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你们的皇帝回来了 > 第246章 一波三折!
        仅是片刻,小寻从跳跳手上拿过麦克风,微笑道,“朋友们,对于给你们造成不好的心情,我们表示很抱歉,为了深表歉意,今晚上全体免单打碟师放音乐,朋友们继续嗨”

    “喔”

    客人们敬请欢呼,震耳欲聋的音乐声继续响起。

    他们喝酒欢呼着,很快就把这事给放在了脑后,某些好奇心重的人,时不时往王跃几人这边瞥两眼。

    “跳狗,要是以后再出现这事,你就别干这行副业了,老老实实打职业。”王跃点着一根烟,狠狠地抽了几口恢复情绪,尽量控制自己要冷静。

    而后。他朝着酒吧楼上走去。

    小寻他们跟在王跃身后,跳跳逮着那个青年,青年还想反抗逃走,直到被跳跳快速揍了几下这才没了力气。

    上了三楼,王跃坐在沙发上,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

    表面上。王跃看似波澜不惊,其不然,他拿茶杯的手都在颤抖。

    那是气的

    “妈的,谁他妈给你这么大胆子”跳跳把那青年扔在王跃脚下,他似乎是比王跃还生气,又逮着青年一顿暴揍。

    青年咬着牙,硬是一声不吭,无论跳跳怎么揍,他都咬紧牙关不肯说出来,似乎就这么认栽了。

    过了许久,青年嘿嘿笑道,“打吧,能把小爷打死算你牛逼,老子呸,也不知道你们到底是干什么的,一群傻逼,粉都不卖,还好意思开场子”

    这可把跳跳气的够呛

    “草,老子这暴脾气”跳跳左找右找,抄起一把角落里的砍刀

    一言不合,欲当挥下

    王跃阻止了他,别过头问向小寻,“在上海,哪方势力是做这方面买卖的”

    “三条街都或多或少做这买卖,但做的最大也是最招牌的,是南街。”小寻沉声道。

    在小寻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王跃很明显看到青年的眉头猛地跳了跳。

    他原本那冷冽不屈的一张脸,忽然之间变得十分难看。

    王跃略微皱眉啊,踩着青年的手,问道,“南街那边的人派你来我们的场子卖粉,几个意思”

    “我不是南街的人,不是”青年急眼了,大声的吼叫着。

    跳跳一刀挥下,骂骂咧咧道,“叫嚷个屁,给你野爹们老实点”

    青年一阵惨叫,被刀砍到肉里的滋味可不好受

    “你有两只手,所以我给你两次机会。”

    王跃继续踩着他的手背,眼中满是寒芒之色,轻声呢喃道,“告诉我。南街目的是什么”

    青年咬着牙,似乎内心在挣扎,犹豫着该不该说出口。

    王跃叹了口气,心狠手辣道,“一次机会错过了,跳狗。动手吧。”

    跳跳嘿嘿一笑,“好嘞”

    说完,他高高扬起手中的刀,欲当挥下,青年哇的一声大叫,“我说我说”

    “我没这么多时间跟你玩这个,你速度点。”王跃看了看表,快到训练的时间了。

    青年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快速说道,“他们让我来到你场子里卖粉,多干几次,等到时机差不多了,就会叫来警察。”

    说到这,青年看了跳跳一眼,“目的就是不费一兵一卒,把你干掉。”

    “操,老子好歹也是长沙解放西路一带的有名人物,是这么容易被干掉的吗”跳跳冷哼不已。

    “这个套路。挺厉害的啊。”王跃摸着下巴。

    若是栽到他手上了,估计跳跳这辈子都会被关在监狱里了,说不定还会被枪毙,寒门其他高层成员估计也脱不了干系。

    想到这,王跃决定以后得更加小心翼翼了。

    电竞职业,始终是主业。寒门所有人都发自内心的热爱这一行。

    而北街,只不过是跳跳的副业罢了,真要抉择起来,该收手还是得收手。

    跳跳指着趴在地上的青年,问道,“头儿,怎么处理这个人”

