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总裁慢点爱 > 顾忘番外140 缘分?猿粪!
    上官娜娜终于肯配合的打开了车门,不过沈珏也真是有两把刷子的,只看了没一会儿就得到了抛锚的结论。

    他站起身来拍了拍手上的灰:“气门弹簧折断了,我真的佩服你,你是怎么把车开过来而且还一丁点儿异样都察觉不了的。”

    “行了你别说什么风凉话了,有没有什么补救的办法啊?”上官娜娜摇了摇他的肩膀。

    “有啊!”沈珏点头。

    “什么什么?”上官娜娜眨着期待的大眼睛,眼睛里全是星星。

    “我想到一个最简单的办法!你换一辆车!”沈珏笑得过分。

    上官娜娜呛他:“说的简单,这是人想的办法吗?就不能正经一点儿的想?你给我钱买车啊!”

    沈珏把袖子卷起:“你能跟我开玩笑,我为什么不能逗逗你呢?”说归说,沈珏还是很熟练的上前帮她把断掉那根气门弹簧反过来接上,他弄的很仔细,白皙的手指三下五除二就将一个小小的弹簧装的天衣无缝。

    太阳的光辉打到他的侧脸上,为沈珏一张好看的脸蒙上了一层神圣的色彩,像极了希腊神话里走出来的使者。

    上官娜娜也不知道自己的视线怎么就从沈珏的手上一下子移到他脸上了,好像这样看,他貌似也不是那么讨厌嘛,尽管他总是在说风凉话,在说故意气她的话,但他最后,还是对她伸出了援助之手。

    她看的有些愣了神,直到沈珏伸着五指在她眼前晃了晃才反应过来,刚刚那种认真又成熟的模样仿佛只是她的错觉,转眼间就又打回了原型,变回了他本身自带的玩世不恭的气质。

    “你在看我啊?”

    上官娜娜赶紧否认:“没有没有,你乱说什么呢,我在看我的气门弹簧!”

    沈珏笑道:“气门弹簧早就被我装回去了,你这个谎,未免说的也太拙劣了。”

    “啊?装回去了吗,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没看见?”上官娜娜突然露出有点儿天然呆的属性。

    沈珏伸着食指指了指自己,眼睛里散发着狡黠的光:“很早就装回去了,你没看见,是因为……你在看我啊……”

    上官娜娜像是被说中了心中所想一般,她推开站在她车门边的沈珏:“才没有,你自作多情!”

    她拧动车钥匙,开动了发动机,沈珏却又像之前一样趴上了她的车窗:“喂!我帮你这么大忙,你也不谢谢我就要走?”

    上官娜娜的车开始向前移动,她直视前方,并没有看他,她嘴角含着笑意,说出的话还是那么任性又自我:“你是在帮你自己,我的车开走了,你的也就能出去了!”

    “不过……”

    沈珏看着她的车一点点朝前方移动,无奈的摇摇头,空气将一个甜美的中气十足的女声带到他耳边:“谢谢!!”

    好像,她也不是那么蛮横无理。

    山猫这几天一直把自己泡在办公室,桌子上堆着的都是被腾尚收购的四家分公司的资料,山猫看了许久都没有发现什么端倪。还是顾忘给他打电话说是内部信息遭到泄露,造成公司的机密性文件外传。

    “难道是公司有跳槽的员工?”山猫摸着下巴若有所思的想。

    顾忘喝了一口白开水,沉着声音说:“不可能的,按照业内的薪水来说,没有哪家公司提供的薪水高于我们顾氏。”

    “那就是其他同行之间派过来的间谍!”山猫说的格外肯定。

    “那……我们一没有证据,二也没有可以人选啊!”顾忘回答道。

    山猫有些崩溃的把文件纸盖在自己脸上:“啊啊,那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内部的信息会被泄露出去?”

    “我们想办法,约到腾尚集团的董事见一面……”顾忘的眼睛亮了亮,浑身的气场果断又凌厉:“我倒要问问他们,究竟是出于什么问题,让他们不断收购顾氏。”

    山猫接着道:“我也是一直有这个疑问,如果是为了钱的话,发财的道路有很多种,他们为什么要这样选择,就不怕一旦没有收购成功,岂不是得罪了顾氏,虽然我们和腾尚的行业地位差不多,不过一旦得罪了我们,对于他们以后的发展根本没有什么益处。”

    “所以他们的目的,是人!”

    顾忘这话一出口,就把两个人都吓了一跳。这想法实在是太可怕,但是这个想法的概率,实在是太大了。

    如果腾尚的目的真的是针对他们之中的某一个人的话,那么这个人,会是谁呢?

    赵以诺刚回到N大没多久,没想到就碰上了顾氏遇到这样的事,好在这个时间恰逢暑假,也意味着她将有一段很长的时间可以用来自己支配。也有足够的时间,用来应对即将到来的困难。

    “你明天要约腾尚集团的董事出来吃饭?”赵以诺的筷子停在半空中,睁大了眼睛看着顾忘。

    顾忘给她夹了一筷子青菜,绿油油的青菜那样生机勃勃的颜色,让每个人对未来都充满了希望:“对,我想,他收购我们的分公司,我们分公司在市场里的股份,这都得转让过去,我觉得双方有必要见一面。”

    顾忘拿着大汤勺在瓦罐中来回晃了晃:“到现在为止,我们只是收到了书面上的收购合同,实质上的旗下产业,流动的资金,一样都没有被他们拿走。”

    “这只能说明对方根本不急着用钱,如果是我的话,我收购别人的公司,一定会在第一时间内就把资金股票抽出来,不然我公司用来收购的费用,岂不是会给自己带来很大的亏空?”赵以诺分析说。

    顾忘微微皱眉:“我觉得很不安,以诺,我猜他的第一目的不会是钱,你猜会不会他是在针对我们公司内部的某个人?”

    赵以诺扯着笑:“这是谁啊,还能招惹这样的大企业,这捅的篓子可不小啊……”她咽下一口米饭,好像想到了什么似的,目光有些呆滞:“该不会,那个目标是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