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农女致富攻略 > 第276章 为难
    其实他不是说歧视什么穷亲戚的。

    因为以前自己也是很穷,也是一步步走到现在,所以她知道,就算是穷亲戚,很多也是好人,也都是老实人。

    可是在亲戚当中,也会有一些是不讲道理的。

    要是陈耀文愿意替他们出头的话,他们以后在村里恐怕更加是趾高气昂,不讲道理。

    最后招来的都是麻烦。

    对于陈耀文而言,现在能够考上举人,应该爱惜自己的羽毛才是。

    许家当时自己能够混出一条路之后,也是帮助家中的人赚钱,改善他们的生活。

    就像是陆家,就像是大房,就像是江氏一家。

    只要是有能力去帮,只要是他们不太过分,他们肯定是勇于承担责任的。

    他们有能力赚到更多的钱,念到更好的书,走向更远的未来,这同样也是他们应该承担的,他们需要回去照顾那些亲戚。

    能够帮一手也是好的。

    当然了,这也并非说,帮别人的忙,就一定是事事顺着他。

    在讲道理的基础上,才能去帮助别人。

    要是陈耀文刚考上举人,结果,引来了一群需要他帮助的人,那未来,压力只能说是更大。

    一人得到鸡犬升天,这是一个贬义的。

    “你就放心吧,其实咱家的举人老爷,又不是傻子,他聪明着呢,刚才我在外头,看到他都在拒绝别人。”花婶儿好笑道。

    听说是在拒绝,许阳不觉得能够放松,反倒是更加忧心。

    陈耀文这个人在为人处事上,做得也许不是最好的,因为,以前都是在念书,以至于这个人有点固执。

    他决定做的事,一般人都很少能够去改变他,许阳能够改变,其他人不行。

    要是拒绝了方式不对的话,很容易会被人说成是在耍脾气看不起人。

    其实人与人之间的相处,真正是有很多的讲究。

    陈耀文自己都是做的不怎么好的,所以,许阳这是发自内心的在担心他。

    “算了算了,反正现在也没有什么事,就先这样吧。”许阳叹气道。

    作为人,有防备心是可以理解的,可是以最大的恶意去猜测别人,终究是不对。

    再说了,现在还是亲戚,如果说,人家没有这样的心思,他们处处防备别人,那肯定是他们的错。

    所以,许阳只能不去管。

    因为孩子还小,还没有满月,加上现在天气冷,所以,除了陈耀文外祖父家一些比较亲近的长辈能看到之外,其他人都不能看到孩子。

    这孩子虽然是足月生的,可是现在天气冷,万一真生了病,当真是麻烦不够。

    所以一些外人,现在也不敢轻易的提出要看孩子。

    既然外人不看,许阳在屋子里,倒是觉得很清静。

    因为外人没有来,家里也实在是安静的厉害,热闹是属于其他院子的。

    因为家中来了两个新的婆子,所以原来的宅子就不够住了,就把旁边的一个一进院买了下来,当做是前院。

    这里倒是很安静。

    不过这个安静是暂时的。

    因为很快就传来了喧闹声。

    “你帮我去看看,这是什么情况,为什么这么吵?”许阳忙道。

    花婶儿出去之后问了一下,一会儿后直接进来,道:“现在已经处理了,您放心。”

    因为现在许阳在坐月子,再加上是第一次生孩子,所以坐月子的话,要做两个月,也是为了自己好。

    对于现在的陈家来说,头等大事,肯定是许阳坐月子,就连陈耀文考上举人,都不是什么大事了。

    家中要是吵闹的话,影响到许阳坐月子,陈家肯定会生气的。

    “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刚才听到了吵闹声。”许阳有点为难。

    因为自己在坐月子,所以不可能出去吹风,陈耀文作为夫君,肯定是要出去陪别人的。

    这是他应该尽到的责任,所以,他不能过来陪她。

    花婶儿现在一直都在,所以,对于她问的问题,肯定是可以回答上来的,于是,花婶儿道:“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是大少爷的三舅在闹事情。”

    陈耀文的三舅舅?

    许阳想了想,还真的是想不起来,因为陈耀文的外祖父家,只是有两个亲舅舅而已,三舅舅应该是旁系的。

    关系应该算是不怎么好。

    因为这些年也没见怎么来往的。

    陈耀文的娘很早就不在了,所以和外祖父家,基本上是没有多少的交集。

    除了亲舅舅之外,其他人也没有多少的往来了,所以,这次三舅舅突然间冒出来,大概也是因为他考上了举人吧。

    许阳心里有点烦,有亲戚是好事,毕竟人不能过得太冷漠,可是,像是现在的话,这种奇怪的亲戚,站了出来,说真的,许阳现在心情不是很好。

    刚才那个吵闹声,绝对是有问题的。

    许阳说不好是怎么回事,于是,花婶儿继续说了下去。

    “大少爷,现在因为考上了举人,所以,三舅就觉得有能耐了,知道他现在还不能赚钱,也没有让他赚钱的意思,只是,让他帮忙处理一件事。”花婶儿道。

    处理一件事?

    许阳都觉得有点莫名其妙,就算是考上举人,说白了,现在还是书生。

    除非能够谋得活儿做,不然也还是书生,天底下有这么多的举人,书生现在有什么能力去帮他处理事情。

    要是陈耀文能处理的,三舅舅自己应该也能处理才是。

    这些年来,陈耀文一直在念书,外面的事也从来不管,所以,就现在来说,他能处理的事情少之又少。

    “是这样的,三舅舅的家里,有一个不成器的儿子,因为,和村里的一个寡妇有点不好的传闻,人家寡妇就赖上他了,可是他又不愿意娶了人家寡妇,于是就希望大少爷出面,让寡妇不要再继续追究下去了。”花婶儿解释道。

    许阳现在真是无语了,自己凭本事找的女人,为什么不去承担责任?再说了,陈耀文哪里有那么大的脸,能让人家不追究就不追究。

    人家竟然是寡妇,那就说明,人家是自己一个人的,这种情况根本就是不带怕的。

    如果只是找寡妇的话,只要是不承认,不就赖过去了吗?

    这种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是他想赖账还是说寡妇想赖上他,这种都是说不准的。

    除非是被人抓到了把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