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乡野鬼故事 > 449.第449章 野菊花(7)
    郑凤叶泪眼模糊地看了一眼“野桃花”。 “我真不想再提起那件往事啊!提起来只是在伤口上撒盐!会更痛呀!

    “只有痛过才会知道珍惜!所以我劝你不要怕痛,要把它说出来,心里或许会好受一些,而且现在做你忠实的听众的是你女儿,又不是外人,你还担心什么呢?”“野桃花”说。

    郑凤叶:“是呀!……对你我还有什么值得隐瞒的!我就给直说了吧!”

    “对!……这样才是对的!”“野桃花”说。

    郑凤叶:“你知道你为什么没见过你爹吗?”

    “野桃花”看着郑凤叶,摇了要头。

    郑凤叶:“你爹为了养活我们娘三,经常在山里打柴,然后挑到三十公里外的小集市上去卖。换一点油盐,我们才得以生活。”

    “那我爹也不至于不让我们见他呀?”“野桃花”说。

    郑凤叶:“你爹他用心良苦呀!他不是不让你们见他,他的苦衷又有谁能理解呢?他只能躲的远远的,偷偷地看看你们!”

    “你把我说糊涂了!我爹他为什么要躲的远远的看我们呢?”“野桃花”不解地问。

    郑凤叶:“因为他怕你们害怕,担心吓着你们!”

    “是我们的爹,我们怕什么呢?”“野桃花”说。

    郑凤叶:“哎!……你爹有一天上山砍柴,碰到的恶狼,足足有十三条恶狼围着你爹,那是想活活吃了你爹。”

    “啊!……我也遇到过!……不!我说错了,我看到过狼。”“野桃花”说。

    郑凤叶:“你爹当时奋力和恶狼拼搏,无奈寡不敌众,恶狼把你爹的胳膊、腿全咬吃了,而且还咬得面目全非。你爹用尽最后一点力气滚到了山崖下面,掉入了三母河,才得以保命。但是,他却成了人棍。”

    “听你话的意思,我爹还没有死,那他在哪呢?我要见见他!”“野桃花”急切地说。

    郑凤叶:“他死了!他死得值得,人是为了救你们才死的!”

    “你骗人!……他都成人棍了还能救我们吗?”“野桃花”不相信郑凤叶的话。

    郑凤叶:“我没有骗你!你爹的确是为了救你们才死的!”

    “那你详细雨地说说给我听听,也证明一下你没有骗我!”“野桃花”说。

    郑凤叶:“你爹成为人棍后,不能行走,而又面目全非,只有一只眼睛能模糊地看到东西。他怕你们害怕,让我把他放在屋后的柴禾堆里,只留一点能吸吸的缝隙。有一天,有一只黑猩猩下山来了,看到你和你姐姐,动了邪念,想抢奸你们两姐妹。那只黑猩猩也躲在屋后的柴禾堆旁边,看着你们姐妹两流着长长的口水,想等待时机行动。”

    “啊!……黑猩猩?会有这事?后来怎么样了?”“野桃花”说。

    郑凤叶:“你爹发现它的企图后,不顾一切地从柴禾堆里滚了出来,用嘴死死地咬着黑猩猩地腿。黑猩猩疼痛难忍,双手掐着你爹的喉咙,活活地把你爹给掐死了。黑猩猩疼痛的难受,就没有了再抢奸你姐妹两的心思,用一只脚两条胳膊跑进了深山。你姐妹两个这才得以安然无恙。”

    “黑猩猩呐!……黑猩猩!原来你对我有杀父之仇!我算是瞎了眼,还对你那么好!”“野桃花”咬着牙说。

    郑凤叶奇怪地看着“野桃花”.“桃花!……你说什么呢?难道你见过黑猩猩。”

    “野桃花”回过神来。“没!……我可是从来没有见过什么黑猩猩!”

    “桃花!……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妈妈?”郑凤叶说。

    “野桃花”:“没!……我哪会有什么事瞒着你呢!我只是狠黑猩猩而已,是它让我没有了爹,这仇我一定要报。”

    “报仇?……算了吧桃花,我可是没有想过要报仇。只要它黑猩猩不再骚扰我们,能让我们母子平安地活下去,我就烧高香了。何况你姐姐也没了,现在只有我们母子两相依为命了。”郑凤叶说。

    “野桃花”:“我姐姐没有就没有了,这仇我一定要报。”“野桃花”咬着牙,脸上满是仇恨。

    “桃花!……你充其量只是一个小女孩,千万不要提报仇的事呀!那无疑就是飞蛾扑火、以蛋击石,纯属自取灭亡。妈妈在这个时候说什么也不能没有你呀!乖孩子!听妈妈的话,不要再说报仇的事好吗?”郑凤叶近乎乞求地说。

    “野桃花”:“报仇这事你不要管,我自会有我的一套方法,大不了鱼死网破!”

    郑凤叶听了“野桃花”这句话有一些害怕。她上前准备去抱住“野桃花”,被“野桃花”用右手给推开了,力量之大,令郑凤叶倍感意外。

    “桃花……我们先把报仇的事放一放。我现在想知道你的力量为什么这么大呢?”郑凤叶疑惑的问。

    “野桃花”看了郑凤叶一眼。并没有正面回答郑凤叶的话,而是把头转向饭桌。“妈妈!……饭菜都凉了,你还吃不吃?你要是不吃的话,我就收拾了。收拾完了,估计天也就亮了,我还要回家呢!”

    “傻孩子!……哪还有家回哟!我们的家已经被洪水冲倒了,我们只好在此茅草屋暂避一时了。”郑凤叶说。

    “野桃花”:“你就安心地住在这里吧!这以后就是你的家。可是我不行,我有另外的家,我晚上来陪你,白天要回家。”

    “桃花!……你把妈妈给说糊涂了。你昏迷一天一夜,怎么说起话妈妈越来越不懂了呢?妈妈的家不就是你的家吗?你哪还有什么家呢?再说了,这茅草屋也不是我们的,我们不能长期占用。终究我还是会建一个属于我们娘两的家的。”郑凤叶说。

    “野桃花”:“你慢慢就会知道的,我现在不想给你说,害怕吓着你。”

    “害怕吓着我?桃花!……妈妈也这这么大岁数的人了,什么事情没有见过,又有什么事情能吓着我,你不妨说给妈妈听听!”郑凤叶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