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种田医女宠妻郎 > 第218章 海家
    她身体粘床便睡着,原先只想睡一个时辰,而后去换殿下回来休憩,可是醒来时,已然是隔日早晨。

    “醒来,赶忙起来洗把脸,吃早餐。”

    一道温跟动听的音响传来,她寻音望去,瞧着丰神俊朗的殿下坐到桌儿前正对着她轻轻笑。

    桌儿上是热乎乎的粥跟热乎乎的玉米棒槌白馍,还有热乎乎的红皮鸡蛋煎饼。

    她躺在大床上,嗅到一阵红皮鸡蛋饼的香味儿,禁不住咽口水。

    昨夜忙活了半宿,体能消耗过多,加之身体上有伤,她现而今早即饿的前胸贴脊背啦。

    揭开棉给,拍了一下蹙巴巴的衣裳,穿鞋方要出去。

    殿下瞧了她一眼,突然从桌儿前起身。

    “你便待在这儿,我去给你搞洗脸水。”

    甄幺儿恰在提鞋,听见这句,受宠若惊的瞧着殿下转头向外走。

    非常快,麟一等瞧着主子端着一盆儿热乎乎的水,神清气儿爽,面带笑容的回至军帐,几人唇角紧狠一抽。

    等主子走进去啦,麟叁才悄音问:“老大,方才进去的那是咱主子罢。”

    麟一点头:“你没瞧错。”

    麟叁满面见了鬼的神情:“主子端水是给小甄少爷罢。”

    麟一点头:“应当是的。”

    “主子仿佛非常享受侍奉小甄少爷的过程。”

    麟一:“......”

    “麟叁,这些个不是咱应当管的事儿,咱的任务是庇护好主子的安全。”

    麟叁后知后觉发觉自个儿方才讲错了话,给自个儿嘴儿拍了一耳光。

    甄幺儿整理完自个儿,恰在整理给褥,殿下把热水端到大床前。

    “我自个儿来罢。”

    听见步伐音,她转头伸掌要接水盆儿。

    君统躲开她的手掌,把脸盆儿搁在大床前的脚踏上,而后拿了甄幺儿洗脸的手缎,在水中拧了把,至此才递出去:“洗罢。”

    甄幺儿接过手缎,胡滥在面上擦了几下。

    “君统,你如此对我,我有些个不习惯。”

    见她洗了脸,君统又伸掌去夺她掌中的手缎。

    “适应适应便好啦。”

    甄幺儿没他气儿力大,见他把手缎丢入水中拧了把,而后端着洗脸水出去倒。

    虽然不习惯,可心中感觉挺好的。

    用过早餐,甄幺儿精神好啦许多,前去伤兵住的大帐瞧瞧,殿下跟随着去,恰好问一下西门秦涧有没搞清晰,那些个黑色的蝙蝠是啥来头。

    伤兵住的几顶大帐比昨夜静谧了些个许,之因此那般静谧,是由于那些个伤兵身体上的蝙蝠毒加重啦,一个个面色乌青,唇瓣紫黑的躺在大床上,没气儿力哀嚎。

    甄幺儿走进去一瞧,吓了一跳。

    那些个是啥鬼蝙蝠,毒性居然如此厉害。

    君统面色亦不好瞧,俩人交换了个目光,见西门秦涧不在,俩人赶忙去西门秦涧的军帐商议对策。

    西门秦涧从昨夜忙到日亮,刚躺下片刻,便给君统从床上拽起,满面怨念。

    “君统,你是要我的老命么,那你拿去罢。”

    他对着君统伸长颈子。

    君统松开他的领子,居高临下的瞧着他:“西门小贱,那些个毒蝙蝠有啥来头,你可搞清晰啦?”

    甄幺儿双眸亮了一下。

    肆少娘子儿岭肆少娘子儿峰跟叁小少娘子儿峰啦,她早即想去啦,仅是听成栓子讲,肆少娘子儿峰跟叁小少娘子儿峰猛兽多,她实力不可以,一直没去。

    “是啥中草药材?”

    “六叶儿莲。”

    甄幺儿晓得六叶儿莲,六叶儿莲不是莲花儿,而是一类六片叶儿子的草,形态跟肆叶儿草有些个相似,并非啥名贵的中草药材,仅是她逛遍了肆少娘子儿岭大小少娘子儿峰,并未见过这草,兴许唯有肆少娘子儿峰上有罢。

    “那些个伤兵还死不啦,令我狭片刻养养精神,再去肆少娘子儿峰採六叶儿莲。”

    他觉得甄幺儿不认识肆叶儿莲,预备亲自带一队人前往肆少娘子儿峰。

    孰料甄幺儿道:“西门少爷,你便好生待在军帐中休憩罢,採集六叶儿莲的事儿交给我。”

    “小甄,你认识六叶儿莲?”

