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替嫁小妻有点甜 > 第1764章:谁想要杀我?
    闵歆朵震惊,继而又安慰道:

    “纪与卿不是都没有继续缠着我了吗?放心啦,他不敢再对我做什么了。我有防备。”

    银面却摇了摇头。

    “他不是想要杀你的人!”

    “什么?”

    闵歆朵掩住嘴惊呼道。

    这些天以来,她一直都认为纪与卿就是杀人魔头,但银面也从来都没有骗过她!

    “可是,是我亲眼看到纪与卿想要再次对嘉文不利的啊!不会错的!”

    “你看到他用什么杀李嘉文的?”

    银面反问。

    闵歆朵仔细搜寻自己的记忆,缓缓说道:

    “我到医院的时候就看到他站在嘉文旁边,嘉文已经流了很多血。他的手上也沾满了血。”

    “你确定他手上的血是你的同学的?”

    “这不是他的,还能是谁的?”

    闵歆朵一时之间还转不过弯来,愣愣地被银面引导着。

    “也许,是他赶到的时候和真正的凶手打起来了,手上沾的血是凶手的!”

    银面分析着,这倒也不是不可能。

    只是闵歆朵对于纪与卿先入为主,之前就认为他不是一个好人,现在第一眼看到那一幕,肯定就认定了纪与卿就是凶手。

    然而,事情并没有她想的那么简单。

    银面继续说道:

    “今天早些时候,我的人在西郊的山上看到了黑影,只是后来被甩掉了。”

    “西郊?几点?”

    “晚上十点左右。”

    银面答道。

    他没有说出的一点是,他的手下来报的时候,他很快就赶了过去,截住了黑影,但是交手了一段时间,仍旧是不分高低,各自负伤逃走。

    现在他的腰上还隐隐作痛,膏药凉丝丝的,却没有完全消除痛感。

    “十点。那个时候,应该正是纪与卿和那两个女生一起看电影。明天我去问一下小美和小丽就知道他有没有不在场证据了。”

    银面瞳孔微缩,点了点头。

    闵歆朵心里有些窃喜,美滋滋地说道:

    “你专门派人去帮我调查?”

    有这样一个神秘人随时帮助自己,这种感觉实在是太好了!

    闵歆朵的眼中,银面的形象高大了起来,她甚至不在乎他的长相,也不在乎他的年龄。

    悄悄靠近了一些,闵歆朵大胆地伸出手去戳了戳银面的腰,说道:

    “为什么你对我这么好啊?”

    小女儿的羞涩很罕见地在她的脸上显露了出来。

    换来的却是银面的倒吸一口冷气。

    他浑身的冷汗都冒了出来,将伤口附近的膏药都冲刷掉,汗水含有盐分,刺激伤口更加疼痛!

    “啊!别碰!”

    闵歆朵叫道:

    “你怎么了?”

    只见银面慢慢卷起衣服,露出腰上狰狞的伤口。

    “这是?是黑影伤的你?”

    闵歆朵双手掩着嘴,惊讶地看着那一道十几寸长的伤口,正流出鲜血,在月光的映照下微微反光。

    “他也没好到哪里去!”

    银面说道,他和黑影基本上是旗鼓相当,每一次交手,两人都要增添一些新伤,他已经习惯了!

    “我帮你止血吧!这样不行的。”

    闵歆朵看得心都在颤,想要伸手,又害怕他乱动弄疼了他。

    银面无所谓地说道:

    “没事,我回去上些药就好。”

    说着就要将衣服放下。

    闵歆朵按住他的手,只觉得他的手掌很凉,但她顾不上考虑那些,低头就着月光仔细地检查伤口。

    看了半晌,终究是没有什么办法,将衣服小心地放了下来。

    银面见她的表情还是很难看,心中一动,破天荒地安慰道:

    “真的没事!我受过的伤,比这严重的还有很多,我都挺过来了。你不要担心!”

