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招惹美女上司之后:底牌 > 第2681章 浑浑噩噩过吧
    柳月的眼神黯淡了一下,接着说:“我不知道什么是开心,也不知道什么是不开心,浑浑噩噩过吧!”

    我说:“昨天晚上,我很生气王巧玲和黄莺的作为,也很为小许的话难堪……”

    柳月转脸看着江面,沉默了,一会儿说:“嘴巴长在各人的脸上,人家心里想什么,说什么,是无法阻拦的,昨天,其实,开始我也很生气,很憋屈,我发了那么一通言论,昨晚我几乎没有睡觉,可是,现在,我没事了,我想通了,人生啊,就像这滔滔江水,随波逐流吧,不管中间怎么蜿蜒曲折,最后仍然还是要归结到大海里去。

    “不管人生怎么折腾,最后的结局还不都是一样,活得那么累,干嘛啊,还是随它去吧……昨晚,我其实最担心的不是她们怎么指责斥骂我,而是怕你的火爆脾气上来,一发作,弄的不好收场……毕竟,大家还都是朋友,为了我,没必要……”

    我心里有些难过,看着柳月苍白的脸颊,说:“我知道你心里的感受,我昨晚也几乎没有睡着……我想了一夜……”

    柳月叹了口气:“唉……不要这样,不要担心我,我会很好的,我现在已经好了,你看,是不是?”说着,柳月冲我笑了笑。

    我说:“你的笑很牵强!”

    “是吗?我觉得很自然很正常啊!”柳月依然努力笑着。

    我说:“在我面前,你不要再遮掩了,我看得懂你的心,我不想让你在我面前还这么累!”

    柳月深深地看了我一眼,收敛了笑容,默默地低下头,一会儿又叹息了一声:“讲话干嘛这么直白,就不能给我留点面子!”

    我说:“没必要,我希望你在我面前表现出真实的自己,就是你遮掩,我也能看透!我知道你现在心里很难很难……”

    柳月抬起头,看着我,伸手轻轻捋了捋头发,轻声说:“唉……做人难,做一个女人更难……”

    我紧紧咬住嘴唇,看着柳月。

    柳月垂下眼皮,轻声说:“我知道,我很多时候是在为别人活着,我战战兢兢地看着别人的眼色,生怕越雷池一步引来万劫不复的灾难和后果,我活的甚至没有了灵魂和肉体……

    “这其实不是我的个性,不是原来的我,我其实很想为自己活着,活出一个精彩的自我,可是,我终归是做不到,我努力挣扎着想让自己的精神毁灭,但是,有些东西却始终无法挥去,就好像是如影相随的心魔……

    “我从来不想去伤害任何人,我现在没有任何想法,只想让自己安静平静地走完这一生,可是,即使这个简单的愿望,我也难以实现,从有些不可预知的东西出现,总有些叵测的干扰出现……

    “为了我心里的安宁和归宿,我可以忍让,可以屈就,可以顺从,可以憋闷,但是,我换来的是什么呢?是一步步的紧逼,是得寸进尺的压迫,还有,那些从天而降的莫名其妙的污水和叱责,那些不明就里的诬陷和暗算……唉,做人难啊,真累……”

    我心里愈发苦涩,说:“我知道你心里是很难很苦啊,我知道你一直在容忍着小许,你一直在让着她,可是,她自己浑然不觉,愈发一步一步……”

    柳月说:“你不要这么说,我不是在让着她,我是在弥补自己对她的愧疚,我对不住她在先,我这是应该得到的报应,我现在,对你和小许,没有别的想法,就希望你们能好好地在一起,希望你能开开心心地工作生活,能看到你们的幸福,能看到你的快乐,我就知足了……

    “至于王巧玲和黄莺,她们对我如何,我是不会放在心上的,她们是自己对自己不自信,心里发虚,才会转嫁于我,为自己找一个合适的借口和理由,自己的幸福,最终还要自己去努力,去争取,世上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

    我掏出一支烟点着,默默地吸了几口,看着江水发呆。

    柳月站在我身边,说:“这事不要多想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随它去吧,想多了也无益,我自己的生活,我会安排好的……或许,我真的该为自己活着了,我得有自己的活法了……人生就这么短短几十年,过去的,永远也不会再回来,凡事都有一个度,能忍的,该忍的,我去忍,不能忍的,不该忍的,我或许应该去直面,去抗争……

    “我发现自己活得越来越没有自己的个性了,我的性格,我的本性,其实不是现在这个样子的,生活改变了我,现实改变了我,我活得越来越没有自己了……

    “人生的路上,虽然习惯了一个人寻找,有时跌跌撞撞,有时磕磕绊绊,但我执着的心从未曾改变过,无论怎样的决定,相聚还是分离,无论怎样的我,流泪还是大笑,都是真实的我。我承受我该承受的,无论好的还是坏的,只要我下定决心,每一个决定,都意味着一个转折,我有我的选择,我走我的路…”

    我说:“是的,你应该这样!”

