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鬼夫夜夜来 > 第四百四十二章 找到阿岩
    我浑身被绑着,眼睛也被白光遮住,什么都看不见,无力地张开嘴,想要大喊,却什么都喊不出来。

    三凤,在干什么,你要干什么。

    我来不及反应,心口一凉,一块冰凉的东西贴在了我的胸口。

    体内的阴火像是有所感应,慢慢消减下去,变成一簇小火苗,闪在心口最中间的位置,整颗心又变成了石头,所有的裂纹消失了,完好无损。

    与此同时,所有激烈的情绪,痛苦的记忆离我远去,我整个人都平静了下来。

    眼前的白光慢慢消散,我睁开眼时,三凤已经彻底睡倒在了我的怀里,而我的脖子上,挂着一颗火红色的玉石,体内呢,还有三凤传给我的她所有的修为。

    很痛啊,又有人因为我永远沉睡了过去,真的应该很痛的,可是我却一点感觉都没有了。

    真好,心变成了石头,不会再痛苦了,无论发生再多不能接受的事。

    我将三凤抱到石床上,用法力封住了她全身。

    “等我回来。”我在她鬓角吻了吻,语气清淡。

    三凤还没有死,只是把她的心暂时给了我,我一定能想到方法救她的。

    只是,现在,最重要的事。

    我缓缓打开自己的掌心,那里是满手的碎片,混杂着我的鲜血,绿中带红。

    “周岩,我欠你的,我来还。”再次说出那个男人的名字,我毫无感觉,身影却是丝毫不停留地朝天界赶去。

    魂魄,三凤说他的魂魄还在,那么他有机会转世为人了,重新开始没有我的人生啊,多好。

    太久没有看到的天界,不知为何,门口是重重的守卫,戒备森严。

    想了想,我用法力凝了一幅霜女的皮囊出来。

    这个女人无论走到天界哪里,那些人总是会卖几分薄面的。

    这魔族易容的法术唯有魔族的人能够识破,天界的人是看不出来异样的,之前紫曦假扮吴老在天帝面前呆了那么久都没有被发现。

    走进天界大门,果然一排将士跪了下来,“参拜霜儿姑娘。”

    我随意点了点头,“周岩周将军呢?”

    为首的一人,脸有些熟悉,拿着一对擂鼓锤,“自然是在大殿与天帝议事,现在魔界逼近,这里危险,还请霜儿姑娘先回大殿。”

    那人恭恭敬敬地举着手,我终于想了起来,这不是那个处处与我作对的李将军么。

    不过魔界逼近?我突然想起了在魔界时,蒋文杰一声令,布置将士攻打天界,他的复仇。

    不行,此地不宜久留。

    “好的,我这就进去。”说完我就侧身向里面赶去,此刻找到周岩是最重要的事情。

    真的还在大殿议事么?那么,周岩没有死?我一震,加快了速度。

    “奇怪,今天霜儿姑娘怎么穿一身黑衣,不像她平时的打扮啊。”身后的李将军看着我的背影却暗自揣测了起来。

    掐了个诀,很快来到了大殿门口,这里的守卫更多了。

    还好现在有了三凤的修为,我也不会轻易被这些人发觉了,缓缓攀上大殿顶上,神识一凝,我听到了天帝的声音。

    “怎么回事,在这个关键的时候,周岩怎么突然昏迷过去!”天帝一声厉喝,很是暴怒的样子。

    周岩,我蓦然手紧了紧,更加将头贴进了砖瓦。

    “天帝,请你息怒,我暂时也不清楚,他的神识突然破碎了,像是受了什么伤。”

    是霜女的声音,她的声音有些颤抖,这么久了,她还是这么担心周岩啊。

    可是神识破碎,和三凤说的真的一模一样,那把碧落剑上真的附了周岩的神识,如今剑碎人也亡了么。

    三凤没有骗我,其实我早就该明白过来了,不是么。

    是我不肯相信他,是我仅凭那一剑就否决了他为我付出的一切,都是我的错。

    深吸一口气,我很快恢复了平静。

    多余的情绪没有任何用,流离,救他回来,救三凤回来,改变这残忍的一切,是你需要做到必须做到的事情。

    “你去周将军那里查看他的情况,霜儿,你随我一起去天界大门,会一会那攻上来的魔王。”

    “可是……”霜女明显是担心周岩,不愿意离开。

    可是天帝仅仅哼了一声,霜女便不得不跟着天帝走了。

    大殿内那个被天帝命令要去查看周岩情况的人随后急急地走了出来,我赶紧跟上他。

    一路走下去,我发现周岩竟然不在霜女的霜花殿里。我还以为,他们两个早就大婚住一起了。

    可这里,竟是周岩的住所,那大殿上高高挂着一个匾,写着三个金色大字“天水涧”。

    我浑身一震,忘了继续往前走,看着那三个字喘不过气来。

    周岩他早就记起来一切了,我们三个一起生活的天水涧。

    为什么,我现在才想起来呢?

    咬咬牙,我继续往里面走,一进门口,竟然是一汪瀑布,和天水涧里的环境一模一样。

    满地的小草,随意布置了几块大石头。

    还有苍翠的树林,那片冒着热气的温泉,飘香的果树,每一处的布置,每一处的回忆。

    周岩,既然这样,既然想起了一切,为什么不直接来天水涧来找我,你在碧落剑上附了神识,明明知道我在哪里啊!

    还好,没有心,否则现在我可能已经要疯了吧。

    “周将军!周将军!”屋内突然传来那个大夫急促的喊声,我一踮脚闪了进去。

    那石床上躺的正是周岩!他不停地吐出鲜血,紧闭着双眼,死死按住自己的胸口。

    “怎么回事,他怎么了!”我喊了一声,无力地倒在石床边。

    无数次,我无数次想过与这个男人重逢的场景,可是我从没想过会是这样的景象。

    我想过他搂着那个红衣女子,冷冷地朝我笑着。

    我也想过他后悔了,流着泪来找我。

    但是,不会像这样,满身是血地躺在我的面前。

    “霜儿姑娘啊,你怎么来了,不知何人下的毒手,周将军他的整个神识都已经幻灭了,碎成了碎片,无法再找回来,请节哀,老夫无能为力了。”

    我听着老头说的话,浑身颤抖着,一点点抓紧了床上那个男人的手。

    他冰冷而坚实的手掌,无数次抚摸过我的头,将我搂进温暖的怀抱里。

    可是此刻却无知无觉地落在我的掌心里。

    “出去,滚出去!”我暴喝一声,将那老头赶了出去。

    “阿岩,不要怕,我带你回家。”吻了吻那手掌,我轻轻搂起了周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