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执爱如茧 > 第二十七章
    巧合怎么总是多得让人烦躁——

    皇家酒店门前,白相毅和安语下车,将车钥匙给了停车员,白相毅就拉着安语的手走了进去。

    “相毅,怎么不订房间?要在大厅吃饭。”安语没经大脑地来了这么句话。

    白相毅无语地瞪了她一眼,确认她不是故意的之后,开口:“你都知道皇家贵,怎么不知道订房间会更贵?”

    “噢,是哦。”安语懊恼。

    白相毅捏了捏手中握着的她的手:“我订的是窗边的位置,就算比不上房间,但景色也是不错的。”

    皇家的大厅是在比较高的楼层,景色自然不错。

    服务员带他们走到座位,便离开去拿餐具。安语似乎有些局促,起身问了洗手间的方向,拿着包走了过去。

    白相毅看着她的背影,若有所思。

    洗手间里,安语看着镜子里的人,认真地化着淡妆。她在心里一遍遍告诉自己,接受这一切,接受这一切,白相毅是男友,不是其他人。

    合上化妆盒,放进包包里,正打算出去,却有人推门而入。安语愣住,竟然是温然。

    温然明显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上柳安语,不过很快反应过来。

    “哟,安语,你怎么会在这啊?”明明是询问的话,语气却让人浑身不舒服。

    “来吃饭。”

    “跟谁来的呀?”温然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眼中却满是嘲笑。

    安语长舒一口气,觉得应该挽回点气势:“跟你没关系。”

    温然呆住,没料到她会这样回答。

    “招呼也打了,没事的话,我先离开了。”安语从温然身旁走过,开了洗手间的门出去。

    安语面上不动声色,但被紧握得有些变形的手包还是泄露了她的心情。温然在这里,那么言齐也在这里,这都是些什么事啊,巧合也不是这样巧合的呀。

    安语一路心惊胆战,生怕遇见言齐,直到坐回座位上,才松了一口气。

    “怎么了?”白相毅疑惑她一副刚打完战的样子。

    “噢,没什么,只是刚才遇见了一个讨厌的人。”

    “是谁?”

    “嗯?你不认识的。点菜了么?”不欲他再深究,安语急忙转移了话题。

    “嗯,点了。”白相毅知道她不愿多说,只好不再问下去,心想安语讨厌的人应该不多,到底是谁呢。

    安语点点头,侧头看着窗边的景,眼神亮了亮,笑着对白相毅说:“你这位置选的不错。”的确很不错,外面是一条江,而江两岸的灯光映在江面上,江水波光粼粼,竟似一条璀璨夺目的手链。

    看见安语的笑,白相毅也勾唇:“那是自然。”

    谈笑间,菜已慢慢上齐,安语看着面前过于丰盛的晚餐,抬眸看着白相毅,眼神在控诉他这个浪费的人。

    “给你的,怎么会是浪费。”白相毅笑着开口,眼中满带着温柔。

    好吧,这家伙又开始使用读心术了。

    “再怎么样也不该点这么多啊,就我们两个怎么吃的完?”

    “我就想着,咱就来这么一次,怎么着也得将它的东西吃个一半吧,每个吃一点就行了,试试味道。我看每样菜的分量也不多,吃的完的。”白相毅俨然一副市井小民的样子。

    安语脸上笑意加深:“不开玩笑了,开动咯。从哪一个菜开始好呢?嗯……”安语也拿起筷子,眼神在菜上面瞄啊瞄。

    白相毅也举起筷子,神情愉快地给安语夹了几道菜。

    温然从洗手间出来后,走向一间房间,推门而入,言齐在里面看着菜单。

    “怎么去这么久?”

