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高冷总裁的抵债新娘 > 第227章借宿
    “到了你就知道了。”南宫寒野回答道。

    两个人就这么默默的没有再说话,好像之前商量好了一样绝口不提之前的事情,可是这样的情况却让洛映水觉得有些尴尬。

    尴尬,洛映水脑海里突然就飘出这两个字,自己爱的人,日日想念的人就在自己身边,洛映水却只觉得尴尬。

    “关于你说的,我已经查清楚了,你当初根本就没有拿南宫鹰的钱,为什么要骗我?”南宫寒野突然说话,把洛映水从自己的世界里拉了回来。

    “这样你才能更快的让我离开,不是吗?那样的我更不像你爱的那个人,你会失望,我才有多一个机会离开。”洛映水坦白,既然他已经知道那是谎言,也没有必要再多说其他谎言去支撑它,坦白就成了最轻松的选择。

    “那其他的话呢?真或者假?”南宫寒野转过头来看着洛映水,认真的询问道。

    洛映水没想到以前那么霸道的人,现在居然会平心静气的询问这样的问题,觉得惊讶也觉得欣喜,为他能够收敛自己的霸道而欣喜。

    “你觉得呢?”洛映水又反问道,她现在没法说出真相,而且现在那个真相好像也没有那么重要了他已经有了未婚妻,自己已经不是他最重要的人了。

    洛映水又想到了刚才那个吻,真是容易让人误会。

    “我相信你,但是不相信你当时说的话,也希望你能相信我,我一定回去那个你最能信任的人。”南宫寒野捧着洛映水的脸,一本正经的说道。

    洛映水似乎能看到南宫寒野眼睛里的自己,最后还是把脸挪开,看着窗外没有说话。

    “在这世上谁都不可信,最能信任就是自己,知道吗?映水。”洛映水想起了母亲离开时最后说的那句话,母亲的样子浮现在车窗上。

    车子停了下来,洛映水下车以后才发现前面就是自己的家,意料之外但也不觉得惊讶,没有理会南宫寒野,直直往家里走去。

    在维纳斯金总统套房里,沈冰疲惫的坐回椅子上,看着呆站在一旁的蓝墨说道:“要不要坐一会?”

    刚说完,蓝墨就坐在了另一旁的沙发上。

    沈冰和蓝墨早就认识了,两人也算是朋友。

    “他到底是谁?”蓝墨询问。

    “我未来的丈夫。”沈冰理所当然的回答。

    “那你看人的眼光真差,居然会爱上那张扑克脸。”蓝墨忍不住吐槽道,丝毫不留情面。

    “你也好不到哪去,有什么资格说我。”沈冰气结,瞪了蓝墨许久才反驳。

    “你答应我的交易不会反悔吧?我可是把洛映水放了,只不过被人抢先一步带走了。”沈冰看着好像在思考着什么一样的蓝墨说道。

    “只要不伤害到她就行。”蓝墨坦然回答,他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洛映水,其他的事情蓝墨可不会多手去管。

    “你那么快就忘了你心中的那个人了?”沈冰并不知道蓝墨当时倾心的那个人是谁,只听他说是一个永远都不会在一起的人,可是最后却病死在了病床上,而作为医生的蓝墨当时一点办法都没有,因比怪罪了自己很长一段时间。

    “不说了,之后的计划你再发信息告诉我。”蓝墨站起身要离开,最后丢下一句话就走了。

    看着蓝墨离开的背影,沈冰同情他,却也更加同情自己,因为他们两个人都面对着同样的情况。

    站在高楼上,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外面的车水马龙,现在正是夜生活的开始,可是沈冰却觉得非常寂寞。

    洛映水往家门走去,也不知道南宫寒野到底走没走一直不敢回头。

    快到门口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突然停下的她被后面的南宫寒野坚硬的胸脯撞了鼻子,南宫寒野也没想到洛映水会突然停下来。

    洛映水捂着鼻子闷哼一声,随后便感受到了一股热流从鼻子里流出来,她疑惑的往人中一模过去,看着手指上都是血,觉得鼻子突然间更加痛了。

    看到血后南宫寒野开始着急了,二话不说就拉着洛映水往屋里去,弄了几次门都没开,烦躁的准备一脚踢过去,及时被仰着头的洛映水拦住,她可不想第二天又让人过来修门,每天琐碎事情已经够多的了。

    拿着钥匙开了门后,南宫寒野拉着洛映水来到厨房的洗碗池旁边,然后就没动了,看到洛映水疑惑的看着自己,还不忘提醒:“赶紧洗了,用冷水拍一下额头。”

    洛映水还是高估了这个人,他怎么会动手帮自己,完全是自己想多了,幻想太不现实。

    弄好之后,洛映水发现南宫寒野已经坐在了她家的沙发上。

    “我以为你不住这里了,当时派人过来找,人影都没有一个。”南宫寒野四周看了看,好像是在视察屋子的新买主。

    洛映水听完想了想,反应过来当时自己出院回家看到满地狼藉,原来是这个人弄的,这让洛映水一下子火气又上头了,在离开南宫寒野这些日子,她没有生气过,可是刚见了南宫寒野,短短时间就已经让她多次生气了。

    “啪”的一声,洛映水把装着冷水的杯子非常不客气的摔到桌面,溅出了不少水,说道:“喝完水就赶紧走,我要休息了。”

    南宫寒野端起来喝了一口,皱着眉放回去:“有没有咖啡?”

    “没有。”洛映水果断的应道。

    “我没地方去,今晚就先住在你这里,虽然简陋了一点,但是我不介意。”南宫寒野靠在沙发上,一副牺牲很大的样子。

    “南宫先生,寒舍实在招待不起您,外面的五星级大酒店随便您爱去哪就去哪。”洛映水皮笑肉不笑的说道,没想到南宫寒野居然要留下来住。

    “身上没钱,住不起。”南宫寒野找着不像借口的借口,一脸冷酷的说道,南宫寒野应该从来没说过“没钱”两个字,这也不可能发生在他身上,如果不是洛映水还生气,可能会忍不住笑出来。

    去房间找出放在柜子里的现金,洛映水放到南宫寒野面前:“给你,不用还。”

    南宫寒野看到桌面的钱,好像击中他的底线一般,一脸怒气的拉住洛映水的手,把她压倒在沙发上,靠近她低声问道:“你就这么想让我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