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招惹美女上司之后:底牌 > 第2420章 狡黠地看了我一眼
    “呵呵……我觉得你应该是这么想的,但是,我还是不敢确定你不会受外界因素影响,于是,我就不发表任何意见,我就看你怎么选择……”柳月笑着:“其实,换了我是你,我也会这么选择……”

    “可是,如果我要是选择了市委宣传部,你会怎么样?你不欢迎?”我反问柳月。

    “这个……”柳月顿了下,狡黠地看了我一眼,笑了:“各有利弊吧,你要来市委宣传部,我当然欢迎,我哪里敢不欢迎呢……”

    我嘿嘿笑了:“说不定以后我还会调到宣传部去的……”

    “呵呵……”柳月笑了:“说不定?以后?以后的事情谁也不知道,把握今天才是最重要的……说不定,以后,我还会调到报社去呢,呵呵……”

    我一怔,随即来了精神:“真的啊,你什么时候调到报社?”

    “哈哈……我是假设呢,你当什么真啊!”柳月哈哈笑起来:“我怎么会知道,假设而已……”

    “呵呵……有理想就会有梦想,有梦想就会有明天……”我笑着:“你要是回报社,我就不走了,哈哈……我等你来做大领导……”

    “嘻嘻……为什么不走了?你该走的还是要走啊,怎么能因为我不进步了呢?”柳月说。

    “谁说留在报社就是不进步了?”我反问柳月。

    “哦……呵呵,也是,也是……”柳月顿了下,笑起来。

    这时,老三开门进来喊我:“有客人吃完了,要开始离开了,你和晴儿要到门口送客人的……”

    “好的!”我站起来。

    这时,陈静也过来了:“哎——柳姐,走,新闻部的伙计们还是要你过去,你再去坐一会吧……”

    “呵呵……好的……”柳月端起酒杯站起来:“去到要保护我,不许让我多喝哈……”

    “是,遵命,领导!”陈静笑嘻嘻地拉着柳月去了。

    柳月和陈静刚走,杨哥走过来,看着我:“小江,柳月在房间里吗?”

    “哦……杨哥,她不在啊,不知去了哪里了!”我说。

    “哦……呵呵……好的,你们去忙!”杨哥看了看我和老三,又回了自己房间。

    老三站在旁边,看着我和杨哥对话,不做声,用疑惑的眼神打量我。

    杨哥走后,老三对我说:“老五,怎么了?你对这个杨部长有情绪?”

    “狗屁情绪!”我瞪了老三一眼:“不该你问的你别问,不该你管的你别管……”

    “靠——翅膀硬了,不服我管了……”老三哼了一声:“好吧,我不管了,你成家了,有人管你了……不过,我还是想提醒你……”

    “闭嘴,不要提醒我!”我打断老三的话:“今天我双喜临门,你别给我弄骚事啊……”

    “我日……好吧,我闭嘴了,不说了……”老三跟随我身后,去了宾馆门口。

    晴儿和兰姐正站在那里,送别客人。

    很快,客人走的差不多了,包括宋明正和杨哥,还有新闻部的同事们。

    晴儿的一帮女同学没走,和晴儿坐在酒店大厅休息室里热火朝天的聊天。

    也难怪,毕业后都很久不见了,大家一般见面也就是在同学们结婚喝喜酒的时候。

    老三也和我们班的另一帮哥儿们在休息室的另一个角落高谈阔论着,不时挥舞着他并不强壮的臂膀。

    兰姐和陈静秦娟开始忙着和宾馆服务人员善后事宜。

    宋明正和杨哥一起走出的宾馆,两人都喝了不少,满面红光。

    在酒店门口,宋明正握住我的手:“兄弟,你狠抓面子啊,杨部长都专门来喝你的喜酒……”

    宋明正一直不知道杨哥和我的特殊关系。我一直这么认为。

    而杨哥也显然不想让宋明正知道这一点,笑着说:“许老师是我的英语老师,尊师重教,老师结婚,来喝喜酒是自然的,再说,我和小江又不是生人……”

    杨哥说的自然而合理。

    宋明正点点头:“对,对,不过,我可不是只因为小许是我老师啊,我和小江是兄弟般的感情啊,小江可是我闺女的救命恩人,是我工作的重要帮手,给我帮过大忙的……”

    “呵呵……是的,是的……”杨哥矜持地笑着,眼神边不停往宾馆其他角落看。

    而宋明正的眼神也没有停止四处打转。

    在没有任何收获之后,宋明正和杨哥微笑着携手共同离去,说是去找地方喝茶。

    今天的喜宴很顺利,而且,我还收获了一份柳月带给我的大礼,我竟然神奇地复职了,老子又回来了,老子的临时工身份没了,老子又是堂堂新闻部副主任了,又是堂堂国家干部了,又吃上国库粮了。