    “能把他反水吗”王跃的意思很简单,就是让这个人策反,成为自己的人,变成卧底在那边,百利而无一害。

    跳跳愣住了,半天没说话,反倒是一旁的小寻摇了摇头,“不行,这种人很难策反,非得要做的话,需要花的时间和代价都有点大了,不值得。”

    “那行吧。把他送回南街那边去,现在还没必要明目张胆的翻脸,不过留下一根手指头吧。”

    王跃叹了口气,自己终究还是太心软了,也不知道这样到底是对还是错。

    听言,青年长舒了一口气。不停道,“谢谢哥,谢谢”

    王跃知道,虽然断他一指,但这算是最轻的惩罚了,能活下来就谢天谢地了,谁知道代价如此轻松。

    跳跳点了点头,他尊重的王跃选择,拖着青年就打算往门外去解决。

    可就在此时,身旁一直没吭声的刘洋,却突然开口了

    “等一下,这人在说谎”

    刘洋的这句话弄的在场所有人都愣住了,包括王跃在内。

    虽然众人地很疑惑,为什么刘洋会这样说,但王跃也没有阻止他。

    他想看看,刘洋究竟有什么心思和打算

    “我没有说谎”青年急眼了。

    跳跳反身就是一巴掌扇他脸上,“叫什么叫,给老子滚回去。”

    说完,跳跳又把他往回拖,这一来二去,青年表情快速变幻,王跃手指敲打着玻璃桌子,“刘洋,你说。”

    刘洋冲那青年笑了笑,缓缓开口道,“先前还是硬汉一条,怎么狠打都不肯开口,却因为被砍了一刀后就全盘托出了,你说你的演技是不是存在问题”

    “我怕死,被砍的滋味。出来混的人都懂,我不想受折磨。你这分明就是在胡搅蛮缠,不存在的事”青年冷哼道。

    刘洋哦了一声,淡然笑道,“既然你胆子小,为什么还敢这样跟我说话”

    青年脸色一沉,眼珠快速转动,说道,“你污蔑我,这是在践踏的我尊严,还有,你有什么证据能够证明我是在说谎”

    “需要证据么”

    刘洋耸了耸肩。“抱歉,我还真没有,不过这里不是警察局,不讲究证据,你觉得,他们是相信证据,还是相信我”

    说完,刘洋笑了,王跃几人也配合的跟着笑了,笑容放在青年眼里,有些头皮发毛。

    “我去把他家人带过来。”刘洋转头就走。

    王跃皱了皱眉,但却没有制止他这种做法。

    青年一下就慌了,用恳求的眼光望着王跃,他似乎是看出来了,在这群人当中,王跃说话权最高,心也是最软的一个。

    “哥,不要这样,放过我的家人吧,这跟他们没有关系,我真的没有在说谎,借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这样做啊”

    王跃张了张口想说些什么,但又不知该从何说起。

    “闭嘴。”跳跳听着有些烦,直接一刀挥下

    “厉害了我的跳,手法这么好,以后你玩蛮三刀打野吧。”对于跳跳的手法,小寻很满意。

    痛,但不会致命。

    这一刀下来,青年哼唧一声,没敢再继续说了。

    刘洋这一趟出去办事。也不知道要花多久的时间,但几人眼神交流,有疑惑,有怀疑,更多的则是静观其变。

    王跃几人可是知道,刘洋是内奸的概率很大,只是还不完全确定而已。

    所以,对于刘洋突然的这么一手,王跃几人感觉事情变得很复杂了。

    就好似

    这是一个很大的局,一个被人精心设计了很久的局

    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刘洋推门而入,他身后还跟着几个弟兄。带来了两个人。

    一个女人,还有一个孩子。

    跳跳竖起大拇指,演技可嘉道,“你小子办事,果然够雷厉风行”

    目睹着这个明显受到惊吓的女人,还有一脸迷茫的孩子,王跃于心不忍,差点开口说出“算了”二字。

    不过,王跃硬生生的忍住了,不管怎样,先看看刘洋会如何处理吧手机访问m.biqugeii.com阅读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