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权宠天下 > 第335章 我祖父做的
    宇文皓说:“好,本王答应你。”

    “你用元卿凌的性命起誓!”褚明翠不信。

    宇文皓脸上神情淡漠,“本王以楚王妃的性命起誓,你死的时候,本王会在你的身边。”

    褚明翠轻轻地舒了一口气,“我信你最后这一次。”

    她双手支地,努力地靠前,那猩红的血痕如斑驳的城墙裂缝,毫无规则地蜿蜒着,在微弱光芒的映照下,显得特别的恐怖。

    “是我祖父!”她用力,在他耳边说出了四个字。

    说完,她沉沉地叹了一口气,悲怨地看着他。

    宇文皓唇瓣一勾,冷峻一笑,“本王也想到是他,除他之外,谁能有这般周密的计划?”

    “是啊,除了他,谁能把一切都掌控在手里呢?”褚明翠眼底茫然,“其实,他是想连我也杀了吧?当初说好的,他会留我一命,只要元卿凌死,他会帮我撇清一切,我依旧是首辅府的大小姐,可事实上,那些人最终肯定会连我也杀了,如果你们不来,我也是会死在船上的。”

    “首辅真狠心。”宇文皓说。

    褚明翠眼底悲愤,“是啊,真狠心,他就这样杀了我的母亲,我恨他入骨,却无可奈何。”

    宇文皓问道:“那些山贼,也是他找的?”

    “是的。”褚明翠说。

    “他怎么会认识那些山贼流寇?”

    褚明翠正兀自怔怔,便下意识地道:“自然,他曾带兵剿匪,匪徒流窜何处,他心里有数。”

    宇文皓看着她,“他曾带兵剿匪?”

    褚明翠抬起头看他,“他是这样说的,自然不会是他亲自带兵,只是他下的命令罢了。”

    宇文皓道:“剿匪?你说的是纪王吗?”

    她看着他,笑了起来,“你怀疑纪王?不是纪王。”

    “不是老大!”宇文皓眸子漆黑如穹苍,“他大喜日子在即,自然不是他。”

    褚明翠幽幽地道:“我知道你肯定也恨极了我祖父,你只管放心,到了堂前会审,我会如实招他出来,叫你为那女人报仇。”

    宇文皓说:“是谁跟你说,会有堂前会审?”

    父皇的旨意,下到京兆府不到一个时辰,她却知道了。

    “没有么?”褚明翠怔了怔,“我以为这么大的案子,必定不能叫京兆府一堂主审。”

    宇文皓道:“是的,确实圣旨下来,叫刑部协同京兆府会审,不过,既然你已经招供,就不必再上堂了。”

    褚明翠看着他,静静地道:“也好。”

    宇文皓慢慢地伸出手,握住了她的手腕。

    她眸子一喜,颤声道:“皓哥哥。”

    宇文皓垂下眸子,敛住眼底的萧杀之意,温柔地道:“闭上眼睛。”

    “皓哥哥,你还是忘不了我……”她的尾音倏然带着莫大的骇然,“你……”

    内力徐徐地传了过去,她手腕的伤口裂开,血液飞溅出来。

    他站起来,退后一步,看着她惊恐慌乱的脸,她用手去捂住手腕,想止住出血,但是,只是徒劳。

    光芒被宇文皓的身影遮蔽,他整个人藏在黑暗里,声音冰冷,“你放心地死,本王说过,你死的时候,本王会在这里陪着你,本王绝不食言,也多谢你的配合,招出了幕后之人。”

    褚明翠全身发抖,迅速的失血让她浑身冰冷,恐惧像千万虫子般注入蚕食她的心,四肢百骸都因此而颤抖,“皓哥哥,救我……”

    她伸出满是鲜血的手,又慢慢地沉下去,她睁大眼睛,瞳孔在慢慢地放大,里头,灌满了恐惧与绝望。

    宇文皓就这样静静地看着,神色岿然不动。

    他才轻声道:“你用你祖父混淆视线,可本王也识穿了,本王对他已有防备,你也休想他能为你杀了元卿凌。”

    在她断气之前,宇文皓忽然俯身,在她耳边低语了一个名字。

    褚明翠瞪大眼睛,用力地抽搐了身子,喉咙里发出一声低吼,整个人绷紧,眼底充满了狂怒与悲愤。

    褚明翠死不瞑目。

    暗红色的锦袍扫过大牢的铁柱,宇文皓脸上是淡漠而清冷之色,消失而去。

    下午的刑部会审取消,因为牢中狱卒长来报,说褚明翠自尽,已经死了。

    关键人物都死了,那两名山贼的供词又没有特别的指向性,是以,不需要再会审,所有的罪名,皆由褚明翠一力承担。

    两名苦力,因伙同杀人及掳走楚王妃,判斩首之刑。

    宇文皓命府丞暗中去调查,今日谁去过大牢,见过褚明翠。

    府丞调查之后,回报道:“是孙捕头。”

    宇文皓神色淡淡,“此事不必声张,你只当无事便好。”

    府丞问道:“大人,那褚明翠的招供……”

    “撕掉吧。”今日问话之时,府丞便在隔壁牢室里头纪录。

    “但是,她招出了褚首辅……”府丞犹豫了一下。

    “不是褚首辅。”

    府丞一怔,“王爷心里有数?”

    “是纪王!”宇文皓看着他,“那孙捕头,昔日便得过纪王的恩。”

    府丞大吃一惊,“竟然是纪王殿下?”

    宇文皓愤怒,“可惜,本王并无实证,只能先饶过他这一次。”

    府丞看着他,“可王爷今日在牢中,似乎对褚明翠说过,并非是纪王。”

    “那不过是试探之言。”宇文皓道。

    府丞点头,“原来如此。”

    “你下去吧,此案完结,不得再提。”宇文皓道。

    府丞拱手下去。

    宇文皓盯着他的背影,眸子冷寒。

    他收回眸子,对汤阳道:“派个人盯着府丞。”

    汤阳并未跟着到牢狱里去,所以并不知道到底问话的过程,方才王爷说是纪王,叫他有些意外。

    “不是纪王,是吗?”汤阳问道。

    “不是!”宇文皓手指捏着一块墨砚,指尖发白,墨瞳散发着阵阵的寒气,“最开始,本王也以为是老大。”

    汤阳道:“纪王若要害王妃,不需要如此,且他好事在即,没必要这样给自己倒台,就算要王妃死,他也总有旁的法子,不需要闹这么大,对他没好处。”

    “他,揣测不了皇祖父的心思,他也不了解鬼影卫,这局,他布不来,而且,此人是临时找上褚明翠的,褚明翠本不是这样打算,她原先只想先离间本王与老七的兄弟情,你前后细想便知道。”宇文皓道。

    汤阳点头,“确实,原先褚明翠想用悦德酒馆的事情来离间王爷与齐王,可见计划是临时变化的。”

    宇文皓眸子细眯,光芒灼冷,“能在这么仓促的时间里安排得这般周密,还要算计上鬼影卫,皇祖父,那此人就必定熟悉鬼影卫,知道如何放风声给鬼影卫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