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军阀盛宠:少帅,你老婆又闯祸了 > 第1415章 养在别馆的女人
    om,。厉行郁闷的不行,对着林瑞抱怨着,这事儿就是厉琛自己的事情,可是厉琛自己出去几天了,还没有回来,这是不打算管了。

    如果不是为了厉琛,他才不伺候那个范小姐,还得处处躲着沈若初和宫芝瑜。

    万一让沈若初误会什么,可就解释不清楚了。

    “督军交代了二少帅去帮的事情,还没办完了,现在回不来的,没办法的,二少帅让景容说了,后天就回来了,让咱们先把范小姐给稳住了。”林瑞跟厉行说道。

    二少帅四天前就走了,不在督军府了,自家少帅这些日子,忙着小少帅的事情,很多事情办不了,督军都交给二少帅去做了。

    厉行差点儿没笑出声了,瞪着林瑞说道:“还后天呢,爷能扛得住几天啊?你没见少夫人都发现了,再这么下去,我特么都得从督军府被赶出去。”

    厉琛心可够大的,他这么瞒着沈若初,就是怕宫芝瑜知道什么,好不容易,两人凑一块儿了,让宫芝瑜知道了这个范小姐的存在,跟厉琛准得玩完了。

    他这个做哥的,对厉琛,算是仁至义尽了。

    “…”林瑞看了厉行一眼,抿了抿唇,没敢多说,自家少帅怕少夫人,是出了名的,谁都知道的,五师里头,都在说少帅是最怕老婆的一个。

    私底下,都在笑话少帅,他一直跟在少帅什么,看的也是最真切的。

    厉行拿了雪茄,顺手点了,猛抽了几口,整个人烦躁的不行。

    林瑞瞧着厉行的样子,对着厉行说道:“少帅,昨个儿少夫人不是罚了云心吗?昨儿少夫人问了云心,您是不是离开督军府了,云心帮您撒了谎,被少夫人给罚了。”

    他也是一早的时候才知道的,当着少夫人的面儿,没敢跟少帅说的,少夫人没让云心吃晚饭。

    要知道少夫人对云心和叶然一向都是特别好的,从来来重话都不说的,罚了云心不许吃饭,足以见得,少夫人对这事儿有多生气了。

    “你说什么?你怎么不早说呢?”厉行愤怒的不行,朝着林瑞吼道。

    他就知道沈若初聪明,不是好糊弄的,还真是这样的,这事儿,让沈若初知道了,他能有好日子过了?

    那个女人来迷城的时候,他就知道这事儿,麻烦大了,想着等厉琛回来,赶紧把事情给处理了,谁知道,还真是这样的。

    “属下也是一早听叶然说的。”林瑞看着厉行,委屈的不行,少帅还把这事儿怪罪到他的头上来,他岂不是太冤枉了。

    估摸着叶然这么说,也是为了提点他,让他告诉少帅一声,不要在外面胡来,少夫人不是好糊弄的主儿。

    厉行摆了摆手,猛抽了几口雪茄,将雪茄给扔了出去,直接跟着林瑞一起,去了别馆,事情到了这一步,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等厉琛回来了,把这个女人给稳住了,他就能脱身了。

    厉行带着林瑞一起,进了别馆,林帆正在别馆忙碌着呢,梁家戏班子来,少帅让他接的人,这会儿已经安置在别馆了。

    厉行看了一眼林帆,冷着脸问道:“范雨彤呢?她不说一早就要听梁家戏班子唱戏,人呢?”

    这位大小姐,是真的能作,今儿提这样的要求,明天提那样的要求,实在是可恶的很,想想,他都想一脚把人给踹出去。

    “还没起呢,梁家戏班子已经在等着了,人梁老板说了,这是给了叶钰师傅的面子,登门开戏台子,要唱,就早点儿唱,他们来了,就把他们给晾在那里,等着金主儿,说不过去。”林帆跟厉行说道。

    那些人,别看都是戏班子出身的,一个个心高气儿傲着呢,也是难伺候的,尤其是梁老板,别看他们是督军府的,人也不给你面子。

    所以少帅才让叶钰去请的,人一早就把妆给化好了,一个个都准备着呢,结果范雨彤还没出现,全都等着呢,这不是耍着人玩儿吗?

