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金丹九品 > 第四百八十三章 绝望

第四百八十三章 绝望

 猜你喜欢:极道金丹
    “再往上超越”那心智模型叹息一声,“再超越已经是不可能了。就像是人体心灵极限是三万年一样,再怎么坚定的信念与执念,顶多也只能够让心灵寿限提高到百万年。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没有实践就没有发言权。或许只是你们找不到能够超越极限的信念与执念而已。”探索队长却不愿意相信那心智模型。

    这其实很正常。

    就像是一个人被告知你再怎么努力,都只能够达到某个天花板,不可能再往上突破一般,任何人听到这个,心中都不会愿意相信的。

    哪怕是看起来很坦然,很认命那种,心底也绝对不会没有自己就能够有朝一日突破这个天花板,有朝一日能够彻底的让对方刮目相看的想法的。

    这探索队长同样不会例外。

    甚至,他内心之中已经是在鄙视那心智模型,觉得他们找的人的心志都不够坚定,信念不够坚定,执念不够强。若是自己的话,绝对能够突破那所谓的百万年极限的。

    “实践我们当然有。事实上,在你面前的这个,便是最为完美的实验体。”那心智模型淡淡的道。

    说话间,他挥挥手,就已经是将大多数的全息影像关闭,只剩下最后的那第一个出现的全息影像出现在探索队员的面前而已。

    这个全息影像与那培养仓融合在一起,诸多表格直接指向真实的那个培养仓,或者说,那培养仓之中的那一名概念化微缩小人。

    上面密密麻麻的都是一些文字,一些数据,一些图像,更是有着大量的超链接。

    其丰富程度,却是比起第一次出现的时候要强上十倍都不止。

    经过了之前的一番了解,现在这探索队长虽然不敢说对于这研究所超过他们几百万年的科技文明有着多深入的了解,但因为有着那科技树在自己的体内,时时刻刻都能够就那些他所不了解的东西进行查询。

    因此在这时候看着些表格,这些注解,这些选项,那些图像,却不再是如同之前那般一头雾水,而是磕磕碰碰的,勉强能够看出一些究竟了。

    “你们到底在他身上做了多少实验”看了一阵子,他忍不住向着那心智模型怒道。

    光是他磕磕碰碰了解的那些项目,就足足有数十万之多。

    而这还只是那些他所了解的那些而已,除了他所了解的那些之外,还有着更多的内容隐藏在那其中。甚至,光是他所了解的那些项目背后,每一个其实都还有着相对应的大量项目存在。

    可以说,整体数量加起来,将是一个让人感到震撼的数字。

    哪怕是其中一两个项目放在某个人身上,那都可能造成无法想象的恐怖后果了。更何况是这不知多少万个项目了。

    在这瞬间,他心中甚至产生了一种对那心智模型的杀意。

    他们到底将人体当成什么了

    “虽然很多,但每一个实验都是必须的。”心智模型这样道。

    以下重复内容为防盗设置,几分钟后将修改为正文,请支持正版。

    “再往上超越”那心智模型叹息一声,“再超越已经是不可能了。就像是人体心灵极限是三万年一样,再怎么坚定的信念与执念,顶多也只能够让心灵寿限提高到百万年。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没有实践就没有发言权。或许只是你们找不到能够超越极限的信念与执念而已。”探索队长却不愿意相信那心智模型。

    这其实很正常。

    就像是一个人被告知你再怎么努力,都只能够达到某个天花板,不可能再往上突破一般,任何人听到这个,心中都不会愿意相信的。

    哪怕是看起来很坦然,很认命那种,心底也绝对不会没有自己就能够有朝一日突破这个天花板,有朝一日能够彻底的让对方刮目相看的想法的。

    这探索队长同样不会例外。

    甚至,他内心之中已经是在鄙视那心智模型,觉得他们找的人的心志都不够坚定,信念不够坚定,执念不够强。若是自己的话,绝对能够突破那所谓的百万年极限的。

    “实践我们当然有。事实上,在你面前的这个,便是最为完美的实验体。”那心智模型淡淡的道。

    说话间,他挥挥手,就已经是将大多数的全息影像关闭,只剩下最后的那第一个出现的全息影像出现在探索队员的面前而已。

    这个全息影像与那培养仓融合在一起,诸多表格直接指向真实的那个培养仓,或者说,那培养仓之中的那一名概念化微缩小人。

    上面密密麻麻的都是一些文字,一些数据,一些图像,更是有着大量的超链接。

    其丰富程度,却是比起第一次出现的时候要强上十倍都不止。

    经过了之前的一番了解,现在这探索队长虽然不敢说对于这研究所超过他们几百万年的科技文明有着多深入的了解,但因为有着那科技树在自己的体内,时时刻刻都能够就那些他所不了解的东西进行查询。

    因此在这时候看着些表格,这些注解,这些选项,那些图像,却不再是如同之前那般一头雾水,而是磕磕碰碰的,勉强能够看出一些究竟了。

    “你们到底在他身上做了多少实验”看了一阵子,他忍不住向着那心智模型怒道。

    光是他磕磕碰碰了解的那些项目,就足足有数十万之多。

    而这还只是那些他所了解的那些而已,除了他所了解的那些之外,还有着更多的内容隐藏在那其中。甚至,光是他所了解的那些项目背后,每一个其实都还有着相对应的大量项目存在。

