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首富杨飞 > 第144章 火车站奇遇
    铁牛凭着一股子牛劲,势必要闯出一番世道。

    他听说沿海城市很发达,赚钱机会多,他来到火车站,想乘车南下。

    南方省是劳务输出大省,火车站挤满了人,买票的队伍,排到了售票厅外面。

    铁牛刚站好队,一个貌似忠良的中年大叔靠上前来。

    “小兄弟,去哪里”大叔挤眉弄眼的问。

    “去广粥”

    “广粥的票早卖完了。要明天才有。”

    “你怎么知道那我买站票好了。”

    “你看,这是我的票,买的最后一张,有座位,晚上十二点半的票,明天早上到,最合适不过了。小兄弟,我临时有事,去不成了,这票让给你吧我也不多收你的钱,原价卖给你。你也省得排队,是不是”

    “真的”

    “一看你就是刚从农村出来的,我也是啊我能骗你不成我家里九十多岁的奶奶死了,我没办法,必须回家去,不然,这好不容易排队买来的票,才不肯让给你。”

    “好吧,谢谢你啊,大叔”

    铁牛高高兴兴的付了钱,感叹这世界好人多啊,随便碰见一个,也比杨飞那小子好太多了

    他收好车票,看看天色已晚,就想找些吃的。

    刚走到街面上,一个小女孩拦住了他。

    “大哥哥,我好饿,给我三块钱,买点吃的吧。”小女孩可怜兮兮的说。

    “好”铁牛心肠好,掏出三块钱递过去。

    “大哥哥,你听错了,我说的是十三块钱。”小女孩一脸的人畜无害,接过三块钱后,又改口说道。

    “十三”铁牛搔搔头,心想自己可能是饿晕了,没听清楚,又掏出十块钱递过去。

    “大哥哥,我要的是七十三块钱。我要买车票回家。我和妈妈走散了,我身上没有钱。求求你了,你是个好人,你是个活,我记你一辈子的大恩。”小女孩泪眼汪汪的,真不像是演出来的。

    铁牛头一回出远门,顿时同病相怜,大方的掏出钱包,又给了她六十块钱,完了,还不忘拍拍她的后脑勺,语重心长的道:“小妹妹,快去买票,别被坏人骗走了。记住,不要和陌生人说话哦有事找那边的民警。”

    “我知道了,谢谢大哥哥”小女孩飞快的揣起钱,转身钻进人群中,跟泥鳅似的,滑溜一下,很快就消失不见。

    火车站旁边,有一排饭店,店门口摆着许多餐盘,盘子里面,满满的堆放着各式肉菜,金黄的排骨,肥肥的五花肉,冒着油的猪蹄,飘着香味的牛杂,看得人直流口水。

    店里的胖大姐,热情好客,一边招手,一边喊:“吃饭吗便宜。”

    铁牛咽了咽口水:“这猪蹄多少钱一份”

    “五块。来一份吧小兄弟,你是在等车吧”大姐说着,已经拿过一份饭,往里面打菜了。

    铁牛掏出一张十元的递过去。

    大姐接过钱,很快又还回来:“小兄弟,你这钱缺角了,你换一张吧。”

    铁牛一看,还真缺角了,于是换了张二十的递过去。

    “小兄弟,你这钱,还是缺角啊。换一张吧。”大姐笑呵呵的,很像邻家的姐姐。

    “只有一百块钱的了。”铁牛怕她找不散。

    “没事,一百就一百,我有零钱。”大姐满不在乎的挥了挥手。

    铁牛递过一张百元大钞。

    很快,大姐又还了回来:“哎呀,小兄弟,不好意思,我零钱正好用完了,你还是把刚才那张十块钱的给我吧,缺个角也没事,我找得出去。”

    铁牛没有多想,收回百元大钞,重新把十元钱递了过去。

    他实在是太饿了,狼吞虎咽,吃完了饭,然后背起包走出来。

    铁牛满足的打了个饱嗝,来到候车室等车。

    晚上十二多点,终于等到进站广播响起。

    铁牛拿着车票,满怀豪情的前去排队进站,还不时的对一下车票上的车次,生怕坐错了。

    “广粥,我来了,一天赚一亿的机会,我也能找到”

    铁牛憧憬着,去了广粥,以后就可以赚大钱了,一定要比杨飞赚得还要多

    以后,他铁牛就是桃花村首富

    轮到铁牛检票。

    “你这票是假的”检票员冰冷的声音传来。

    “什么”铁牛傻眼了,“怎么可能是假的我花钱买来的”

    “你在哪里买的”

    “就在售票厅啊。”

    “是在正规窗口买的吗”

    “啊,不是,是一个大叔卖给我的,他说家里死了奶奶,就把票让给我了。”

    “那是卖假票的。你这票不能上车。”

    铁牛整个人都懵掉了。

    “同志,你让让,别挡着后面的人。”

    铁牛恨得牙齿痒痒,世上怎么有这样的人车票钱也骗

    他来到售票厅,好不容易排到窗口,一问,最早的车次,也要等到凌晨六点半了。

    铁牛叹了一声,走出大厅。

    “住宿吗帅哥。”一个徐娘半老的妇人上前,一把拉住铁牛的胳膊,搽满粉的脸,白得吓人。

    “多少钱”铁牛问。

    “不贵,十块钱。离火车站很近,早上还提供免费的叫醒服务。你几点的车我到时喊你。”

    “好吧。”铁牛跟随妇人,七拐八弯,来到一片肮脏的平房里面,进入一间灯光暗淡的楼道。

    房间条件很一般,比他在乡下的房间还差。

    出门在外,只能将就了。

    刚进房间,妇人就贴身上前,笑得满脸褶皱开花:“帅哥,要不要爽一爽啊”

    “什么爽”

    “就是玩小妹仔啊。”

    “不要。”

    “很便宜的,很年轻,我侄女,刚出来做的,才十几岁呢。”

    妇人说着,手不老实的摸向铁牛不可描述部位,咯咯笑道:“哟,好大哟,帅哥,你长得这么帅,根器又大。爽一下嘛,你看,你都硬梆梆的了,要是不放水,那对身体不好的。你等着,我给你喊妹子。”

    不等铁牛拒绝,妇人扭着屁股出去了,不一会儿,就领了个又矮又丑的女人过来,看样子,绝对不止十几岁。

    铁牛刚要开口,女子已经扑了上来,跟小猫似的温驯,往他怀里钻,手抓住他的器,就是一顿忙活,弄得铁牛火气腾腾,刚想说不要,忽然身子一阵颤抖,跟撒完尿一样爽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