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妻色撩人:总裁大人请深爱 > 第六百四十章 大结局
    第六百四十章 大结局

    “小梦,是我,我满血复活了!”无名那张和顾爵西一模一样的完美男人脸上,洋溢着格外温柔的微笑。

    只不过,现在的他头上戴着毛线帽,隐隐可以看出他是个光头。

    这时候,诸葛洛插话道:“我知道你们都有疑问,我就简单的告诉你们事情的原委。当时我和几个医生为无名做脑部手术时,发现他的癌细胞扩散的很厉害。之前他没中枪时,我就已经知道了……当时是无名自己要求这么做的,他想做一次英雄,让你们永远都记住他。而不是死在癌症中。”

    “你们也知道,当时是我一手替你们操办了葬礼,你们都伤心过度,反倒更方便我做手脚。”诸葛洛耸耸肩,有点佩服自己当时的手段。

    无名拍了下诸葛的肩膀,笑道:“是啊,当时多亏他帮忙。我心想着,如果我得癌症反正要死,还不如趁着那次机会直接‘死了’算了。我离开B市后,就回到了瑞士,找遍了所以治疗癌症的专家,很幸运,当时有家权威机构研制出了一种抗癌药物,我自愿去做了实验的志愿者,我当时就想,反正我也活不久了,还会怕滥用药物吗?在一百名的癌症患者中,我是第二个幸存者,现在我的癌症已经完全治愈了!只不过,好像有点后遗症……”

    他有些尴尬的拿下了那顶毛线帽,语气调侃:“看来,我这辈子要么戴假发,要么只能做个光头了。”

    宋小钱立刻道:“小叔,别担心!你连癌症都能治好,难道咱们还怕治不好不长头发吗?”

    “是啊,现在科技这么发达,你头发的事情包在我身上了,要是找不到办法,我剃了头发和你一样光头一辈子!”顾爵西眼底一片振奋,无名的回归,他心里缺失的那一块瞬间补齐了。

    无名咯咯轻笑:“好,我等着。”

    宋梦全程是又哭又笑,都觉得自己快得神经病了。

    她在心中将世界上所有的神明都感谢了一遍,此生的遗憾又少了一些,她已经很知足了。

    除了感恩,还是感恩。

    “儿子,妈决定,为了感谢菩萨显灵,我以后改吃素了,再也不杀生!”云瑶一脸认真擦着眼泪道。

    这个决定,还得到了顾萧的支持:“我陪着你妈一起吃素。”

    纳兰木和曲小蝶也都特别高兴,他们知道,无名的死是女儿心中的痛,愧疚感永远积压在心里怎么会真正快乐!

    现在,无名回来了,他们真是为女儿宋梦高兴,为顾家高兴,也为小钱和大宝、二宝他们高兴。

    “来,今天是圣诞节,我看过得像是复活节,我们大家坐下来慢慢聊,无名回来是喜事,我们都喝上一杯!”纳兰木率先将他们的注意力都拉回。

    在场的人都陆续落座,气氛欢快、愉悦、温馨的度过了一个美妙绚烂的平安夜。

    顾萧和云瑶在别墅住下了,他们拉着无名彻夜长谈。

    纳兰木和曲小蝶收拾好厨房后回屋看电影去了。

    诸葛洛和宋小钱在客厅PK打僵尸3D游戏。

    卧室里,宋梦坐在梳妆台前,将脖子上的珍珠项链拿下来,她翻看着小空他们寄来的明信片。

    看到南宫魂老婆简单寄来的明信片,宋梦顿时笑了:“阿爵,南宫魂现在是白天盗墓晚上带娃,简单说她好怕有什么冤魂找上他们全家。”

    顾爵西拿着手机在回复短信:“周卓洋发短信说,祝我们圣诞节快乐,他还说很想把三胞胎的儿子打包送给我们,他现在每天睡觉不到三小时,据说站着都能睡着。”

    宋梦换了张明信片,是云川寄来的,看到内容后,她笑翻了:“云川说,她的包里永远放着一盒安全套,上个月初终于用上了……哈哈哈,我好同情她,西月这人还真是能忍。”

    顾爵西放下手机,走到宋梦面前,抱起她就往床上坐,绿眸里有丝轻笑:“告诉你一件你不知道的事,据说凤兮念追楼千岁追到了桃花岛,怎么赶都赶不走,这女追男隔层纱,我觉得楼千岁内心的堡垒即将坍塌。”

    “唉,铁三和阿孝一样,都移民美国了。这弟媳妇怀孕头三个月要特别注意,不然阿孝也能带着她来瑞士跟我们一起过圣诞节。也不知道西年现在在哪了,他那句‘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已经看了半年了……”宋梦将头靠在顾爵西的胸膛,脑子里想着这些朋友,心里暖暖的。

    顾爵西想起小空就笑:“我听说小空上个星期求婚后,第二天就后悔跑去了冰岛,这涂小小假装要去相亲,把小空急的又滚回B市了,你看,装逼不成功,他迟早是个妻奴。”

    宋梦抬眸望着他,一根手指点在他的下巴处,语气慵懒:“顾大总裁,那你是妻奴吗?”

    他将她的手指含进嘴里,宋梦瞬间抽回,嫌弃道:“讨厌!脏死了!”

    顾爵西轻笑着吻了下她的唇角:“我怎么不是妻奴?我把所有的财产都给你了,身体是你的,心也是你的,灵魂都是你的,你说,你还想要什么?”

    宋梦将唇凑近他的耳垂:“我要你……”

    “等等。”

    她这么去撩他,他居然要等等?

    顾爵西放开她,走到柜子前,打开后,从里面拿出一把民谣吉他。

    “我的女王,请先让我为你献上一曲。”

    宋梦吃惊:“你要自弹自唱?”

    顾爵西向她抛了个无比妖孽的媚眼,一身真丝睡衣,手抱吉他,坐在梳妆平椅上,帅气野性随意。

    性感低沉的嗓音幽幽道来:“不是你亲手点燃的,那就不能叫做火焰,不是你亲手摸过的,那就不能叫做宝石,你呀你,终于出现了,我们只是打了个照面,这颗心就稀巴烂,整个世界就整个崩溃,不是你亲手所杀的,活下去就毫无意义……”

    这首网络歌曲,宋梦听过一次,被这直白深沉的歌词所感动过。

    此刻,听顾爵西如此深情认真的唱起来,她的整个心都被揉成了碎片,震撼的一塌糊涂……

    过去的一切都一幕幕浮现在她的脑中。

    顾爵西唱到动情处,他的眼角有点点湿意,宋梦望着他的泪而心悸的流下一行热泪。

    所有的一切尽在不言中……

    因为爱你,我才爱上了整个世界。

    阿爵,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我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