    厉行知道这帮人的性格,那些人心气儿高,会觉得你瞧不起的,一会儿收拾东西走了,那女人又得闹腾了,就知道折腾,实在是可恶的很。

    “人呢,我去找她!”厉行气急败坏的跟林瑞说道。

    说话的时候,厉行朝着范雨彤的的房间而去,到了门口,范雨彤的副官,将厉行给拦了下来,客客气气的跟厉行说道:“少帅,您不能进去,我们小姐在换衣服呢。”

    小姐让他守在门口,他肯定要守住了,小姐是未出阁的姑娘,哪能随便让人进去的。

    “给我滚开!”厉行冷着脸,跟面前的副官说道,他现在是一肚子的火儿,没处发的,这小子胆敢惹他,这事儿不会完的。

    副官就这么紧紧的拦着厉行,对着厉行说道:“少帅,您不能进去,我们小姐是未出阁的姑娘,就算是避嫌,你也不能进去的。”

    这要是进去了,到时候可就说不清楚了。

    厉行差点儿没气笑了,朝着范雨彤的副官骂道:“你们家小姐还知道避嫌呢,住在什么地方,怕是忘记了吗?”

    好好一个京城范家的大小姐,跑到这儿来找男人,还说什么避嫌,要点儿脸不?

    就不说别的,就说范雨彤这脸皮,也是没救了,厉琛也是的,处处留情,惹得这些女人,前赴后继的,实在是可恶。

    副官被厉行堵的不行,站在那里,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厉行直接将面前的副官给踹开了,带着林瑞大步进了范雨彤的房间。

    房间里头,一穿着淡蓝色旗袍,烫着波浪卷,穿着白色的貂绒外套的,正是范雨彤。

    范雨彤正坐在那里吃着燕窝呢,见到厉行的时候,不由皱紧了眉:“大少帅就这么私闯女人的闺房,不合适吧?”

    她知道厉行不是好惹的,也知道哪些副官拦不住厉行的。

    厉行冷着脸,瞧着范雨彤,气急败坏的说道:“范雨彤,你给我够了啊,我告诉你,你要云想容的胭脂水粉,爷去给你弄了,你要梁家的戏班子,爷去给你请了,你呢,几个意思?把人梁老板晾在那里,坐在这里吃燕窝,是觉得本少帅面子大过天是不是?人要是收拾东西走了,你再闹,我就把你扔出去。”

    范雨彤真是大小姐当惯了,觉得旁人处处都得惯着她,就算不是晋京,就算这是迷城,也不能由着范雨彤这么作妖的。

    范雨彤看了厉行一眼,不高兴的开口:“你把我扔出去试试?是你把我拦着,带到这别馆来的,是你求我住在这儿的,你把我扔出去,我就去找督军,把厉琛身世全都给抖落出来,咱们也就谁都别想好过了。”

    她就知道厉行的脾气,她不远万里的从晋京到迷城,只跟了厉琛说了,就被厉行给拦下来,送到这儿来了,现在要把她给扔出去,不觉得太晚了吗?

    她也知道,就算是自己是范家的大小姐,厉行也未必会给她面子的,厉行的脾气,就是这样的。

    “好,说得好,说的真是漂亮。”厉行差点儿没气晕过去。

    如果不是这个把柄被范雨彤给抓在手里头,就算是范家大小姐,他也不会理会的,那日,他在督军府呢,厉琛打电话来了。

    说不知道范雨彤,从哪儿得知了他的身世,非得见厉琛,厉琛又不在督军府,范雨彤就要去见督军,能让范雨彤见督军吗?

    就把人给拦下来,送到这儿来了,谁知道这大小姐,天天的生幺蛾子,没有一天消停的,真是太可恶了。

    “不是我说的漂亮,你可以不把我这个范家的姨太太的女儿当回事儿,大可以把我撵出去,只要你高兴,随你的便。”范雨彤衣服无所谓的样子,对着厉行说道。

    她是前些日子,府里头出了个嬷嬷,偶然间,从嬷嬷那得知,厉琛根本不是督军的儿子,这事儿,她知道了,立马把人给扣下来了,就带着人来找厉琛了。

    她一直都喜欢厉琛,可是厉琛是没心的,当初说好了,再去找她的,结果转身,人就没影儿了,回了迷城,打电话也不接,到现在都躲着她,这事儿,能这么算了吗?

    “行,行,你是大小姐,你说的算,你就说,你到底想怎么样吧?”厉行差点儿没气晕过去,他就不该管厉琛这个烂摊子,搞不好,还要把自己给搭进去的。

    这事儿,想想就头疼。

    范雨彤放下手里的燕窝,目光忽然严肃了几分:“厉行,你也知道的,我不想整垮厉琛,我那么喜欢他,我就是想见见他,他不能这么躲着我的。”

    她这么作来作去的,可不就是想让厉琛来见她的,她没有那么作贱自己的,可厉琛就是不来。

    “我跟你说了多少遍了,人不在迷城,后天就回来了,你就消停点儿,行吗?”厉行皱紧了眉,跟面前的范雨彤说道,厉琛不在,他也没办法的。

    范雨彤略微凌厉的目光看向厉行:“不行,我今天就得见到他!”om,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