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赐命为凰 > 无题
    鲁王的一声吼仿佛在整个鲁王府平地起了一声雷,将整个王府都炸了开来。

    不管是下人们还是躲在暗中的暗卫,此刻都慌作一团。鲁王府如同铁通一般,自然不会是外人来偷的,外人想要进鲁王府,那就相当于进了阎王殿,有去无回。

    所以府上上上下下一致认为这是府中的人做的,千防万防家贼难防,如今的鲁王府可不就应了这个俗语。

    卢氏真是被这样上蹿下跳的动静给闹醒的,挣扎着起身,询问何事?

    侍女瑶琴慢声说道:“回王妃,听说是王爷丢了一块玉佩,就是昨个儿从珍宝阁带回来的那个双鹤佩。王爷认为是府中的人偷了。”

    卢氏闻言冰冷的笑了笑,“书房重地,哪里是一个家仆能进得去的,没脑子。”

    鲁王府的书房都有暗卫把守,尤其是晚上,除非身手奇高,否则根本不会躲过那些武艺高强的暗卫。

    瑶琴闻言垂眸道:“主子慎言。”瑶琴是卢氏从燕北倒过来的陪嫁,自小跟着卢氏,在王府里王妃,在瑶琴眼中,卢氏是主子。

    卢氏掀开薄被,眉头略微皱了皱,“罢了,关我们什么事,这事得找孙夫人去,跟本王妃可是一点关系也没有。瑶琴,伺候我梳洗。”卢氏哎瑶琴的搀扶下慢条斯理的梳洗,用膳。外界的事情一概不问。

    鲁王都快气疯了,将孙夫人狠狠的斥责了一顿,夺了她的管家权,差点就发卖了。

    要说这孙夫人能爬到这个位置上那可真不是毫无脑子的,迎着鲁王殿下的怒火,提醒鲁王何不找王妃的暗卫来问问。

    王妃的暗卫对危险天生有着超于宫中暗卫的能力,说不定就能发现什么线索。孙氏这一说,倒是提醒了鲁王,鲁王连忙紧赶慢赶的去了卢氏的兰英院。

    而这时候卢氏刚好用过膳,准备在院中走走消消食,鲁王也没让人通传,横冲直撞便要进来,不想卢氏的暗卫早就将鲁王过来的消息传给卢氏。

    卢氏步履缓慢,带着习武女子特有的轻明爽快,虽然身子不如从前,但是却不像一般规格女子那样看起来那么虚弱。听到前面鲁王大声斥责势必的声响,卢氏不慌不满的任由瑶琴搀扶着,前去“迎接”鲁王。

    瑶琴看着主子这个样子,心中越发愁苦。在这个世道,对女子尤其苛刻。在天家尤是如此,主子虽然身为王妃,却是一个不受宠的王妃,如今鲁王不管不顾的闯进来,完全不给主子脸面。以后这府中的下人不是更加轻视主子了?怪不得当年老太爷和夫人都不愿意将主子嫁进皇家,瞧主子这是过的什么日子。

    瑶琴想到这里,脸色越加的不好看心中也越发不待见鲁王。

    卢氏面无表去处心中所想,只是嘴角淡淡的笑意给人一种放佛看破红尘的错觉,见之莫名伤感

    “鲁王殿下,还请等婢子前去禀报!”前方传来侍女带着无奈和惊恐的哀求声。

    “禀报什么,本王来自己王妃的院子还要禀报?本王看你们吃了雄心豹子胆,都分不清谁是主子了?还不给本王让开,挡了本王的路,小心你这条贱命!”鲁王凶神恶煞,一张脸扭曲变形,看起来不像是咆哮的狮子,倒像是外强中干的老公鸡。

    侍女闻言色色发抖,却始终不肯让一步,挡在鲁王面前,想一片枯叶般随时可能飘落。

    鲁王气的脸色铁青,抬脚便想侍女肚子上踹去。

    眼看着那一脚便要踹道侍女身上。

    “啊,是谁,谁这么大胆子竟敢偷袭本王,哎哟哟,痛死本王了,那个王八羔子........”鲁王倒在地上抱着大腿呜呼哀哉,一双眼睛睁开又合上,一面顾着受伤的退,一面还要巡视周围看着到底是那个混蛋伤了他。

    瑶琴满脸震惊的看着主子,主子已经多年未出手了,瑶琴原本

你喜欢一边吃屎一边看书吗:mterrK6yjr69l2pmlZJlXmaYZWZmnZbClauG4Jmjpg==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