贵了一些,不像从前那样,只是一个寂寂无名的切妾了,她靠着我们田家回到王府,那个世子妃,多少也会顾及着点的。

    我背着她上花轿的时候,眼眶酸酸的。她历尽艰辛地找到了李业,和他回京来,如今再出嫁,却依旧做不到正室的位置,我替她心酸,这一生,她怕是都要与人为妾了。

    花轿,从门口慢慢的离开,我站在人群中,眼神有些恍惚,想起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她穿着那一袭粉色的衣衫,腿脚瘸着,面容清冷,给我种种的两击,把我打晕。

    事情虽然没有经过多久,可现在想想,却像是过了几年那么久远,我摇头无奈地叹气,希望李业能够宠她,爱她,护着她一辈子,别让她受委屈。

    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李业不出王府了,那个时候大家都认为李业是病了,得了重病要死了。

    我虽然不大相信好好的一个人会突然得了急病重病不治,可心里多少也是有些担忧的,这毕竟关乎着她后半生的幸福,若是李业真的去了,那她一辈子叫无依无靠了,她如今还有两个孩子,没有了李业,她活得该是多艰难。

    我借着母亲不身子不舒服,叫她回来,问她确切的消息,得知李业并没有什么事的时候,我总算松了一口气。

    从前我恨不得那个男人死,现在我却巴不得他活,真的是世事无常。

    兰芳走了以后玉儿没什么人说话了,她和大嫂也说不到一块儿去,大嫂为人温厚持重,不怎么爱说玩笑话。她整日里无聊的时候都会来缠着我,结果可想而知。

    每次我们说话说着说着都说到床上去了。

    果然没多久的时候,她便怀了身孕。

    玉儿怀孕的时候,什么都吃不下,我每天看着她一天比一天消瘦,我心里很难受。

    她年纪还小,我却没有节制,让她这么早就有了身孕,现在都如此难过,也不知道到时候生孩子会经历什么样的痛苦,我突然有些担心,不忍心让她再生孩子。

    可我看着她每天摸着肚子,那个期待的样子,我也不忍心说让她把这个孩子拿掉,因为我知道她舍不得,更何况拿掉孩子,同样对身体也有伤害。

    好在四个月以后,他渐渐的能吃下东西了,肚子也一天比一天的大,她越发的黏着我了,我在宫里当值,每天都要按时回去陪她说话,陪她吃饭,稍微有什么不顺心的地方,她就会哭,她的脾气似乎比以前,娇气了许多。

    母亲说孕中的女人都是这样,喜欢胡思乱想,喜欢多愁善感,因为她们不知道将来生孩子的时候会不会疼,会不会出什么事,所以,焦虑是很正常的,我便尽力的哄着她,让她开心。

    至于兰芳,我知道李业很宠她,所以我一点儿也不担心,不过她也有孕了,想起那个时候,李业说想要一个女孩,凑成一男一女,我笑了。

    可是李业的那个正妻也不是什么好惹的,我也是不时的提醒兰芳小心那个女人。

    所以我看着男人妻妾多了以后的多事,我便决定这一生我绝不纳妾,只要有玉儿一个就行了。

    而且我觉得就凭这玉儿那个小心眼,肯定是不会同意我纳妾的,她虽然柔弱活泼,可那聪明劲儿一点也不少。

    后来李业成了太子。

    我不知是该高兴,还是该担忧,毕竟兰芳的性子,她在王府里,都生活的如此艰难,等到李业将来做了太子,后宫里有不知多少的女人,也不知她能不能应付的来。

    我见过她几次,气色还算好,精神也行,看来没有受什么委屈,不过也是,既然回京了,李业一定会好好护着她,肯定不会再让那个女人有什么可乘之机。

    一开始我想着最起码我们也能在京城待两年,可没想到皇上的任命那么快就下来,叫我们继续回西北去。

    我不想走,可是不走不行,皇命难为。

    我最后一次去见兰芳,和她说了很多话,叫他小心太子妃,叫她好好照顾自己和孩子,她得知我要走,眼眶登时变红了,我心里也不好受,哪怕是我们两个成了兄妹,她对于我来说,始终都是不同的。

    我爱玉儿是不可否认的事实,但兰芳对于我,已经变成了亲人的所在,我对她的担心同样一点也不少,这后宫里,向来是是非之地,也不知她在这里,无人依靠,会怎么样?

