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见已司千 > 第219章 跟随你的心
    过了晚上9点,咖啡店的客人渐渐少了。

    门外悄无声息地驶来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幻影,停在了路边。

    这时,徐千千的电话响了,一个陌生的号码。

    “你好,请问有事吗?”

    已经完全融入了服务生的角色,徐千千无意中用了招呼客人的语气接起了电话。

    霍庭坐在车里,听了她的语气,莫名感到好笑。

    “徐千千对吧?昨天我们在W医院见过,有点事情我需要和你谈一下。”霍庭不疾不徐地说着,目光探进咖啡店,小丫头正站在点餐台后接电话。

    “医院?”电话里男人的嗓音很迷人,但徐千千听得一脸茫然。

    “医院。”霍庭重复了一次,“我现在咖啡店外面,你马上出来一下。”

    徐千千朝门外张望,并没有站着什么人。而且听声音,对方分明是她不认识的人,却带着命令的口吻让她马上出去。

    事实上,昨天医院人也不少,她根本没有对什么人留下特别的印象。

    这通电话该不会是恶作剧,或者骚扰电话吧?

    “对不起先生,我想你可能是打错电话了!”徐千千正色道,“如果没有别的事,我就先挂了。”

    说完,她直接挂了电话。

    *

    听到电话那头的嘟嘟声,霍庭愣了一下。

    接着,他哑然失笑。

    第一次,居然有女人挂他电话。他霍庭这么多年来在女人身上的修为,就这样被一个冒冒失失的小丫头给破了例?

    他看着手中已经拆封的牛皮纸袋,抽出了里面的资料。

    这份资料属于住院部的病人葛琴,49岁,淋巴癌手术准备中。

    在资料最下方,紧急联系人一栏里写着徐千千,联系电话,XXXX。与病患关系,母女。

    他的目光停在淋巴癌这三个字上。

    10年前,这个病要了他母亲的命。那一年,他才刚满17岁。

    昨天在医院取了牛皮纸袋,看也没看就拿走了。直到今天早上拆封,才发现里面的资料装错了。本想扔给下属去处理,但当看到这个女人患的是和自己母亲一样的疾病时,他仅有的一丝恻隐之心动了动。资料里并没有葛琴的电话,能联系的只有紧急联络人徐千千。以他霍庭的能耐,几乎没怎么费力,就找到了咖啡店。

    可没想到的是,居然是那个冒失的小丫头。

    更没想到的是,居然还敢挂他的电话。

    想到这里,他一把推开车门,抬脚走了过去。

    *

    见有客人进门,服务生小金迎了上去。

    不一会儿,她就跑回了餐台,表情激动不已。

    “千千!千千!”小金笑得合不拢嘴,“来了一个超级帅哥,就坐在靠门那儿。快,快,他点了卡布奇诺。让后面赶紧做好了我马上端过去。”

    说完后,她又抓起一盒餐巾纸,笑嘻嘻地递到那张桌子上去了。

    徐千千抬眼看向门边,一个黑色的人影背对她坐着,旁边站着正在点头哈腰的小金。

    看这个身形好像是挺帅的。

    咖啡做好了,小金忙不迭地端了过去。但很快,她又端着咖啡折回了餐台。

    “那个,客人说要让你送过去。”小金朝徐千千瘪瘪嘴,十足泄气的模样。

    “啊?我?”徐千千感到不可置信。

    她应该不认识那个人。

    稍微迟疑了一下,她还是端着咖啡走了过去。

    “先生,你的卡布奇诺好了。”徐千千将咖啡送到桌上。

    霍庭低头看着手机,没有反应。

    望着他的头顶,徐千千清了清嗓子,“先生,你的卡布奇诺好了,请慢用。”说完,她便转身准备离开。

    “你等一下。”霍庭突然开了口。

    徐千千回过头,只见男人端起杯子喝了一口,立刻说:“太淡了,再帮我加点咖啡。”

    徐千千打量着他的侧脸。

    这张脸是很帅没错,但她的确不认识他。

    “我说,再加点咖啡。”看她没反应,霍庭又重复了一遍。

    “哦。。好的,请稍等。”既然是客人的要求,徐千千还是端起了杯子。

    不一会儿,她回来了。

    “先生,咖啡加好了。请慢用。”

    男人再次端起杯子,只放在嘴边抿了一下,便又说:“奶味又淡了一点。能加点奶吗?”

    这下子,徐千千明白了,这人是故意来找茬的。

    深吸了一口气,她脑子开始运转:这是她的第一份工作,老板娘人很好,离家和医院都很近。

    只能妥协了。

    她挤出一丝笑容,“请稍等。”

    又过了一会儿,她再次端着杯子回来了。

    “先生,奶加好了。我也帮您和工作间确认了,现在您面前这一杯,糖,奶和咖啡正好是完美比例。”

    有了刚才的经验,徐千千决定先发制人,堵住他的后路。

    “哦?”霍庭扬眉,端起来喝了一口之后,他点点头,“嗯,确实比例完美。”

    徐千千吁出一口气。

    “不过。。”男人放下杯子,抬起头看着徐千千,嘴角带着些许戏谑的弧度。

    “有点冷了。”他说。

    *

    徐千千终于撑不住了。

    “先生,我今天是第一次到这里兼职,不懂的还很多,可能的确有照顾不周的地方。您对咖啡的要求很高,推荐您可以去这条街尽头的那家高级咖啡厅试试。像我们这样的小店,和我这样普通的兼职生,可能很难达到您的要求!”

    徐千千噼里啪啦地说完,心中的委屈也涌了上来。

    明明脸庞帅气,衣着光鲜,看起来也像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为什么非要让她一个为了维持基本生活而打工的兼职生难堪呢?

    霍庭似乎看到了她的委屈。

    “我只是说咖啡冷了,并没有提什么要求啊。。”他无辜地耸耸肩。

    “你。。”徐千千被他一句话噎住,气得转身就要走。

    *

    “徐千千。”

    霍庭忽然叫住她,“把你的东西拿走。”

    徐千千诧异地回过头,他居然叫出了她的名字?!

    霍庭站起身,他右手拿起放在一边的牛皮纸袋,朝她走了过去。

    徐千千这才看见了他一直掩在黑色外套下的左手,上面缠着厚厚的白色绷带。

    是他。。她终于想起来了,昨晚在医院她没敢抬头看他的脸,但是她记得这只缠着绷带的手。

    霍庭走过来,将牛皮纸袋塞进徐千千手中。

    然后他弯下腰,故意将脸凑近,用只有彼此能听见的声音,贴在她耳边说:“随便挂人电话的毛病,不好。”

    两个人靠得很近,徐千千闻到他身上淡淡的烟草味道。

    她立刻屏住呼吸,只听见自己的心脏没来由地咚咚咚跳个不停。这男人看上去就是一副游戏人间的样子,果然行为也这么不正经。

    “还有,咖啡不错,谢谢了。”

    霍庭扬起一阵轻笑,转身踏出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