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仙斋鬼话 > 第41章 二女私语
    很快两个月过去,转眼到了来年的二月初,桑子明已经二十岁了。

    一天傍晚,他正有气无力的躺在椅子中看书,忽然闻到一股香风,抬头一看,原来是莲香从外面飘然入内。

    此时的莲香依旧光彩照人,眉如翠羽,腰如束素,云鬓花容,两只明亮的眼睛,仿佛秋水一样。

    她来到跟前,定睛看着桑子明,面上显出怜惜的表情,口中发出一声哀叹:“公子,小妹两个月没来,今日一见,却发现你身上的生机,竟然衰减到如斯地步公子,你知道其中的利害了吗”

    桑子明勉强笑道:“莲香,我晓得利害了,多谢你来看我。”

    莲香道:“公子,求你跟我说实话,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桑子明道:“莲香,你先坐下,待我与你慢慢分解。”

    莲香坐在了他的身边,伸手抚摸着他消瘦的手臂,只是轻轻摇头,一副哀其不幸的表情。

    桑子明整理思绪,开口说道:“话说很早以前,我在学宫中读书,经常看到一个少女,名叫李秋婵”

    他将自己的心境变迁,一点一点的展示出来,讲到了爷爷的提亲,城主李青的拒绝,李秋婵随着大车缓缓离去,他鼓起勇气在十里长亭送别

    莲香听了微微皱眉,欲言又止,时而生气,时而郁闷。

    桑子明道:“秋婵说,你若再问起她,可以让我令你过去。她愿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与你关起门来细说。”

    莲香冷声道:“我明白了,此时天色已晚,能否让我去见她”

    桑子明反手抓住她的衣袖,哀求道:“莲香,求你给我几分薄面,莫要与秋婵争执,你是我心里的挚爱,秋婵也是,你们就像我两只眼睛,每一只都不可或缺,我想看你们和睦相处,只要你俩开心,我也就开心了。暂时失去几成生机,又算不得什么呢我有办法能治愈,真的”

    莲香道:“公子,我明白你的心意了,知道她在你心里很重要,既然如此,我跟她好好说,不与她恶语相向。”

    桑子明领她来到一个偏僻的房间门外,轻声喊道:“秋婵,我带莲香来看你了”

    话音未落,房门便打开了。

    李秋婵身穿一袭白衣,站在门内,脸上展现出笑容,道:“莲香姐,你请进来,我跟你说几句体己的话。桑郎,你留在外面好不好”

    桑子明答应一声,退到了远处。

    莲香面色清冷,迈步进了房间,挥手将门关上。

    “妹妹,你做的好事还有什么话,好意思对我说”

    李秋婵低下了头:“姐姐,我错了我以前不晓得,现在才明白。是我害了桑郎,求姐姐原谅我。”

    莲香凝神看着她,眼中闪着异样的身彩,稍停片刻道:“我明白你的来历了。像你这种状况,只能修炼特殊的法门,不能靠着吸取公子身上的阳气,来提升自己的修为,否则别说公子还是一介凡人,就算他是修士也受不了啊。”

    “姐姐责备的是。我没有要害桑郎的意思,只因为少不更事,突逢巨变,没有想明白,所以才让桑郎变成这样。求姐姐原谅我,为我遮掩身份。我也不敢说姐姐的秘密。”

    “哼,我有祖父母之命,相当于明媒正娶,就算说破了身份,我也不害怕。你虽然被爷爷看中了,然而你父亲却拒绝了,我说的对不对”

    莲香虽然这么说,却怕给桑子明知道根底,毕竟他只是一介凡人,若晓得她不是人族,只怕心中存有芥蒂。

    李秋婵降低了姿态,说道:“小妹身遭大劫,现如今孤苦伶仃,只想常伴桑郎身侧,求姐姐给我一个机会,莫要苛责小妹的过错”

    莲香还有些意气难平,轻哼道:“你应当晓得,我比你先到桑宅,这么多天过去,一直恪守闺训,避免跟公子肌肤相亲可是你呢你竟然先我一步,做了那么多的事,抢在了我的前面与他亲吻,你你让我很生气除非你能说服我,我便不跟你计较。”

    李秋婵沉吟片刻,道:“姐姐请坐,我给你赔罪。”

    她端过来一杯香茗,来到近前,轻轻跪下,双手举杯,道:“妹妹不懂事,请姐姐原谅我的过错,好不好”

    说起来,她比莲香的岁数小了一点,可她毕竟出生于人族,乃是上了皇家金碟的人,自幼便是天之骄女,从未想到会有这么一天,给别的女子跪下赔礼,但是皇族的教育有其特殊之处,她在仙文阁读书多年,毕竟明白很多事理,有一分豁达的气度,知道自己有错在先,所以便低头认错。

    她这一跪,不是为自己,而是为了桑郎,她心里想着桑郎,不想让他为难。

    再者说,她已经没有肉身,所以算不得大活人了,又何必斤斤计较于凡俗之礼呢

    在修炼出肉身之前,退一步海阔天空,能生下很多的口舌,集中精神用之于修行。

    莲香见她这样,略微有些吃惊,赶紧接过茶杯,伸手拉了一把:“妹妹起来吧,不要这样。我只是年龄稍长,但你在公子的心目中,只怕比我还重几分。这个礼,说实话我受不起。好了,我现在原谅你了,从今以后,这件事就不提了。咱们姐妹和睦相处,一起侍候公子便是。”

    李秋婵站起身来,道:“多谢姐姐宽宏大量。小妹无知,犯下大错,事到如今,也不知如何是好。”

    莲香面上多了几分笑容,道:“没事,公子才损失四成元阳,尚未有性命之忧,只要妹妹离他远一些,莫要靠近三尺之内,便能延缓此病的进程。”

    李秋婵悲悲切切的道:“我知道了,从此以后,不敢靠近桑郎。”

    莲香道:“妹妹不要急,这只是暂时的。前些日子,我从桑郎拿来的玉简中,看到一套魂魄修真的法门。你若是修炼了大法,能控制身上的阴气,便可以跟公子亲近了。”

    “啊多谢姐姐指点,我一直在找类似的功夫,可惜没看到那枚玉简。”

    “此时不急,回头我帮你慢慢找。当务之急,是如何能将公子治愈,先前他跟我说,有办法能弥补生机,我还没来得及细问,你在他身边陪伴,已有不少时日,可曾听说他有什么说法”

    李秋婵答道:“桑郎说还缺一种灵药,只要能找到那种灵药,便能炼制元阳丹,有了元阳丹,便能补足失去的元阳。”

    莲香笑道:“那好,我们一起出去,问公子究竟缺什么灵药,你我姊妹一起想办法,将缺失的灵药找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