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闪婚情深:神秘老公宠上天 > 第三百四十四章 我们回去吧
    “你没长眼睛啊!”阮思思脚步一错,急忙躲开。抬头就骂了出去,抬手护着腹部一脸的怒气。

    “对不起,对不起。”男人抬起头急忙道歉,正是先前与安雅琪接头的人。可能是事发突然,开口的声音就成了原本的音调。声音有些熟悉,却一时间想不起来在哪里听到过。

    “需不需要带你去医院?”也许是意识到自己的声音暴露,男人停顿了一下才再次开口。声音就又变成了之前的模样,像是没有过改变。

    “怎么了?”安雅琪在里面也瞧见了门口的争执,眉头一皱就走了出来。一把扶住阮思思,看着男人的目光带着鄙夷。

    “他撞到我了!”阮思思有多重视这一胎,也是有目共睹的事情。别说这个人是真撞到她了,恐怕就算是挡了道也会引发她的怒火。

    “好了,不是没事吗?”安雅琪无奈的拽了把阮思思,附身在她耳边低语“你想把事情闹大,让所有人都知道你和我见过面吗?”

    原本还在生气的阮思思,瞬间就没了声息。只是脸上的神色依旧不怎么好,冷冷瞥了眼男人,转身就走进了咖啡店。周围看热闹的人群见没有热闹可看,便也都散了。

    安雅琪也瞧了眼男人,冷哼了一声也转身离开。那样子就像是两个人根本就不认识一样,行事没有半点的痕迹。

    “你刚才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不帮着我?”阮思思依旧很是生气,抬头瞧着刚刚坐下的安雅琪。视线直直落进她的眼睛里,质问的姿态摆的十足。

    “行了吧,你!闹什么闹?”安雅琪却根本就不搭理她,视线落在窗外神色间也满是阴霾“还嫌自己的事情不够多吗?哪有时间让你浪费!”

    阮思思撇了撇嘴不再说什么,拿起手边的咖啡放置在嘴边。只是还没喝上,就一把将被子扔了出去。转身就扒着桌子干呕起来,脸上的五官都皱在了一起,模样十分的痛苦。

    饶是安雅琪反应迅速,也躲避不及被溅了一身。原本宽松的裙子顿时黏在身上,显露出微微凸起的小腹。来不及责怪阮思思,安雅琪急忙拿起一边的包包,堵在了肚子前面。

    看着阮思思的目光带着阴毒,那样子像是恨不得将人给生吞活剥了一般。猛然站起身抓起一旁的外套,快速的穿上遮挡住自己的肚子。

    “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咬牙切齿的说了这么一句,安雅琪也没了心情在继续下去。转身就离开,没有半刻的停留。

    阮思思还在不舒服着,生理泪水都流了下来。好不容易缓了下来,一抬头对面却没了安雅琪的身影。眨了眨眼睛,看着洒了一桌子的咖啡,脸上的表情带着疑惑。

    人呢?怎么不见了?

    “怎么样?”而在此时的靳彦辰端坐在办公桌后,背对着来人视线落在窗外。

    “查到了。”叶皖笙开口,语气带着些怪异。伸手将身后的东西递了过去,嘴角的笑容有些看戏的成分在内。

    “似乎在你不知道的时候,就要喜当爹了。”叶皖笙开玩笑的开口,手里的照片惊鸿一瞥见,能瞧见安雅琪的身影。

    “是吗?”靳彦辰却没有半点的惊讶,挑了挑眉抬手结果照片。视线落在照片上,目光凌厉无比。

    只见照片上的人物,正是方才与阮思思见面的安雅琪。照片中的正是她被泼了咖啡的那一幕,微微凸起的小腹十分的显眼。很明显,安雅琪怀孕了。

    “怎么你这么淡定?”叶皖笙瞧着靳彦辰没有半分意外的模样,倒是有些惊讶。他可是还记得一个月前,自己被叫去的时候,靳彦辰震怒的模样。

    怎么这会儿倒是这么镇定了?

    “是不是我的还不一定,一切都要等到,生下来才知道。”靳彦辰眯了眯眼眸,目光突然被照片边缘,穿着一身风衣的人吸引。

    这人显然是精心装扮过的样子,但是身形上却依旧有些熟悉。不过出现在这儿不是也太奇怪了吗?怎么会这么巧?

