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你是我心头一抹灰 > 第四百六十五章 陆锦夕在哪儿
    也只有在霍琛面前的时候,陆锦夕才会露出自己难得少有的一些脆弱。

    她抬眼,看着面前的霍琛。

    “阿琛,结果怎么样呢?”

    该来的东西,迟早都要学会面对,尽管陆锦夕不愿意。

    到底有没有找到合适骨髓的问题,一直缠绕在陆锦夕的心头,怎么也挥之不去。

    看着陆锦夕的这个样子,霍琛也是眼底满是担忧。

    “小夕,你。”

    霍琛满脸犹疑,想给陆锦夕说,但是又根本不知道该从何地方开始说起来。

    一时之间,整个人不免有些陷入纠结。

    看着霍琛的这个样子,陆锦夕又何尝不明白,她直接开口。

    “阿琛,不管是什么样的结果,我都想要听的是真话。”

    尽管,那个结果不如人意。

    陆锦夕这么说了以后,霍琛再怎么样,也不能再说些其他的什么。

    他叹了一口气,随即开口。

    “小夕,你可能得做好心理准备。”

    “现在合适的骨髓不是那么好找的,我还是希望你能够考虑做一下化疗。”

    “这样的话,对你的病情也有帮助。”

    听到这里,陆锦夕整个人不由得跟着心一沉。

    一次又一次都是这样,有了希望,随即换来的又是失望。

    她摇了摇头,满脸都是怔忡。

    “阿琛,我还是之前的那句话。”

    “如果没有合适的骨髓,那就不用管了。”

    “我先暂时吃药控制,如果实在是不行的话,到时候再说吧……”

    现在就让她去尝试化疗的话,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陆锦夕不可能那么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去化疗。

    头发全部掉光,只能待在病房里面的那种日子,让她实在是心生慰藉。

    陆锦夕的态度十分坚定,不管霍琛怎么说,依旧都是那么一副态度。

    “阿琛,我不会去化疗的。”

    霍琛看着陆锦夕,眼底满是藏不住的担忧。

    他心里面的牵挂,也就是陆锦夕。

    可是偏偏,他心里面这个善良的女子变成了这个样子。

    霍琛虽然没有说话,但他眼底的难过还有牵挂,全部都被陆锦夕给看尽眼底。

    为了不让霍琛那么难受,陆锦夕扯了扯自己的嘴角,故作轻松的看着他。

    “好了,你看,我现在没有去化疗不也是好好的吗?

    “医生说了,只是好好的控制,药物也能控制住病情的。”

    “阿琛,你不相信我的话,难道医生也不相信了吗?”

    说着,陆锦夕拧紧眉头,佯装出一副不悦的样子,就这么看着她。

    听到陆锦夕这么说,霍琛连忙解释。

    “没有,我不是这个意思!”

    “既然不是这个意思,那就不要想这么多了。”

    “你放心,我一定会没事的!”

    陆锦夕看着霍琛,眼中满是坚定,这句话,似是在说给霍琛听,又似是在安慰自己。

    霍琛点头,“嗯,你一定会没事的。”

    大致是觉得这个话题实在是太过于沉重,陆锦夕连忙转移开。

    “阿琛,给我聊一聊最近你的近况吧,伯父伯母怎么样了。”

    “都挺好的,你什么时候有空就去家里面玩玩吧。”

    要知道,霍琛和陆锦夕那可是从小一起长到大。

    小的时候,两家基本上都是经常在一起玩耍的,只可惜,自从陆家发生了这样的情况以后,就再也没有了……

    霍琛看着陆锦夕,眼底满是眷恋。

    陆锦夕点头,“好啊,等我回国以后,什么时候有时间就去看看伯母。”

    “好,那就一言为定!”

    ……

    陆锦夕和霍琛在咖啡厅里面有说有笑,而此时的另外一边。

    一大早,司廷枫一行人准备开始工作的时候,却是怎么都没有看见陆锦夕的影子。

    陆锦夕不在,对于于文文来说,这自然是一个好消息。

    那个女人在的话,还有些阻止了她的发挥。

    这下子,她就可以随便的和司廷枫聊天了。

    不过,司廷枫却是脸色有些不太好看,一直拧着眉头。

    他看着周娜,直接开口。

    “所有人都到齐了吗?”

    “陆锦夕人呢?”

    这都什么时候了,居然还没有过来。

    于文文站在旁边,有些阴阳怪气的说了起来。

    “难不成还要让我们这么多人在这里等着她不成?今天的工作,难道不进行吗?”

    于文文的话语一出,司廷枫的脸色更是跟着低沉了许多。

    周娜忙不迭的跟着开口,“总裁,今天锦夕请假了。”

    司廷枫拧眉,“请假?”

    那个女人怎么了,难不成是昨天晚上睡觉的时候,没有休息好不成?

    想到这里,司廷枫不由得跟着有些担忧起来。

    周娜颔首,“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不过今天一大早,锦夕就给我打电话请假了。”

    “说是有点私人原因……”

    听到这里,司廷枫身上散发出来的寒意更是多了几分。

    “行。”

    “那就不管她了,继续工作!”

    既然这个女人要请假,那也没有什么不知道的地方。

    工作途中,不管怎么样,司廷枫一直都显得有些心神不定的样子。

    一直都在想着关于陆锦夕的事情。

    那个女人,别真的是生病了吧?

    又或者,昨天陆锦夕说了今天要走的!

    想到这里,司廷枫的一颗心不由得跟着被提了起来。

    他连忙开口,对着旁边的凌夜说道。

    “你去给我调查一下陆锦夕那个女人现在在什么地方。”

    要是陆锦夕真的敢偷偷摸摸离开的话,司廷枫绝对不会放过他。

    司廷枫这么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还有些让凌夜没有反应过来。

    下一秒,凌夜这才点头。

    “好的,总裁!”

    “要是她已经离开度假村,就给我把她拽回来。”

    司廷枫忍不住,又继续对着凌夜嘱咐了一句。

    凌夜颔首,“好的,总裁。”

    说罢,凌夜转过身,直接离开。

    于文文站在司廷枫的旁边,男人的心思不在,她又怎么可能感受不到。

    她攥紧了手心,眼底满是恨意。

    还真是可恶!

    陆锦夕人不在这里就算了,居然还要这个样子。

    “好了,我们继续说工作的事情!”

    “这一次的项目暂时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