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农家绝世俏医妃 > 第676章 关键药童
    第676章 关键药童

    夜墨泽沉默片刻:“孙儿只知没有家哪来的国。”

    皇上彻底失望了,这孩子太重感情,在他心里家比国重难当大任啊!

    这时,宝儿走过来道:“皇爷爷,为何今日在我家议政?”

    皇上立刻冲着宝儿招招手,问道:“朕的乖孙,你说说是先家还是先国?”

    宝儿想了想回答道:“母亲跟宝儿说过,有国才有家若是国没了,那家就跟着没了。”

    皇上这才欣慰的点点头,又问:“若是留住国家用你父母的命去换,你会如何选择。”

    “按情理上说,孙儿应该选择父母,可按大意来说应先安国,母亲说为医者要有医道,医德,医善,为人也是一个道理,所以如果牺牲一个能救千万那也只能忍痛牺牲即使背负骂名也要行之。”

    宝儿不明白这些话真正的道理,反正母亲的说的都是对的,在他的心里母亲就没有错过。

    皇上终于心情舒畅一些,幽王妃不愧是自己最优秀儿子看中的王妃,同样优秀教出来的孩子都与众不同。

    夜幽冷皱眉道:“时候不早了,众大臣请回吧!”

    人家已经下了逐客令,众大臣也不好多呆,于是同时起身告退。

    皇上皇后两人脸上的担忧之色丝毫不减,宝儿拉着皇后皇上着急道:“皇爷爷,皇祖母,我们赶紧回去吧!”

    皇后刚要说话,就听宝儿低声在她耳边道:“我看见她在后面偷听呢。”

    皇后一听,先是一怔后来就笑了,刮了一下宝儿的小鼻子:“你可真是个小人精。”

    宝儿嘻嘻一笑低声道:“母亲一定想抓坏人所以不出来,皇祖母我们赶紧走不要给母亲拆台。”

    “好,走走走,我们走。”

    等到人都走完,莫天星才从后面出来,无语道:“我是女眷,来看我的应该是那些夫人小姐才对,真不知道这些老头子来凑什么热闹!”

    夜幽冷无奈:“你呀,好歹是可以上殿议政的王妃,自然跟那些普通女眷不同。”

    “今天这一天是白等了,估计那些大臣的女眷们明天就会上门。”

    莫天星坐下,喝了一大口茶,根本就没有注意从莫天星出来就目瞪口呆的夜墨泽。

    夜幽冷只看他一眼,就没好气道:“看什么看,没出息的东西。”

    夜墨泽瞬间回神,立刻凑过来上下左右仔细打探突然出现的莫天星。

    “你,你不是在卧室昏迷么?怎么会坐在这里还在后面偷听那么久?”

    莫天星伸出一只手,直接将靠近自己的夜墨泽推开。

    “你到底想不想当皇上?”莫天星没好气的问?

    “从没想过。”夜墨泽很诚实的回答。

    好吧,莫天星算是服了,怪不得他会说出那种话。

    夜墨泽想到什么,立刻道:“你别打岔,到底是什么情况?”

    莫天星看都不想看他:“你赶紧哪凉快哪呆着,我好好的儿子就被你给害苦了。”

    夜墨泽一听这话,顿时就不高兴了:“胡说,我可是喜欢宝儿小弟喜欢的紧怎么可能害他,小皇婶不许冤枉我。”

    夜幽冷跟莫天星同时看白痴一样的眼神看着他,最后还是没有说什么。

    “夜三。”莫天星叫了一声。

    夜三立刻出现:“王妃,请吩咐。”

    莫天星直接指着夜墨泽道:“将世子关起来,我说什么时候放再放。”

    夜墨泽一听这话,顿时急了:“小皇婶,你关我干嘛我可是来探病的,你凭什么关我?”

    “就凭我是你的皇婶你的长辈,我说关就关。”

    悲催的夜墨泽瞬间觉得世界黑暗了挣扎道:“就算你是长辈也不能如此霸道不讲理,小皇叔你也不管管你媳妇,她都无法无天了。”

    夜幽冷嘴角勾起好看到能让人沦陷的笑容:“媳妇最大管不了。”

    好吧,自家没有出息的妻管严小皇叔都如此说了,夜墨泽只能认命。

    “为何关他?”人被带走,夜幽冷才问。

    莫天星道:“他会说出去。”

    “墨泽还是有分寸的,不会乱说。”

    莫天星无语:“跟别人不会说,可对某些人他可无法守口如瓶。”

    夜幽冷立刻想到明溪,这个明溪能将墨泽玩的团团转,自然也能套出墨泽口中的话。

    花心宝来的时候是夜里,莫天星直接让人带他来到书房。

    花心宝一进去,就看到正在看书的夜幽冷,还有已经醒来的莫天星。

    于是上前道:“为何让我黑夜前来?”

    莫天星给他一个白眼:“晚上不容易被人看见。”

    花心宝无语:“我可是等的着急,直到你醒了我第一个要过来,谁知就被那传信的给拦住。”

    “行了,赶紧跟我说说那明溪跟墨泽是怎么回事?”

    花心宝这才言归正传:“那天墨泽跟我说,明溪救了他一命,而且总是能合他的心思,关键是两人已经有了夫妻之实都是他的错不该下药。”

    莫天星笑了:“他如何下的药?”

    “好像是傻大个子拿错了药,本来是想在酒里放一点雄黄去邪的,只是不知怎么成那个药了。”

    莫天星想了想,又问:“中途可有离开?”

    “没有离开,的确是拿错药了。”

    莫天星绝对不相信如此巧合,眼眸一冷道:“事情关键点在傻大个的身上,这样你去问问傻大个子问问这中间有没有什么纰漏。”

    “你昏迷的这几天我都帮你问了,傻大个子说去药店买雄黄,是药童拿错了,而且那药童也承认拿错了。”

    “那药童何在?”莫天星急问。

    “药童出了那么大的错,肯定被药店老板给撵出去了,现在根本就找不到人。”

    说道这里,花心宝想到了什么立刻道:“不过据我了解,那药童因为刚去不久,所以对药还不是太懂才会拿错。”

    听了这么半天,莫天星才听到这关键点。

    那明溪根本就不懂药,可能几次下毒去谋害太子妃还不被人发现,那必定是有十分懂药的人来帮助她。

    “药童是关键。”莫天星立刻看向夜幽冷。

    夜幽冷放下手中的书籍,看向花心宝:“你可见过那药童?”

    花心宝摇头:“都是打听出来,并没有见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