    回去的时候,玉儿得知我们要离开,看着我脸色并不好,她当时边掉眼泪了,问我:“你是不是舍不得走?是不是放不下兰姐姐?”

    我看得出她不开心,她其实心里很介意兰芳,,我笑笑抱着她,把我和兰芳的事情都说给她听。

    他知道兰芳为了找李业和我之间的那些纠葛,吃的那些苦之后,反倒是心疼起了她那么一个姑娘,为了寻找自己的夫君,费了那么大的劲,历尽千辛万苦,好几次都差点没了命,她还哭了起来。

    我笑着抱紧她,真是个善良的好姑娘,也不知我前世修来了几辈子的福气,才遇到这么一个心地善良的女孩。

    我们已经收拾行装准备回西北了。

    我不想离开,可我们终究还是要离开了,在玉儿生下孩子满月后我们便离开了。

    西北的日子要比在京城的时候洒脱一点,这里的土匪大部分都被剿灭了,只有那一些小的山头上一些,土匪还在负隅顽抗。

    我的职责就是带兵将他们都捉拿起来,罪责严重的送去挖矿,稍微轻的送他们回到乡里种田,给他们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我们的日子平静而又温暖,玉儿给我生了三个孩子,两儿一女,我特别喜欢女孩。

    那两个小子皮得像猴子一样,每次看到他们我都想打,若不是玉儿护着怕是他们的皮早就被我打烂了,整天在家里上蹿下跳的。

    还是女儿好,安安静静,乖乖巧巧的,每天穿着粉色的小裙子,见到我回来就软软糯糯的叫爹抱着我的脸也不嫌脏,也不嫌黑,上来都亲我,比那两个小子不知道贴心了多少。

    孩子们一天天的长大,西北的安定问题越来越好,我身上的担子也轻松了许多,这个时候,每年我都会带着玉儿和孩子们出去游玩。

    好多年都没有回过京城了,这一年,我们终于回去了。

    见到兰芳的那一天,我看着她那一张毫无变化的脸,不禁感叹,京城的水土就是养人,几年不见,她那张脸却毫无变化,依旧是那么娇柔。

    李业站在她的身边,目光柔柔地看着她,一刻不离,仿佛生怕她丢了一样,我的一颗心别放了下来。

    仔细地看了看,她那只手,果然,尾指断了一截……

    月色极好,我们几个人在月下喝酒,几个孩子们在院子里笑闹,吵的不行。

    我看着天上的那一轮月,想起了在西北的那些时光,问他们:“想不想回西北看看?”

    “想。”兰芳当时便说话了,看也不看李业,似乎丝毫没把他的意见放在眼里,我不知道他们其中出了什么问题,但我看得出来,他们之间出问题了。

    “那我陪你一起去。”李业说话了。

    我看着他的手有些紧张的握着兰芳,似乎生怕她拒绝的样子,我再桌子下,轻轻踢了兰芳一下,她看看我,慢慢红了眼眶侧头看着李业问:“不是骗我的?”

    李业当时便笑了,似乎松了一口气,握着兰芳的手紧了又紧,眼神中微微闪着水光,说:“不骗你,我陪你。”

    半个月我们离开的时候,他们果然来了,兰芳撇下了孩子,李业撂下了国事。

    我看着他们共骑一匹,脸上笑容温暖,想起了多年前我们一起去打猎开怀大笑的日子,不仅笑着扬鞭问他们:“要赛马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