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美人奕天下 > 第49章 资格
    太阳渐渐西落,圆圆的月亮爬上了夜空。颜色各异的菊花沾染了些许露珠,美得孤傲出尘,当真是应了今日的花好月圆,良辰美景。

    九音伸了伸懒腰,她吃了不少酒食,感觉腹部撑撑的。轩辕离一娶便是两个美人儿,今夜是他洞房花烛之夜,于礼,他应该先去太子妃白星儿那里,于情,他更想找他的心上人赵雪儿。

    站起身,远离了喧闹喜庆的大殿,一阵风吹来,莫名觉得冷。淡淡的酒香飘进了她的鼻尖儿,越过花丛,倒是碰上了两个熟人。

    “微臣见过公主。”宁致远连忙行礼,面色有些窘迫。躲在这儿喝酒,怎么看都是为情神伤的样子。这般失礼的行为,还被她撞了个正着,实在是有些不好意思。

    “免礼。”巧笑嫣然的坐了下来,眉目扫向了洛溪,他倒是高傲,一介平民见了她也不行礼。算了,今日她不与他计较。说来这两人,曾经还是弄得要死要活的情敌,一转眼,竟成了双双被抛弃的苦情兄弟。

    造化弄人,而其中有三分造化都是她赐的。

    “公主伤心吗?”洛溪抬头,气色极差,下巴处多了些许清渣。她喜欢太子,就算现在不喜欢了,那把别的女人推给曾经爱过的人,她难道就没有一丝心痛,一丝难受么?

    “本公主为何要伤心?像你这样吗,人不人,鬼不鬼的。”他现在颓废得像一个生无可恋的乞丐,哪有什么天下第一公子的风采。

    “是你,都是你,是你夺走了我的星儿。”他紧紧的捏着她的双肩,眸子猩红,她怎么能这么残忍。剥夺了他几年的自由,剥夺了他的名声,最后还要把他心爱的人嫁给别人。

    啪,一记耳光便扇在了他的脸上,他呆呆的看着她。目光所至,唯剩一片紫色。

    “洛溪,你听清楚,就算没有他轩辕离,她白星儿也不会嫁给你。你什么都没有,没有钱,没有权势,没有实力,连做她垫脚石的资格都没有。怎么,你是想凭你那廉价的真情去打动她?还是用你毫无利用价值的才华让她回心转意?”

    她的言语咄咄逼人,洛溪活得太孤傲,所以离开了公主府的他为了生计沦落为了青楼的琴师。他没有经商的天赋,更没有做官的权谋,他活在一个天真浪漫的世界中,有他的琴,有他的诗,还有他最爱的人与他下着棋,从诗词歌赋谈到逸闻趣事。

    然而,撕开这些,血淋淋的现实只会将他打击得体无完肤。

    “你就是一个孬种,只会躲在阴暗的角落自欺欺人。你敢去跟轩辕离争么,你有本事去轩辕离的宫殿把人抢走么?你不敢,因为你心里比谁都明白,你去了也是徒劳,因为她不会跟你走。”

    “闭嘴,你懂什么?你一出生便是含着金钥匙长大的,你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是你毁了我的人生,你凭什么大言不惭的教训我?”他歇斯底里的吼叫着,心里痛苦到了极致。她为什么要戳破他好不容易想好的理由,让他残酷的面对现实。

    “凭什么,我告诉你凭什么!”她抓住他的衣襟,便往宫外走去。将他放在马背上,策马而去。

    风雪肆虐,冰白的雪花落在脸上,冷入骨髓。雪凰山是轩辕国最为奇特的一座山,终年下雪,因生长得有雪凰蛇而令人不敢轻易靠近一步。行至半山腰,她将他丢在雪地上。

    “当初宁致远命悬一线,我便是在这里取了一株雪鸢花,姑且留住了他一命。”淡淡的嗓音十分宁静,呼吸出的每一口气瞬间凝结成冰。

    洛溪爬了起来,冰冷的白雪冻红了他的肌肤。那一次是她救了他,而他连一声谢谢都没有说过。

    “你知道这里有什么吗?”她冷笑着,地面上的冰雪开始晃动。一条条白色的巨蟒破雪而出,小的只有一根筷子那么大,而大的却犹如参天大树,十几米长的身躯,水桶粗的腰身挑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