    可以说,整体数量加起来,将是一个让人感到震撼的数字。

    哪怕是其中一两个项目放在某个人身上,那都可能造成无法想象的恐怖后果了。更何况是这不知多少万个项目了。

    在这瞬间,他心中甚至产生了一种对那心智模型的杀意。

    他们到底将人体当成什么了

    “虽然很多,但每一个实验都是必须的。”心智模型这样道。

    “再往上超越”那心智模型叹息一声,“再超越已经是不可能了。就像是人体心灵极限是三万年一样,再怎么坚定的信念与执念,顶多也只能够让心灵寿限提高到百万年。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没有实践就没有发言权。或许只是你们找不到能够超越极限的信念与执念而已。”探索队长却不愿意相信那心智模型。

    这其实很正常。

    就像是一个人被告知你再怎么努力,都只能够达到某个天花板,不可能再往上突破一般,任何人听到这个,心中都不会愿意相信的。

    哪怕是看起来很坦然,很认命那种,心底也绝对不会没有自己就能够有朝一日突破这个天花板,有朝一日能够彻底的让对方刮目相看的想法的。

    这探索队长同样不会例外。

    甚至,他内心之中已经是在鄙视那心智模型,觉得他们找的人的心志都不够坚定,信念不够坚定,执念不够强。若是自己的话,绝对能够突破那所谓的百万年极限的。

    “实践我们当然有。事实上,在你面前的这个,便是最为完美的实验体。”那心智模型淡淡的道。

    说话间,他挥挥手,就已经是将大多数的全息影像关闭,只剩下最后的那第一个出现的全息影像出现在探索队员的面前而已。

    这个全息影像与那培养仓融合在一起,诸多表格直接指向真实的那个培养仓,或者说,那培养仓之中的那一名概念化微缩小人。

    上面密密麻麻的都是一些文字,一些数据,一些图像,更是有着大量的超链接。

    其丰富程度,却是比起第一次出现的时候要强上十倍都不止。

    经过了之前的一番了解,现在这探索队长虽然不敢说对于这研究所超过他们几百万年的科技文明有着多深入的了解,但因为有着那科技树在自己的体内,时时刻刻都能够就那些他所不了解的东西进行查询。

    因此在这时候看着些表格,这些注解,这些选项,那些图像,却不再是如同之前那般一头雾水,而是磕磕碰碰的,勉强能够看出一些究竟了。

    “你们到底在他身上做了多少实验”看了一阵子,他忍不住向着那心智模型怒道。

    光是他磕磕碰碰了解的那些项目,就足足有数十万之多。

    而这还只是那些他所了解的那些而已,除了他所了解的那些之外,还有着更多的内容隐藏在那其中。甚至,光是他所了解的那些项目背后,每一个其实都还有着相对应的大量项目存在。

    可以说,整体数量加起来,将是一个让人感到震撼的数字。

    哪怕是其中一两个项目放在某个人身上,那都可能造成无法想象的恐怖后果了。更何况是这不知多少万个项目了。

    在这瞬间,他心中甚至产生了一种对那心智模型的杀意。

    他们到底将人体当成什么了

    “虽然很多,但每一个实验都是必须的。”心智模型这样道。

    “再往上超越”那心智模型叹息一声,“再超越已经是不可能了。就像是人体心灵极限是三万年一样,再怎么坚定的信念与执念,顶多也只能够让心灵寿限提高到百万年。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没有实践就没有发言权。或许只是你们找不到能够超越极限的信念与执念而已。”探索队长却不愿意相信那心智模型。

    这其实很正常。

    就像是一个人被告知你再怎么努力,都只能够达到某个天花板,不可能再往上突破一般,任何人听到这个,心中都不会愿意相信的。

    哪怕是看起来很坦然,很认命那种,心底也绝对不会没有自己就能够有朝一日突破这个天花板,有朝一日能够彻底的让对方刮目相看的想法的。

    这探索队长同样不会例外。

    甚至,他内心之中已经是在鄙视那心智模型,觉得他们找的人的心志都不够坚定,信念不够坚定,执念不够强。若是自己的话,绝对能够突破那所谓的百万年极限的。

    “实践我们当然有。事实上,在你面前的这个,便是最为完美的实验体。”那心智模型淡淡的道。

    说话间,他挥挥手,就已经是将大多数的全息影像关闭,只剩下最后的那第一个出现的全息影像出现在探索队员的面前而已。

    这个全息影像与那培养仓融合在一起,诸多表格直接指向真实的那个培养仓,或者说,那培养仓之中的那一名概念化微缩小人。

    上面密密麻麻的都是一些文字,一些数据,一些图像,更是有着大量的超链接。

    其丰富程度,却是比起第一次出现的时候要强上十倍都不止。

    经过了之前的一番了解,现在这探索队长虽然不敢说对于这研究所超过他们几百万年的科技文明有着多深入的了解,但因为有着那科技树在自己的体内,时时刻刻都能够就那些他所不了解的东西进行查询。

    因此在这时候看着些表格,这些注解,这些选项,那些图像,却不再是如同之前那般一头雾水,而是磕磕碰碰的,勉强能够看出一些究竟了。

    “你们到底在他身上做了多少实验”看了一阵子,他忍不住向着那心智模型怒道。

    光是他磕磕碰碰了解的那些项目,就足足有数十万之多。

    而这还只是那些他所了解的那些而已,除了他所了解的那些之外,还有着更多的内容隐藏在那其中。甚至,光是他所了解的那些项目背后,每一个其实都还有着相对应的大量项目存在。

    可以说,整体数量加起来,将是一个让人感到震撼的数字。

    哪怕是其中一两个项目放在某个人身上,那都可能造成无法想象的恐怖后果了。更何况是这不知多少万个项目了。

    在这瞬间,他心中甚至产生了一种对那心智模型的杀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