    “噢,遇见个熟人,就聊了几句。”她不想让言齐知道柳安语也在这,而且看起来不是一个人来的。

    言齐很少会过问温然的事,这次也一样,没去想温然的熟人是谁,只把菜单递给坐下来的温然:“你看吧,我没什么想吃的,你点就行了。”

    温然看着言齐一副无甚热情的样子,有些黯然:“齐,这是你的生日,你该高兴点。”

    言齐拨弄着碗筷的手指停住,抬眸看着似乎有些难过的温然:“谢谢你。”

    他自己都忘了这回事了,对了,以前他会记得不过是安语每到这个时候就会提醒他。安语自从辞了职在家后,就恨不得把每天都过的跟节日一样,所以一逮到这种特殊日子,就更疯狂了。记得有一年生日,他按照约定早早回了家,却不见安语踪影,慌张地找了很久都没找到她,还以为她出了什么事。然后一个陌生电话打来,把他给叫到了江边。

    “阿语,你在哪?你在哪?”言齐慌张地在江边寻觅着。

    “齐,言齐,我在这!”不远处一个清脆的声音传来。

    听到这声音,他慌不择路地跑过去,看到站在江边的人儿,马上过去抱住她:“你怎么样?怎么样?”同时在她的脸上身上摸索了一阵,确认受伤什么的,才松了一口气。

    “怎么了,你怎么穿成这样就出来了呀?”安语眨眨眼,笑着看着面前狼狈的言齐。

    是挺狼狈的,穿着拖鞋,衬衫领子开着,领带早已不知道飞到哪去了。

    “刚刚有个陌生电话打给我,还是个男的,我还以为你被绑架了。”

    “呵呵呵,我手机没电了,又要守在这,就只好叫个路过的大叔帮我叫你过来了呀。”女子的笑脸熠熠生辉,在这样有些寒凉的晚上,他竟觉得温暖无比。

    “你叫我来这里有什么事?”言齐温柔地开口,搂着她笑着。

    “嘘,等一会,给你个惊喜。”女子神秘地眨眨眼。

    过了半会,“啾!嘣!”一朵朵烟花绽放在无星的夜晚,美得让人舍不多移开眼。

    “哈哈,言齐,生日快乐!”女子高兴地大喊,伸手捧住他的脸,给了他一记香吻。

    她给他的礼物他从来都想不到,心中激动万分,没让她的唇离开,扣住她的后脑勺,来了个法式深.吻。

    安语挣扎:“唔!唔!”

    他不舍地放开她。她焦急地开口:“看烟花!看烟花!那是我给你的礼物!”

    他看了看烟花,疑惑地开口:“阿语,你上哪找的烟花?”

    “哈哈,不知道了吧,不知道是哪个地方搞活动,说今天会放烟花!我在报纸上看到的。”

    “嗯?那是什么报纸,我怎么没看到?”

    “哎呀,我在路边报刊看到的,你看嘛,这是礼物啊。”

    言齐不满:“那算什么礼物,不过是碰巧。而且你怎么送我这么一个大男人烟花,那是你们女孩子喜欢的东西。”嘴上虽是这样说,但看见烟花时的感动和幸福感却是真的不容忽视。

    安语撇嘴:“你以前也送过我烟花啊,所以我才想也送一个,这样比较公平。”

    言齐笑着,亲了亲安语的脸颊:“阿语,你就是我最好的礼物了。”

    安语羞红了脸,但仍假装正经:“这个我知道,但是我也想送你其他的礼物啊。”

    言齐挑眉,将安语搂得紧些:“其他的礼物,我看就这个吧。”说罢,对着倔强的小嘴吻了下去。

    天上烟花依旧一朵朵灿烂地开过,照亮了言齐这一日的夜晚——

    “言齐,你又在想什么?”温然看着言齐有些游离的眼神,问道。

    “嗯?嗯,没什么。你点菜吧,我也去上个洗手间。”言齐起身离开,温然拿起菜单,叫了服务员进来点菜。

    “……嗯,这个,还有这个。噢,对了,你们这有没做蛋糕的?”温然问。

    “噢,是小姐朋友生日么?”女服务员询问。

    “是的。”

    “小姐真是巧,今日恰好我们大厨推出一个新品,就是一款蛋糕,要试试么?”

    “嗯,好的,菜上齐的半个小时后跟水果一块上吧。”

    “好的,小姐。”服务员收起菜单,走了出去。

    言齐出了房间后没有走向洗手间,而是去了大厅旁的吸烟区。

    然后,看到了坐在窗边的安语和白相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