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扫雪煮茶 > 第一百八十三章:自废修为
    唐是真的被逗笑了,面露嫌弃地讽刺道“你找她那个废柴当靠山?呵还真是蛇鼠一窝,难成气候。”

    无忧虽然知道唐是在使用障眼法,但她就是特别不满她这个主人格吐槽起她来那不假思索毫不留情的态度!

    所以她忍不住大声反驳道“我才不是废柴!”

    “”

    “”

    胤罗和王大可双双无言以对,这个人格的毒舌程度简直是要超越玉裘了,骂起自己来都毫不嘴软。

    【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女主狠起来,连自己都怼。】

    “王十一,你要么随本王到去魔界当座上客,要么本王马上就送你回九重天,咱们面对面痛快打一场,你选吧。”

    王大可哭丧着脸“我还没玩够啊,而且我也打不过你,你就不能等最后关头再取我命吗?”

    唐和无忧这时才明白过来,原来这王大可也是个神仙,现在变成凡人,应该是和礼琛当初一样下凡来历劫了,靠这个法子挡灾?虽然很怂,但很明智。

    “”

    胤罗毫不留情地拒绝“不行。”

    走投无路的王大可转头向唐请求支援“你快帮我说说话吧,我现在好歹也是无忧谷的弟子啊!”

    “你是沈无忧的弟子,又不是我的弟子,请你去当贵客还不好?”

    唐的神色还是一如既往地淡漠,就差没说关我屁事了。

    王大可涌起莫大的绝望,现在开始后悔为什么当初只顾玩乐,不好好提升修为了!

    耐心有限的胤罗催促道“赶紧的别磨蹭!”

    无忧有些于心不忍“要不咱们还是帮他一把吧?”

    唐闭上眼睛,用意识对无忧应道“小不忍则乱大谋,王大可留在无忧谷对胤罗来说巨大的麻烦,他今天不是带走他就是带走你,耐心点,等机会。”

    王大可见他的“掌门”直接闭上眼睛都懒得再去接受他那博取同情的可怜眼神,也就只得放弃挣扎,垂着头没有再说话,往胤罗的身侧小挪了一步。

    就在这个时候,无忧用掌刀从背后偷袭唐,唐晕过去之后,她急忙重新占据大脑和身体,睁开眼睛“哎呀我是不是又睡着了?发生了什么?”

    王大可看见掌门此刻重新恢复到他所熟悉的模样,欣喜若狂!

    谢天谢地!他终于又迎来了一丝希望!

    王大可赶紧从胤罗的身侧逃离,躲到无忧的身后“掌门救我!这魔王要挟持我!”

    胤罗窝了一肚子的火,怎么关键时刻,那个不可一世的现实人格就掉链子了?

    仔细一看,胤罗这才明白过来其中原由,沈无忧掌控身体的时候,就开始出现了灵力的波动,而由那个现实人格掌控的时候,她们的肉身就变成了凡人!

    这现实人格是个纸老虎,可能精神太弱了,所以才没办法随意掌控身体。

    “”

    “这是为何啊?魔王,您平白无故的,为何又要挟持我无忧谷的弟子?咱们方才不都说好了吗?您怎么能反悔呢?”

    “本王劝你不要多管闲事!”

    这句话,胤罗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他已经受够了这反复无常的局势,整个人临近了暴走的边缘!

    无忧伸出双臂将王大可挡在自己的身后“你想带他走,可以,给我个理由!”

    胤罗冷笑“理由?呵……”

    “理由你去问他,总而言之你与他就是不能在一处。”

    无忧转过身,对王大可询问原因。

    王大可面露难色“我的真实身份,其实是水神……你与我修的都是水行,对他有威胁。”

    “好。”无忧心领神会地回过身,盯着胤罗,一字一句道“我自废修为,成吗?”

    她的这番话,彻底将胤罗和王大可都给震撼住了!

    沈无忧她竟然……说要用自废修为来换取王大可?!

    王大可只觉自己感动得都快哭了“掌门你……”

    无忧一脸正气凛然“不管王大可你什么身份来历,都是我无忧谷的人,身为掌门,我有责任保护每一位同伴的安危,反正我要来这修为也没什么用。”

    才怪!

    胤罗饶有兴致地挑眉看向她“好,动手吧。”

    无忧一脸视死如归地阖上双眼,毫不犹豫地将自己体内的水行能量尽数摧毁释放。

    但!她是这么意气用事不顾后果的人吗?

    她不是。

    无忧想要证明给唐看,她并不比她弱!

    在她释放水行能量时,胤罗本能地后退了好几步去回避,无忧便趁机将自己还留有金行能量的神识,硬塞给了还处于昏迷状态的唐!

    待一切纯净又耀目的光华消散,无忧虚弱地一个趔趄,下意识地向后倒去,被看到无忧自毁灵力时的光华而急忙赶来的礼琛紧紧抱在怀中。

    胤罗看了一眼此刻已经彻底沦落为凡胎的无忧,一丝复杂的情绪在他的眼中闪过,随即他长袖一挥,消失不见。

    “忧儿!”礼琛此刻心急如焚,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让无忧选择了自废修为!

    “礼公子……这事怨我。”王大可愧疚地走到礼琛的跟前“掌门是因为救我,才……”

    他方才正准备拦下,却没曾想沈无忧的动作那么快!几乎连片刻犹豫和挣扎都没有……

    无忧从礼琛的怀里抬起头,柔声在他耳边说道“我没事,神识还在,不亏。”

    礼琛微微蹙眉,眼中闪过一丝讶异!

    怎么会?她现在明明已经是个凡人了,怎么可能还有神识?

    “先带我回房。”说罢无忧侧过脸对王大可安抚道“你别着急,我会有办法的。”

    王大可还沉浸在愧疚中无法抽身,楞在原处目送礼琛抱着沈无忧离开,一个从未有过的念头在他的心中升腾而起!

    胤罗,你等着,我迟早会送你一个大惊喜。

    礼琛将无忧轻轻放下床上,牵起她的手,紧皱着的眉头一直没有过半点松懈。

    他现在很痛苦,很难过。

    身为无忧的夫君,他却什么都不能为她分担,连在胤罗的跟前保护好她,都做不到。

    无忧闭上眼睛,见唐还在昏迷,赶紧将神识从她那儿取回,虽然只有为数不多的金行能量,但足以让她凭空施法变出个金属做的小玩意儿来。

    “你看,我的神识还在。”无忧将那枚发簪放在礼琛的手中。

    方才没有注意,而此刻她定睛一看,她居然下意识地,将曾经送给念音的那枚紫金发簪给变了出来!!

    幸好礼琛现在不记得了,否则一定又要吃醋!

    无忧与唐的意识既是分开的,亦是共生的,那么……唐说她会塑造一个念音的人格,可这又要如何做,才能行得通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