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京客 > 第七十三章 保全
    “徒鸠,你是否挟持言伯苏出城?”王勋的目光一直在徒鸠和伯苏身上游走,似乎在寻求两人的特殊关系。

    “王大人,昨天徒鸠已经招供了自己确实挟持言伯苏出城了,这里面都有他的供词!”鸾羽指着王勋案台上的供词说道,自己并没有捏造这个事情,昨晚确实是徒鸠亲口招供的,但是自己就是莫名担忧徒鸠反口。

    “少门长,本官觉得有必要再走一遍流程,唯恐有些真相漏掉或者被抹掉!”王勋不依不饶,那眼神骤然变得有些凶残与难测:“徒鸠!你只需要回答是与不是!”

    徒鸠已经没法再直起身子来了,他勉强地跪趴在地,额头垂落在冰凉的地板上,伯苏万万没想到的是鸾羽居然说徒鸠招供了这些,霎时心里一阵哀痛,想起昔日与他的种种经历,不由觉得愧对于他,他都能舍弃对自己的怨恨,而选择一人承担,伯苏也知道他的良苦用心了。

    “是……”徒鸠shēn yín浅浅,但是众人都能听到他的回答。

    王勋稍有不甘:“那你挟持世子,居心而在?还是受命于谁?监守自盗?”

    “王大人!你口中的监守自盗又是何寓意?”伯苏终于站不住了,他刚想站出来发问,一旁静坐的高展却首先打断道。

    “高大人,你想,一个小小的满夏余孽居然能这么心思缜密地作案,他背后难道不可能有幕后高手在指点吗?”王勋死死地盯着低头的伯苏,眼前的伯苏愈加沉默愈加可以断定幕后黑手就是他。

    “哈哈哈……”徒鸠笑得整个身体都在发抖,一声声的惨笑绕梁而上,众人诧异。

    “藐视会审!来啊,给我打!”王勋气急败坏道。

    “且慢!”鸾羽严厉道,喝退上前的官差,她丝毫不惧地盯着王勋:“犯人身上系着可是言世子的清白!再折磨下去,恐怕性命难保!”

    “徒鸠,你笑什么?”高展发问道,一点也没有去顾及王勋的脸色。

    “我笑王大人低估我,我也笑如果你们的办案能力都像王大人一样的话,那么这一辈子都别想抓到我了!哈哈哈……”

    “你个不知好死的刁民!”王勋气得一案板摔到徒鸠身上去了,直击徒鸠后脑勺,只听徒鸠一声哀嚎,他无力地瘫软在地,开始从他的头部渗出鲜血来,他蜷缩侧躺着,惨白的脸朝着伯苏,他狰狞的眼瞳没有生气地张着,血迹模糊了他的脸颊,这已不是他以前见过的徒鸠了,而是一张死不瞑目的残颜。

    伯苏一下子跪倒在地,众人也在那一刻潘醒,就感觉这一切都来得那么突然,可是已经为时已晚,当鸾羽跑到徒鸠身边查看时,只见她叹了口气,对众人摇了摇头。

    “这……”这下轮到王勋坐不住了,他面色难堪地想对众人解释,但是不知从何说起。

    “徒鸠已死!来人!抬下去!”鸾羽吩咐道,对一旁跪倒在地的伯苏也是不知所言,伯苏面无表情地看着徒鸠的尸体,那滩血迹开始蔓延在伯苏的膝盖处,染红了自己的囚衣。

    一个活生生的人在自己面前被扼杀,在shēn yín中怆笑,在折磨下惨死,他留下的阴影或许在自己以后的夜梦中都挥散不去,特别是为了保全这个真相的忠勇之士,自己与他并肩却无法给与他任何帮助,自己曾经解救无数满夏人,对任何不公都绝不沉默,这一次反而要这么憋屈地呆望着,让一个满夏人救了自己。

    十三王那句话依旧在自己耳边响起:“你要知道,如果你能脱罪,那此案的满夏人就要死得有价值,你要为他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