    说着,他站了起来,也没有道别,就这样从天台跳了下去。

    看着他的身子在风中飘飘荡荡远去,闵歆朵凝重的表情没有丝毫缓解,良久,悠悠地抬起手指,闻了闻上面沾染的味道,紧皱着的眉始终没有舒展开来。

    银面离开了闵歆朵,转到另一座高楼顶上,回望远处那个小小的身影,摸了摸胸口的位置,呢喃道:

    “这就是被人担心的感觉吗?”

    他的心脏在跳动!

    笑了笑,接过一旁手下递来的衣服,将身上穿着的特制飞行服脱了下来,矫健的身材袒露在风中,两个手下赶紧低下头。

    他坦然地走到一边的箱子里,将银色面具摘下,放了进去,穿好衣服才对身边的手下吩咐道:

    “走吧!”

    高楼大厦顶部又恢复了宁静!

    城市的喧嚣却依旧在持续。

    翌日,闵歆朵特意在下课以后找到了小美和小丽,两人正从学校小超市走出来,每个人手里拿着一根雪糕,有说有笑地吃着。

    “你们过来一下!”

    闵歆朵站在两人面前,拽起她们的手,不等两人反抗,就将她们拉到了僻静处。

    小美甩开她的手,尖着嗓子说道:

    “哎哟,我当是谁呢!怎么了,小魔头?”

    闵歆朵因为在学校里面调皮惯了,经常被教导主任追着跑,却又乐此不疲。

    但同学们都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是能够化险为夷,因此都叫她小魔头,但只是私底下这样称呼。

    两人看着闵歆朵说道:

    “怎么?特意找我们过来,难道是想要拜托我们在纪与卿面前给你美言几句?”

    自从两人被纪与卿选中之后,她们就在女生里面耀武扬威起来,又有很多女生对她们献殷勤,想要借机靠近纪与卿。

    但是两人不是傻子,嘴上应付,却从来没有给她们一点机会。

    闵歆朵心中冷笑,还真是“彼之蜜糖,吾之砒霜”!

    也不在意她那不屑的神情,自顾自问道:

    “昨天晚上十点,你们在哪里呢?”

    小丽笑道:

    “哟,我们的行踪你也要打听?难不成是想要堵在路上巧遇纪与卿同学?那你可就大错特错了!”

    闵歆朵实在无法忍受,怒气遏制不住,脱口而出道:

    “我问什么,你们就答什么。老师没有教过你们不要答非所问吗?”

    小美的胸脯不断起伏着,虽然这个小魔头很是顽皮,但是学习成绩不知怎么的总是名列前茅,令老师都刮目相看。

    真是让人十分生气!

    她低声吼道:

    “你以为只有你有靠山?你敢动我们一下,我们马上就告诉纪与卿,保证你明天变成猪头!”

    之前一起出去玩的时候,她们可是亲眼看见,纪与卿将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揍得满地找牙。

    闵歆朵不怒反笑:

    “哦?难道你们只会靠男人?有本事自己上啊!我倒是要看看谁变猪头。”

    小美的右手被闵歆朵擒住,忙将左手里的雪糕朝着她的脸上按去。

    可是她那么点小伎俩,早就被闵歆朵看透了,闵歆朵敏捷地偏头躲开,反手又擒住了她的左手!

    将两只手掐在一只手里,闵歆朵笑着在她的耳边说道:

    “现在看看,是谁最有可能变成猪头呢?”

    不过是三两下,就把其中一人制服,闵歆朵得意地看着小丽。

    小丽有些胆小,见自己的姐妹被擒住,站在原地不敢动弹,说道:

    “你别胡来!纪与卿同学马上就过来了,要是让他看见”

    闵歆朵转头看向她,哼笑一声,说道:

    “纪与卿?你就别指望了。”

    她在来之前,已经让陈佳琪带着粉丝们把纪与卿包围了,估计现在还在发愁怎么突出重围呢!

    小丽瑟缩了一下,甚至不敢直视闵歆朵,低着头看着地面。

    闵歆朵用力一捏,小美叫了一声。

    闵歆朵问道:

    “谁想先变成猪头?”

    小美忙叫道:

    “不要不要!”

    要是她们变成了猪头,纪与卿肯定就不会再见她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