    柳月凄然一笑:“说归说,做归做,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啊!”

    我说:“我了解你,只要你想做的,你就会做到!”

    柳月苦笑:“我会努力去做到的,但是,也未必都能做好!”

    我说:“你在我眼里,任何时候都是一个成功者,没有任何事情能把你击垮!”

    柳月说:“那是你在看我,我最了解我自己,我没有你想象的那般坚强和坚韧!”

    我说:“这是我的希望!”

    柳月点点头:“我明白,我理解,我懂的……人生总是这样矛盾和纠葛,小时候,我希望自己快点长大,长大了,却发现遗失了童年;单身时,开始羡慕家庭的甜蜜和幸福,当真正拥有时,却又怀念单身时的自由。

    “很多事物,没有得到时总觉得美好,得到之后才开始明白:我们得到的同时也在失去。到如今,我知道我失去了什么,却不知道我得到了什么……我们一生当中,并不可能只爱一个人,但往往有一个人让你笑得最甜,让你痛得最深,往往有一处美丽的伤口,成为你身体上不能愈合的一部分!”

    柳月的话击中了我的心坎,我的心起落不停,忽远忽近,空荡飘渺起来……

    柳月又说:“我一直在让自己学会低调,我知道取舍间,必有得失。我知道做自己的决定,就要准备好承担后果。我明白,在慎言,独立,学会妥协的同时,也要坚持自己的底线。我清楚,付出并不一定有结果。我不识提醒自己,过去的事情可以不忘记,但一定要放下。我不断鼓励自己,要快乐,要坚韧,要温暖,给予真诚……”

    我点了点头:“嗯……你能这么想,我很高兴,我不想看到你的忧郁和苦楚,我想看到你发自心里的快乐和轻松,我知道你今天心里不会痛快,所以,我就来找你了……”

    柳月笑了,显得很开心的样子:“那么,你现在心里是否舒畅了呢?”

    我说:“你呢?”

    柳月说:“和你说了这么一会儿话,好了,呵呵……我很好了……”

    我说:“你好了,我就好了!”

    柳月呵呵笑着:“有时候,同样的一件事情,我们可以去安慰别人,却说服不了自己。-其实呀,每个人,在困惑苦闷的时候,都需要身边有朋友能够开解一下自己,其实,并非我们不懂得那些道理,只是我们特别需要听到别人把它再复述出来,以来验证和坚定那些道理的合理性,呵呵……好了,不说这个了,开心点,来,我打个水漂给你看……”

    说着,柳月弯腰捡起一个石片,用力往江面扔去,嘴里开始数着:“一、二……哎——就只有两个啊……你来,你打一个我看看……”

    我捡起一个石片,摆好姿势,用力往江面近似于平行的角度扔出去,石片在水上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在江面上点出一个又一个波点。

    柳月嘴里念叨着:“一、二、三……七、八、九……哈哈,九个啊,你好厉害……你真棒!”

    听到柳月表扬我,看着柳月欢快的神态,我心里感到了一阵温馨和宽慰。

    接着,柳月和我在江边继续打水漂玩,轮流打水漂,柳月的额头冒出了细汗,但是眼里的神情很愉快。

    玩累了,我和柳月坐在江边的草地上,静静地看着江水流淌,看着江里的小船在漂流,谁都不做声。

    此时无声胜有声,我突然有了一种久违的感觉,这感觉是什么,我说不出。

    我和柳月距离很近,但是身体没有任何接触,微风吹来,我闻到了柳月身体上那熟悉的味道,心里一阵猛跳,不禁有些心神荡漾。

    一会儿,定了定神,我转移自己的思绪,和柳月说起了陈静今天告诉我关于龚局长和她爸爸的事情,当然,我记得对陈静的诺言,没有提刘飞的事情。

    柳月听完,神情淡然:“这种事,在官场司空见惯,这还是小事,官场里更凶险的事情多着呢,官场的险恶不是其他行业可以比拟的!你现在应该说还没有真正涉足官场,或者可以说是在官场的边缘,等你真正涉足了,你会发现,官场里暗流涌动,阴云密布,厮杀博弈不休,很多都是你死我活的斗争……”

    我说:“混官场,看来是要练就一阵厚脸皮、黑心肠的本领,我现在功夫确实还不到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