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黄河伏妖传 > 第四百零四章 背上的画
    半截身子被这块黑布裹着,再加上眼睛的原因,立刻陷入了绝对的劣势里。这个黑衣老太婆神出鬼没,而且很阴险,落在她的手里,滋味恐怕不会太好受。我使劲挣了几下,这块黑布如同一块厚厚的铁皮,禁锢着身躯难以动弹。

    我撒开腿就跑,可是跑了那么几步,身后的冷笑声飘忽着就跟进了。我能听见地面的沙土和草皮之间发出了沙沙的声响,一大堆头大身子小的小影子如同一只只兔子,疾奔而来。

    我的两条腿立刻被抱住了,跑的那么快,被这么一绊,身子掌控不住,摔倒在地。

    这一下摔的不疼,可是心里却涌动着一股悲凉,虎落平阳被犬欺,要是没有眼睛这回事,怎么可能让这些鸡零狗碎的小东西欺负到头上。

    一群小影子立刻把我围住了,我回不过头,但是知道黑衣老太婆肯定已经到了身后。紧接着,我就觉得身上被套了两根绳索,绳索收紧,被这些小影子贴着地面朝东边拖。

    “娃子,我可不像别人那么傻,抓到了人,还要在原地磨蹭。”黑衣老太婆的声音一直都在身边飘忽,让人琢磨不透她此刻的位置:“我抓了你就走,慢慢找个地方再问你话,你要想少吃点苦头,就把事情原原本本的和我说说……”

    嘭!!!

    老太婆这番话还没有说完,我身前身后那群乱糟糟的小影子身上,嘭的就炸开了一团一团的火光。火光来的很快,没人知道是如何出现的,等一团团火光熄灭的时候,小影子半拉身子都是焦黑的,如同被雷劈了一样。

    与此同时,我嗅到了一股淡淡的气味,好像是香烛夹杂着朱砂的味道。

    “什么人!?”黑衣老太婆吃了一惊,飘忽的声音猛然一沉:“敢来坏我的事!”

    嘭嘭……

    老太婆的话音未落,残余的小影子身上,连绵不断的又爆开了一团团的火光。这火光并不明亮,而且有些昏沉,在火光炸裂的一瞬间,似乎还能看到一道一道隐隐约约的黄符纸。

    “什么人!”黑衣老太婆明显有点胆怯了,因为仅从这一手看来,暗中出手的人就很不好对付:“我是三十六旁门的!”

    “不管什么三十六旁门,还是七十二旁门,没人能在这里撒野!”

    一道平淡又带着几分威压的声音,不紧不慢的从山风里传来,因为眼睛不管用了,所以我的耳朵显得非常好使,一听见这声音,我就分辨出来,这人赫然就是张龙虎。

    “好大的口气啊。”黑衣老太婆知道张龙虎不好惹,但是又不能一见面就坠了自己和旁门的威风:“知道我是三十六旁门的,还敢说这样的话,报个名号上来,叫我瞧瞧有没有这么粗的腰。”

    “我叫张龙虎。”张龙虎的声音看似平平淡淡,不紧不慢,但他走的很快,前一刻声音似乎还在远处,后一刻声音已经到了眼前:“有什么事情,只管冲我招呼。”

    “张龙虎……”老太婆暗中倒抽了一口凉气,张龙虎的名头,在若干年前已经响遍了大河滩,只不过他这个人行事低调,平时很少抛头露面,然而,人的名儿树的影儿,老太婆没见过张龙虎,一定听过张龙虎。

    张龙虎成名二十年,精通道门术法,老太婆肯定也修过方外术法,但是邪不胜正,她这样阴损的术法在张龙虎面前估计不值一提。

    “我不想动手,自己走,现在还来得及。”张龙虎已经站到了我的跟前,蹲下身子轻轻在我后背摸了一把,顿时,紧紧缠着我的那块黑布似乎就脱落了,我挣扎着站起身,重重喘了口气。

    “这笔帐,三十六旁门和你记下了!”黑衣老太婆明知道惹不起张龙虎,自己又单枪匹马,硬扛下去没什么好处,恨恨的丢下一句话,整个人像是一阵风,唰的就没影儿了。

    黑衣老太婆一走,我的心完全落到肚子里了。之前,张龙虎和我聊过,彼此算是认识,也没有那么多废话,抬眼看看我的眼睛,又翻开眼皮子瞅了瞅。

    “百草灰。”张龙虎的经验很丰富,尤其是对这种旁门秘法非常了解,一看眼睛的症状,就知道是中了百草灰。

    这种百草灰最早是从道家的丹方里蜕变出来的,用十多种带着毒性的草,外加十多种鸟粪,经过上百次的晒晾洗淘,最后萃取了其中带毒的精华。

    “你算是运气了。”张龙虎笑了笑,说道:“别的人中了百草灰,当时就必瞎无疑,你能撑这么久,实属不易。”

    看到张龙虎还能笑,我就更放心了,他必然有治好我眼睛的把握。

    “先回去吧,这次本来打算出山远游一段日子,既然遇见你,那就又要耽误几天了。”

    张龙虎带着我回到十几里之外的松树岭,一到松树岭,立刻着手帮我治眼。眼睛已经耽误了几天,治起来没那么方便。不过,张龙虎这么一治,就好了许多,比之前看的清楚了些,估摸着五六天之后,就恢复的差不多了。

    我的身份,张龙虎或许已经知道,不过他没有开口问,是我主动把这段日子旁门不断追杀的事情和他讲了。因为我心里一直都装着一个疑问,我不管逃到什么地方,躲到什么地方,那些旁门的人都能精准的追上来。

    “我闭口不提,就是等着你自己来问。”张龙虎拍拍我的肩膀,说道:“你身上有东西。”

    “什么东西?”

    “你看不到,也摸不到。”

    张龙虎叫我把上衣褪掉,他伸出左手,笔走龙蛇在手心里划了几道。手心里立刻显出一片血红,不等我反应过来,张龙虎伸手就在我的心窝按了一下。

    这看似轻描淡写的一按,却好像一股极强的冲力顺着胸口就涌了进来。我的头一晕,那股冲力直接蔓延到了后背。

    嘭……

    我能清楚的感觉到,后背好像有什么东西被硬顶了出来,就如同一幅画在后背上的画突然被撕掉了。

    与此同时,我的耳边好像响起了一道若有若无的嘶吼声,那仿佛是人,又仿佛是野兽的嘶吼,凄厉不甘。从后背被“撕下来”的画,似乎又在这阵嘶吼中贴了上来。

    “我背上,是什么?”这种感觉让我心惊肉跳,而且这一次,我体会的无比清晰,自己的后背上的确有东西。

    “你想看看?”张龙虎一抬手,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摸出了一面小镜子,镜子虽然小,却清晰通透。

    他拿着镜子在我后背一照,我立即就看见镜子折射着后背,后背上好像有一片如同淡墨一般的纹络。

    这片纹络,或许之前一直都隐藏在皮肉里,根本无法窥视,就是刚才张龙虎那一按,把这纹络从背上按了出来。我看不清楚这到底是什么,可是看见这片淡墨一般的纹络的时候,心就开始慌了,总觉得这不是什么好玩意儿。

    “它赖在你的身上,不肯下来。”张龙虎笑了笑,但神色又跟着凝重:“它在你身上很久了,只不过以前一直都不牢靠,就是大概一个月以前,才彻彻底底附着在你身上的,只要这个东西在,那你永远都摆脱不了那些人的追击。”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