    甄幺儿点头道:“六叶儿莲的形态是否跟肆叶儿草生的相似。”

    “是啦。”

    “那我便认识,你好生休憩罢,这事儿便交给我啦。”

    虽然到这一地带不久,可西门秦涧亦听闻过肆少娘子儿峰跟叁小少娘子儿峰上边猛兽较多,比较危险,他跟君统去的那两回便遇着了花儿豹,如此危险的事儿,他可不敢轻巧的同意甄幺儿,因此挪了眼神望向君统。

    甄幺儿亦望向君统。

    不等君统回决,先入为主道:“要我去罢,你挑选十多个身手比较好的士兵跟随着我,应当不会出啥乱子,採了六叶儿莲我们便回来。”

    她捉摸着,採集六叶儿莲时,顺带採集一些个其它的中草药材,搞进万能空间中类着。

    君统微微瞥了西门秦涧一眼,见他满面秃废的模样,又见甄幺儿满面期待的神情,斟酌了下道:“你要去可以,我陪你一块去。”

    有君统陪着去,自然是好的。

    甄幺儿犹疑了下,问:“你是主将,跟我离开军营去肆少娘子儿峰採药,便不担忧西羌乘机偷袭么?”

    对于这些,君统一点皆都不担忧。

    “昨夜一战,西羌八万大军死伤过半,乐泰奕又给我射伤,西门冰桐此时悲伤皆都未及呢。”

    全给他讲对啦。

    情景扭转到西羌军营中。

    从昨夜到现而今,西门冰桐皆都未合过眼,一对眼睛布满了血丝。

    军营中乱糟糟的,伤兵比大鄂阵营还多,一晚间,兵医跟医工忙的团团转。

    “废物,本主养你们这帮废物有何用。”

    主将军帐中,气儿压低的令人窒息。

    西门冰桐阴着一张面孔,双眸猩红,全身弥散着寒气儿的怒斥跪在地下的几名兵医。

    几名兵医苦不堪言,跪在地下大气儿皆都不敢喘一下。

    “一个个皆都哑巴了么,如果治不好军师,本主摘了你们的脑袋。”

    西门冰桐瞧着一缕期望,眼睛中神採动了一下,挑眉望向方才讲话的那名兵医。

    “谁,谁可以救活军师?”

    那军师犹疑了下,继续硬着头皮答复:“那人......那人便是明主,西门明月。”

    明主西门明月跟西羌主西门冰桐是同父异母的弟兄,仅是西门明月的生母并非西羌人,而是大鄂边境的一名普通女子,由于姿色傲人,给老西门主西门敬德瞧中掳了去,生下西门明月后给西羌的先主后害死。

    他蹙了蹙眉问那兵医:“明主医道的确了的,你可知他现而今人在何处?”

    那兵医不敢隐瞒。

    “西门明月,柏星儿,倒真真有可能是一人。”

    现而今军师生命垂危,为救军师亦没其它的法儿啦,只可以去大夏镇碰一下运气儿,得亏大夏镇便在汨罗河另一面,距军营不远,乔装一下,混入大夏镇浪费不了多少时间。

    脸前刚打了败仗,乔装混入大鄂境内,有可能君统皆都没寻思到,如此去大夏镇寻人便更为万无一失了

    ......

    一个时辰后,肆少娘子儿岭肆少娘子儿峰。

    一队人在肆少娘子儿峰的密林中缓慢前行。

    甄幺儿跟在队伍的终究面,边缓慢前行,边端详着这肆少娘子儿峰上的风光。

    肆少娘子儿峰果真如成栓子对她讲的一般凶险,岭林深切,高壮的树冠遮日蔽日,上午的日光皆都不大能射穿岭林,林子中光线昏黯,有些个阴森可怖。

    从进入肆少娘子儿峰到现而今,不到半个时辰,居然遇着了两头花儿豹跟叁头豺狼。

    花儿豹跟豺狼皆是非常凶猛的猛兽,如果甄幺儿一人入这岭林,只怕对付这些个东西皆都须要费非常多功夫。

    此时,她存心放慢步伐,落到队伍终究面,欲要乘其它人不留意之时,把採的药丢入万能空间中边儿,可是君统一直紧跟在她边上,要她有些个不好操作。

    “是否累啦?”

    她心中正捉摸着,要怎样把君统这跟屁虫甩掉,一道温侬动听的音响在耳际传来。

    君统停止下步伐,蹙着眉角,正满面担忧的把她瞧着。

    “如果累了便不要逞强。”

    晓得甄幺儿历来爱逞强,他伸掌把甄幺儿拦住。

    甄幺儿耳朵给那温侬磁性的音响震的耳窝子发痒,用手挠了一下耳朵,停止下步伐。

    “殿下,我不累,军营中那般多伤兵正等着六叶儿莲救命呢,你不必管我,我自个儿会跟在队伍后边儿,你去前边带路罢。”

    她此话讲的比较委婉,君统觉得她是累极啦,不好心思张口,干脆收回手,蹲在她跟前。

    “上来罢。”

    “啥?”

