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女尊天下:血族女皇在现代 > 第1034章 老人家
    “唔,唔唔!”赢荼睁大了眼睛,狠狠地瞪着顽主。

    他凭什么小声一点?他是未来的血族帝王,是血族人中最尊贵的人,难不成说话还没有自由了么?

    顽主真是被赢荼给吓到了,有些后悔那般贸然行事,“赢主,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放手,给我放手!”赢荼被顽主捂住了声音,说起话来含糊不清,根本听不出来说的是什么。

    两个人坐在一旁闹来闹去,虽然吸引了一些人的注意力,但是,大家谁也没有刻意去在乎,只是觉得两个人关系不错,应该又是打闹起来了吧?

    顽主和赢荼闹了一会儿,赢荼总算是安静下来了,给顽主使了一个‘你放手’的眼色。

    顽主乖乖放手了,并且退后两步,态度保持友好状态。

    他一直都知道赢荼的软肋,劝说道:“赢主,你可不能再嚷了。万一被暮离看到了,就不好了。你也知道,你的脾气向来都不太好。”

    “哼,不用你提醒。”赢荼冷静下来,再次打了一个呵欠,“暮离呢?她去哪里了?还有,嫦曦怎么也不见了?”

    他默默想着,一定是嫦曦又把暮离拐跑了。

    不管是从前还是现在,嫦曦就是一个充满了诱惑的陷阱,暮离明明知道,却还是会义无反顾的跳下去。

    而他呢?大概只是一缕存在感不那么高的风吧?风过无痕,人却是留不住名了。

    “嫦曦?他回去了。”顽主有选择的回答道。

    “回去?真是难得。”赢荼为自己刚才的小心思内疚了几分。

    也许,他不该那般想嫦曦。那就改一下,嫦曦是一个没有什么魅力的陷阱好了。他都快睡着了,嫦曦都没有把暮离给拐走了。

    “是啊,难得。”顽主附和着,唇边泛起一抹苦笑。

    嫦曦虽然是独自回去了,可是,却将赌约给带走了。那一份赌约必然有实在的好处,否则,嫦曦也不会甘心离开。

    顽主看着好像不太懂,但是他心里什么都懂,只是不说出来。眼下血族四城硝烟弥漫,他需得顾全大局,什么小丸子之类,暂时先往后再放一放吧。

    “那暮离呢?”赢荼总算是问道了重点。

    这也是顽主希望赢荼问的事情。

    顽主故作猜想了一会儿,半天才说,“对啊!暮离去哪里了?我也没有看到她,刚刚还在这里。”

    他知道暮离去了什么地方,只是不说。他不能告诉赢荼暮离的行踪,原因很简单。一旦暮离发现了,就会找他算账。

    “骗子。你明明就看到了。”赢荼虽然是困,但是不代表他笨。有人在他面前如此明摆着说谎话,他会看不出来?

    顽主当然不会承认,举起双手,“我真的没有看到,不信的话,我可以发誓。”

    “哼,发誓?”赢荼十分不屑,“等你的誓言兑现,怕是月亮都被毁灭了。赶紧的,告诉我暮离去了哪里?”

    顽主一边摇头,一边用手指了一个方向,“大概,是那里吧。”

    “不是的话,我就来找你算账。”赢荼丢下一句话,甩袖离开了。

    两名仆人跟在他的身后,踩着小碎步子,一路上小心伺候,生怕哪里疏忽了,引得小主子心情不悦。

    代号X听到了他们两个人的谈话,放下了玩兴,跑到顽主面前,问道:“赢荼去哪里了?”

    他不是血族中人,也不喜欢血族人之间森严的等阶制度,对于赢荼等人,向来都是直呼其名,毫不在意所谓的‘规矩’。

    “X,你不可以对他直呼其名。”顽主在代号X面前恢复了正色,少了几分胆怯的模样,犹如一个温润美艳的大哥哥,就连说话的语气都沉稳了不少。

    这是他身为血族大长老在人类面前所展示出来的威仪,不容任何人打破。

    “好吧,”代号X入乡随俗,不想与顽主深究,立刻就改了口,重新问一次,“那么,请问一下,赢公子去哪里了?”

    然而,顽主竟是回给了他一句,“我不知道。”

    “顽主!!不带你这么欺负人的。我都已经按着你的规矩来了,你居然敢诓我?”不得不说,小孩子的脾气都比较火爆。

    赢荼是这般的性格,代号X也是这般的性格,而且,代号X的性格更加暴躁,就像鞭炮,一点就着。

    “X公子,”顽主信手拿起一块小血饼,动作优雅地撕开了包装,一小口一小口的咬着血饼,慢条斯理的说道:“真是不好意思,我好像并没有说过知道赢主的行踪。”

    “胡说八道。”代号X被顽主气得火大。

    以前,他就不太喜欢这个美艳的男人,觉得一个男人长得那般美艳,实在是不太像男人,而且,动不动就吓跑了,胆小的很。

    顽主分明看出了代号X的火气,却没有半点去哄的想法。对于一个半成品的人类,他并未存在多大的好感。

    他提醒道,“另外,还有一点。麻烦你了,最好也不要直呼我的名姓。”

    “你太欺负人了。顽主,顽主,顽主,你这个大骗子!!”代号X一口气连着说了三遍,他还就不信了。越不让他喊,他越喊!有本事来揍他啊!

    呼!

    一阵风倏然吹过来,连带着顽主的衣袍跟着飘荡过来。

    顽主挥出去的手指长出了透明的指甲片,明显是朝着代号X的脸颊而去,却在半途变化了方向,掌心一摊,转而落在代号X的头顶发梢上。

    他轻轻的抚了抚代号X的头发,忽而笑了,笑容可掬,似阳光灿烂,“X,你现在还小,我不与你计较,暂且就算了吧。”

    一天之内接连被两个人说成是骗子,他也是有些郁闷了。幸好他控制住了情绪,没有那么冲动。

    顽主还有的意识还是比较清楚的,至少,现在还不是动这个小家伙的时候。

    “你以为我是你吗?几千岁的老人家。”代号X才不机会顽主的辛苦用心。

    谁不让他开心,那大家就一起互相伤害啊!

    “你、你怎么可以这样当众说别人的年龄!”顽主忽然尴尬了。

    他望着一堆瞅向他的小年轻人们,假装笑意,“小家伙,不许说人家是老人家,来,乖,叫小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