    而这一切,是因为柳月,是柳月的功劳,如果没有柳月,我绝对是死定了,是绝对不可能死而复生的,这个世界,没有第二个人会愿意为我而且有能力能做到这一切。

    我感恩柳月。

    送走最后一波客人,没见到柳月,我往餐厅走廊里走,走进我们吃饭的房间。

    柳月正在房间里,正在接听电话。

    柳月本来醉意朦胧的红润脸庞这会突然变得极度惨白,嘴唇发青,眼色惊慌而恐惧,身体颤抖,拿着大哥大的手在不停哆嗦。

    怎么了?我的心里吃了一惊,,忙过去,顺手关上门。

    我进来的时候,柳月刚好打完电话,浑身哆嗦着。

    “出什么事了?”我忙问柳月。

    柳月抬起头,看着我,眼角里突然迸出泪花:“刚才我接到老家苍南的电话,我同学上后山去干活,偶然发现……发现……”

    “发现什么?”我急问。

    “发现……发现我弟弟的坟墓被人铲平了……”柳月突然捂住脸,声音压抑地哽咽起来:“为什么?是谁干的,为什么要铲平我弟弟的坟墓啊……让我弟弟在另一个世界也不得安生……为什么啊……”

    “老天……”我松了口气,原来是因为这事。

    “我的命为什么这么苦,我到底做了什么孽啊,上天要惩罚我,要惩罚我的家人,我的弟弟何罪之有,要遭受这样的悲惨境遇……”柳月哭泣着,很伤心。

    我看着柳月哭哭啼啼的样子,心里疼坏了,想哭又直想乐,实在忍不住了,我决定把真相告诉柳月。

    “柳月,别哭,”我安慰柳月:“你忘记了,你以前经常告诫我,坏事和好事是可以转化的,这件事,也未必就是坏事呢?”

    “你……你什么意思?”柳月看着我,泪水布满了脸庞。

    我笑眯眯递过纸巾给柳月:“先擦擦脸,我再和你说!”

    柳月接过纸巾,擦干脸,然后看着我,满脸疑惑和不解:“你说的什么啊,我怎么一点也不明白,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就是,坏事可以变好事,而且,这本来就不是什么坏事!”我说。

    “你发烧烧糊了?开什么玩笑啊!”柳月站起来看着我:“我不明白你说的都是些什么!”

    “好吧,我来告诉你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刚说出这句话,这时,老三在外面走廊喊我:“江峰,老五,有电话找你……”

    “等下,柳月,我回来告诉你一件事,一件让你震撼让你惊喜的惊天动地的大事情……”我抛下这句话,来不及继续和柳月说,忙跑出去。

    老三正在走廊逛游,见我来了,忙把电话递给我:“我靠,你猜是谁打电话找你的,是柳建国!这小子不知在哪里给你打的电话……”

    说完,老三又去和我的那帮同学侃大山去了。

    啊——柳建国!我的天啊,柳建国!我心里猛烈震动,喜出望外,忙接过电话,对着话筒激动地喊道:“柳建国,建国兄,你在哪里?在哪里?”

    “我刚到江海,现在就在你结婚的酒店对过的公用电话亭!”电话里传来柳建国那熟悉而沧桑的声音。

    我一听,脑袋轰地一声,浑身的血直往上涌,心都快要跳出嗓子眼。

    “建国兄,你过来,你快过来,到酒店来,快!”我对着电话激动地说着,边快速往酒店门口走。

    我的大脑几乎不能承受如此之重的喜悦。

    我担心柳月马上也将不能承受如此之重的悲喜交集。

    生活啊,为何要这样沉重?生命啊,为何要这样的刺激!

    我喜极欲狂,几乎不能自已,受不了了!

    站在酒店门口,我的身体不由自主也开始剧烈颤抖,和我的心一起。

    我激动地站在酒店门口,急不可待地等待柳建国的出现。

    自从那次柳建国匆匆而别,好几个月不见柳建国了,他现在还好吗?

    我站在酒店门口,伸长脖子直直地看着马路对过。

    可是,我却没有看见柳建国的影子,等了一会儿,也没有看见柳建国出现在酒店门口。

    我躁动不安地在酒店门口走来走去。

    “江兄弟……”正在这时,我却听见身后传来一个声音。

    我猛然回头,一看,是柳建国,柳建国正站在我身后,笑嘻嘻地看着我。

    几个月不见,柳建国黑了,瘦了,脸上的棱角更加明显了,头发有些长,有些蓬乱,穿着一件半旧不新的军大衣,毛领竖起来,一只手将略显肥大的军大衣紧裹着,仿佛是外面的严寒还让他有些发冷。

    见我用意外的眼光看着他,柳建国说:“坐了一天一夜的长途车,刚下车就来了,先去了老三的广告公司,听说你今天和许老师结婚,我就赶过来了,也没来得及整理一下……我怕酒店门口保安把我当成要饭的赶喜的,就从后门进来了……”

    我没有理会柳建国的话,慢慢走近柳建国,突然就扑上去,抱住了柳建国:“建国兄……”

    我刚喊出这3个字,嗓子就噎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