    “我真真的不累,有如此多人在呢,君统,你莫要这般。”

    战神殿下心中可没那般多顾及,抑或讲,战神殿下颌不的全日下的人皆都晓得,甄幺儿是他喜欢的汉子,断袖便断袖,莫要人爱讲要旁人讲去,管他屁事儿。

    甄幺儿死活不愿要他背,他干脆起身,再一个迅疾的转头。

    怀中的小玩意儿乖的像只奶猫儿,君统扬了一下唇角,心情非常好,步伐轻快的迈着继续向前。

    现而今更给公主抱,全然施展不开手脚,再如此耗下去,这趟肆少娘子儿峰便白来啦。

    脑子中突然灵机一动,她小脸蹙成一团,咬着唇,一副难以启齿的神情把君统瞧着。

    君统留意到她的神情,轻音关怀的问:“咋啦?”

    甄幺儿继续咬唇,一副犹疑了又犹疑的神情,终究面带窘迫道:“我......我肚儿疼,有些个想拉屎。”

    君统:“......”

    甄幺儿一笑,尽可能要自个儿的笑容显的窘迫,无比疼苦。

    主子跟小甄少爷真真是血气儿方刚呀,在这类野地深岭老林中亦可以......

    要莫要提醒一下主子,在这类地儿办事儿,站立着比较好呢......

    甄幺儿使尽全身解数,把肚儿疼快要拉稀的神情表演的惟妙惟肖,待君统抱着她走了一段路,她开始不好心思的挣扎:“你把我搁下来,我自个儿去解决。”

    君统瞧了瞧周边的环境,阴森可怖,非常不安心,手一点皆都不松。

    甄幺儿颇为无奈道:“你总不可以瞧着我蹲地下拉屎罢,我便在周边解决,解决完了便过来寻你,用不了多长时间,不会有问题的,你安心。”

    君统还是不松手。

    甄幺儿满面疼苦。

    这爷们儿咋如此难搞呢。

    咬了下牙,干脆把自个儿的形象全然豁出去,道:“你盯着我,我拉不出屎。”

    君统:“......”

    终究受不了甄幺儿,他松了手。

    甄幺儿双脚落地,心中一阵欢喜,佝偻着背,两手抱着肚儿,诶唷诶唷的哀嚎着,拔腿开溜,把快要屎迸的模样学的惟妙惟肖。

    终究奔出了君统的目光樊围,她把腰挺直,加疾步伐,走的更远一些个,而后开始寻寻中草药材。

    皆都言道,财运来啦,即便上苍皆都阻挡不啦。

    她撒了个谎,君统抱着她胡滥走至这儿,她再胡滥的跑了一阵子,居然在这儿发觉了人参。

    虽然仅是一些个没多小少年份儿,不大值钱的小野岭参,可数量有贰十多支,把这贰十多支小野岭参搞进万能空间类着,用不了多长时间,便可以卖上大价钱啦。

    她激动了小片刻,赶忙利用精气儿,把脸前的这一堆人参连根儿拔起,迅疾的收进了万能空间中边。

    把小野岭参收进万能空间往后,她抬起右掌瞧了瞧。

    手指头莹白,饱满了许多。

    并且,方才使用精气儿比以往皆都要的心应手。

    这要她感到非常惊诧,摁理讲,她方才受伤,失了许多血,身子尚未恢复支配起精气儿应当比先前更为吃力才是......

    想不明白,她暂且把这疑问压下,乘此机缘,继续寻寻一些个中草药材。

    君统站立在原处等了两刻钟。

    两刻钟皆都过去啦,还不见甄幺儿回来,他心中开始不踏实起来,但又不好径直过去拎人,想了一下,原处大叫:“甄幺儿,你好啦么?”

    答复他的是岭林中叽叽喳喳的鸟喊音。

    他觉得甄幺儿没听到,继续叫:“甄幺儿,你好啦么?我过来啦噢。”

    这一回,答复他的还是那些个叽叽喳喳的小鸟。

    他刹那间发觉状况有些个不大对劲儿,蹙起眉角阔步走向甄幺儿方才去的地儿。

    肆周皆都寻了一遍,即便甄幺儿的一根儿汗毛皆都未瞧着,气儿的他咬牙又攥拳。

    “小主八蛋,小诓骗子,逮到你,瞧我不打烂你的腚。”

    甄幺儿恰在採集几株瞧似有些个年代的黄精,背后突然一音咕呱的鸟喊,吓的她身体一抖打了个寒颤。

    “当死的鸟,再喊姑祖母把你拔毛烤啦。”

    “甄幺儿,听见啦,便麻利的答复,惹恼了我,是啥样的下场,你是晓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