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宠妻有道:老婆就是用来捧在手心里的 > 第328章 你离我们远一点
    “老大让我过去。”

    “不会是什么大事吧?”

    陆恒笑着说;“老大叫的,肯定不是小事。”

    祁盈盈不想在经历上次那样的事,不忘地再三交待:“你可不能冲在最前面,知道吗?你的伤还没有好。”

    “知道,这次是去公司,不会有什么!”

    “谁说的准!”祁盈盈回答。

    陆恒笑了笑,拥着她的腰,在她的额头上轻轻地落在一吻。

    “我去了。”

    “小心一点。”祁盈盈红着脸回答。

    DY总部办公室。

    祁佑南正在和南宫浩然见面,商量怎么去救宁檬。

    南宫浩然等着祁佑南说话,可是两人似乎没有达成一致的意见。

    这样的氛围直到陆恒走进办公室才得到缓解。

    “找一个会说话的人来了。”

    陆恒笑了笑,“南宫先生褒奖了,希望我可以帮上忙。”

    “我就一个要求,带宁檬回到南宫家。这些年她在外面一直都在受苦。”

    陆恒一听看向祁佑南,那人脸色不是很好,明显地就是不同意。

    “南宫先生,这一点我想应该征求夫人的意思。我们都无法替她去做任何的决定。”陆恒回答。

    “现在我们应该齐心协力把夫人救出来,至于后面要怎么打算,我们可以从长计议。”

    “我就是这么一个要求。”南宫浩然再次重复。

    祁佑南身体微微前倾:“既然你不愿意伸出援手,我就自己去解决。现在白雪梅已经过去,我想她们彼此有个伴,暂时不还有什么事。”

    果然这句话让一直端着态度的南宫浩然脸色一沉。

    “你们还真的是把崔长青和白雪梅当成好人,当年要不是他们,我妹妹也不会死。”

    祁佑南扯了一下嘴角:“只要谁愿意为了宁檬付出,对我来说就是朋友,反之亦然。”

    “祁佑南,你真的是是非不分。”

    “我只是在以事论事。在我的这里,宁檬是第一位,我不接受任何的胁迫或者是条件交换。”

    “你!”

    祁佑南站了起来,“你们南宫家如果真的如你所说的那样,这么紧张宁檬,为什么到现在才来?之前那些年你们在哪里?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说多都是借口。”

    “今天就到这里,陆恒送南宫先生出去吧!”

    祁佑南不想继续谈下去,也谈不什么。

    “祁佑南,你的口气很大。”

    “当然,如果我没有本事的话,怎么保护宁檬。”

    送走南宫浩然说,陆恒重新走进办公室。

    “老大,你刚才的口气也够嚣张的。我看南宫家的人以后肯定不会那么小看我们。”

    “让他们自己去想想,什么都没有付出就想要结果,哪有这么好的事情。”祁佑南坐下继续自己的工作。

    陆恒瞅着这次的祁佑南比之前宁檬被宁歆绑架的时候还要淡定,不禁好奇。

    这次对手可是崔长桦,他真的就可以这么淡定?说起崔长桦可是宁歆要厉害得多。

    “老大,这次你怎么不着急?”

    “急有什么用,能马上解决问题?”祁佑南回答。“现在白雪梅过去,我想有个人不会坐以待毙。”

    “你说崔长青?”陆恒反问。“可是我看他今天是一脸颓废的回来的,看着是真的受到了打击。”

    祁佑南停下来,抬眸看向了陆恒,“崔长青想要从此消沉下去,我没意见。那么他就会永远地失去白雪梅,你说他会甘心?”

    “可是现在不甘心又能如何,白雪梅都选择跟着崔长桦走了。”

    祁佑南只是笑了笑,就没有再说写什么。

    后来接到祁盈盈的电话,说崔长青急匆匆地出门,什么都没说。

    陆恒偷偷地看了祁佑南的一眼,还真是了解崔长青,真就说中了。

    “崔长青出去了?”

    “是的,老大。你果然神机妙算。”

    祁佑南脸上没有任何的笑容,眸光一沉,似乎没有一点笑颜。

    “陆恒,联系凌斌。”

    “什么?”陆恒以为自己听错,这个时候去联系凌斌?

    祁佑南看着他再说一次,“联系凌斌。”

    “理由。”

    “现在我们需要他。”

    陆恒的眉头拧起来,下意识有些抗拒,他现在可是崔长桦的人,虽说上次他对自己手下留情,但是这根本不能混在一起说。

    “他还会念及我们的昔日的情分?”

    “不要用有色的眼镜来看他。”祁佑南回答。

    陆恒想了一会,觉得这里面不简单,难说……

    不会吧?!

    陆恒给凌斌打了电话,可是对方根本就没有接。

    “老大,没接。”

    “那么就晚点再打,直到他接电话为止。”

    “你们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对于之前凌斌的突然叛变,他也怀疑过,可凌斌做事一向果断,看着也不像假的。

    祁佑南看着自己手里的照片,默默在心里说:“宁檬,这次你一定要坚持,可能没有办法这么快就去把你救出来。我想你应该会懂我。”

    崔长桦的公寓。

    白雪梅不安地坐在那张黑色的沙发上,心始终都是忐忑的。

    “你觉得怎么样?不自在?这是我的地方,根本无法和你的豪宅相比。”

    白雪梅放在身侧的手慢慢地握紧,“宁檬呢?”

    “你还真的一心为了女儿。”

    “崔长桦你别忘了,我到这里来的目的,如果见不到我女儿,那么就没有什么好说的。”

    “想回去找崔长青?你觉得他现在还会要你吗?在你做出选择的时候,你就该清楚一点,他可能就会恨你一辈子。”

    白雪梅抓紧了自己的手,不管发生什么事,她都只能忍着,等着崔长青来。

    见人不说话,崔长桦打了一个响指,不到一会,其中一个房间的门打开,然后有人就把宁檬拉了出来。

    “檬檬!”白雪梅马上站起来。

    宁檬听到熟悉的声音,这才慢慢的睁开眼睛,她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吃东西了,身体有些虚。

    “妈妈?”

    白雪梅几步上前抱着宁檬,“终于见到你了!你还好吗?”

    宁檬要不是感觉到身体的温度,都会怀疑自己是在做梦。

    “妈妈,你怎么会这这里?”

    崔长桦走上前,伸手搭在两人的肩膀上。“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所以当然要在一起。”

    白雪梅推开崔长桦让人恶心的手,“你离我们远一点。”

    “好,就让你们母女先叙叙旧,其他的晚点再说。不急,我现在有的是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