    “去查查这个人。”抬手指着只拍到了个背影的人,靳彦辰眸子里的精光闪烁。直觉告诉他这个人不简单,或许对于他的计划有着意想不到的作用,也说不定。

    “你倒是会给我找事!”叶皖笙一接到手里,就皱起了眉头“着明显就是乔装打扮过得,并且还只有一个背影。这洛城不大不小也是一个市,你让我找到哪年哪月呢?”

    靳彦辰却不在搭理叶皖笙的碎碎念,唇角弯起一抹浅浅的弧度。视线再次落到了窗外,眼眸中闪烁着亮晶晶的光芒,似乎是想到了什么。

    寒寒,你现在在哪儿?过得好不好?

    现如今他所有的布局都安排妥当,就只等着那个人现身。一切都在接近尘埃落定的时刻,只等着水落石出,他就要去迎接他爱的那个女人。

    寒寒,你要等着我!

    另一边的阮惜寒头上戴着太阳帽,被靳鸿飞牵着走到了一处安静的沙滩。两人席地而坐,脚趾尖就能触碰到海水。温凉的温度恰到好处,让全身心都跟着舒缓起来。

    “怎么样?美吗?”自从那天两个人之间探讨过那个话题之后,之间的气氛就有些奇怪。之前一直热烈上升的气氛,戛然而止停在了一个尴尬的地位。

    靳鸿飞看了眼阮惜寒开口,两人眼前是宽阔的海面。一眼望去见不到尽头,天边的地方像是连在了一起,分不清天和地。

    “恩。”阮惜寒缓缓点头,视线中的愉悦可以清晰的看见。索性往后一躺,整个人摊在了沙滩上。

    视线一下子开阔起来,碧蓝如洗的天空就整个进入视野。有多多洁白的云朵飘飘荡荡,像是漫无目的的旅行。就像是她这一次完全没再计划中的行程,开始的草率结束的突然。

    “我们回家吧!”

    阮惜寒突兀的开口,声音轻轻浅浅却足够身边的人听得清晰。靳鸿飞愣了愣视线落在阮惜寒身上,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我说,我们回家吧!”阮惜寒转头看向靳鸿飞,眸子里的笑意浓重“大海我看过了。但是我想让孩子,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她妈妈生活着的地方。”

    “更何况,我妈妈还在那里。我想在第一时间,让孩子见见她的姥姥,让我妈妈能见见自己的孙子。”阮惜寒说这些话的时候,唇角的笑容始终没有落下。

    脸上的神情认真,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只是靳鸿飞一时之间,还没回过神。呆呆的瞧着阮惜寒,似乎没有听懂她的意思。

    “靳鸿飞,我们回家吧!我想在洛城生产。”阮惜寒深吸了一口气,起身拍了拍靳鸿飞的肩膀。随即小心翼翼的站起身就往回走,没有再搭理靳鸿飞一下。

    回家?靳鸿飞愣愣的看着阮惜寒的背影,唇角显现出一抹苦涩的笑意。看来他的计划是要泡汤了。

    像是一场告别仪式,靳鸿飞最初想要带着阮惜寒旅行的目的,就像是一场与之告别的仪式。像是在告别他们之间的那段过往,此行的目的最初的目的也只不过是,想要个美好回忆罢了。

    只是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就突然变了心意。他突然觉得,如果可以这样把阮惜寒拐走,一起浪迹到天涯海角也是很不错的主意。于是他带着她来看海……

    只是现在看来,这个计划似乎也行不通了。

    眼底闪过一丝懊恼,靳鸿飞倒是没有生气的意思。他原本也不是这个目的,既然做不成也不会损失什么。只是有点可惜罢了,回到洛城……两个人大概再也不会有这样的时候了吧!

    脑海里想起阮思思的面孔来,靳鸿飞眼眸暗了暗。心里有个地方微动,突然也很想回家。

    不知道她怎么样了,肚子里的那个还好不好?

    靳鸿飞像是突然开了窍,猛然觉得自己之前的行为太过过分,那个是自己一同生活了三年的妻子,肚子里是自己的亲骨肉。他竟然想不起来,自己怎么能做到那么狠心。

    完全就是个渣渣!

    唇角显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