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神秘老公有点坏 > 第2664章 他的电话
    “没有。”顾瑾汐摇头,“是大家都去吃饭了,您也饿了吧,走吧,我带您上去找我奶奶。”

    “去见傅老师?好的呀。”安澜像个小孩子一样,跟着顾瑾汐一起上楼。

    二楼的休息室内,傅清流叫人准备了一些饭菜,等安澜来了,便起身招呼,请她坐下吃饭。

    安澜不好意思:“瑾汐,傅老师,这怎么好意思呢,给你们添麻烦了啊。”

    “不麻烦,您快坐。”顾瑾汐替她倒水,“您远道而来,就是我们贵客,中午您先将就一下,晚上我再请你吃好的。”

    “瑾汐说的是,远道而来便是客,我们招待不周,你别介意啊。”傅清流接话,和气非常,一点架子都没有。

    安澜激动的有些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我一直非常崇拜傅老师您,真的没想到这次还能见到您本人还有机会和您一起吃饭,瑾汐,真是托了你的福啊。”

    顾瑾汐和傅清流都笑了:“瞧您说的,早知道你喜欢我奶奶,我肯定多给你弄几个票,奶奶你说是不是啊。”

    “是,来,快吃饭吧。”

    “恩,恩。”

    三个人在休息室内吃饭,相谈甚欢。

    顾瑾汐也是这时候才知道傅清流是安澜最喜欢的画家。

    说到这儿,安澜便有些汗颜:“让你们笑话了,我也是最近才拿起画笔,可是实在太粗浅了,登不了大雅之堂。”

    “怎么会呢,只要您喜欢画画,何时开始都不晚啊,奶奶,对不对。”

    “瑾汐说的是,只要喜欢啊,何时开始都不晚,再说了,你还这么年轻,你要真想学啊,就经常来我这里玩玩。”

    “傅老师,可以吗?”

    “当然可以了。”

    “那真是太好了。”安澜觉得这一趟来的真是太值得了。

    看到她这么高兴,顾瑾汐给她夹了菜:“安阿姨,您别光顾着说话了,快吃饭吧。”

    傅清流的手机响了,她站起来道:“瑾汐,你们先吃,我出去接个电话。”

    “好的,奶奶。”

    傅清流一走,安澜就激动的拉着顾瑾汐的手道:“瑾汐,你可真是我的福星啊。”

    “我愧不敢当,我什么都没做啊。”“怎么会呢,要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傅老师能对我这么特别吗?”安澜看着顾瑾汐的眼睛都在闪闪发光,这要是她和谭景渊成了,真成了自己的儿媳妇,那她和傅清流岂

    不是……

    哎呀,一想到这个可能性,安澜就有些坐不住,恨不得立刻把这个好消息告诉谭景渊。

    顾瑾汐又问她:“安阿姨,你住在哪儿啊。”

    “附近的酒店,很近的,要不下了班你去我那儿坐坐。”

    “您是一个人来的吗?会不会不安全?”

    “恩,原本我儿子要跟我一起来的,不过临时有点事情,我就一个人先过来了,对了,我跟你说,我儿子长的非常帅哦——”老王卖瓜自卖自夸,安澜也忍不住推销自己的儿子,顾瑾汐有些招架不住,还好这时候傅清流回来了,安澜不想让傅清流知道自己和儿子都打她孙女主意呢,便不再说这

    个。

    顾瑾汐也松了口气,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这安阿姨也过分热情啊。

    傍晚,安澜回到酒店,第一件事情就是给谭景渊打电话。

    “儿子,你猜我在这儿见到谁了。”

    谭景渊挑了挑眉,听着她异常兴奋的语气:“见到傅清流本尊了?”

    “你怎么知道!”

    谭景渊哑然失笑:“要不然你能这么兴奋?”

    “对, 你说的没错,我见过傅清流了,而且她还请我吃了午饭,我真的太开心了,她还让我有时间多去玩。”

    谭景渊从来没见过安澜用这么高亢的语气一下子说这么多话,这么看来,她是真的很喜欢傅清流,而且这次的旅途也算是不虚此行:“那很好啊,你玩的开心点。”

    “开心,我当然开心,不过除了这个以外,我今天还见到了一个人,你猜是谁。”

    让安澜这么激动的,除了傅清流,还有谁……

    谭景渊原本拿在手上转动的黑色签字笔突然停了下来,他的呼吸都略微急促了起来,只不过不敢轻易开口。

    安澜在这边似乎察觉了他微妙的心思变化,也不着急开口。

    “我不知道。”谭景渊不愿意猜。

    安澜嘴角微微往上扬:“那我就不高兴你,你自己去想吧。”

    “等等,妈——”谭景渊拉长了声音。

    安澜明白他的意思,笑的无比狡黠:“那你就猜啊,随便猜,猜了我就告诉你。”

    谭景渊略一迟疑,慢慢开口:“你见到瑾汐了?”

    这边,安澜忍不住破功笑了出来:“你看你,明明心里想的要命,还不愿意猜呢。”

    谭景渊瞬间坐直了身体:“你真的见到她了?”“对,我见到她了,而且等下她还要请我吃饭呢,对了对了,她还有个特别金光闪闪的身份呢,你肯定想不到,她竟然是傅清流的亲孙女,天啊,”安澜的声音真的是前所未有的亢奋,“我今天去画展就见到她了,她是那里的工作人员,真的是太有缘分了是不是。儿子,我觉得你还是赶紧过来吧,要是你和瑾汐成了一家人,那我和傅老师不

    就成了儿女亲家了。”

    想想都觉得美好啊。“……”这边的谭景渊,觉得这个信息量蛮大的,但无论如何,他的心似乎已经不在这儿,飞越了千山万水,已经到了a市,然而现实不允许啊,他只能按捺下心里的激动,

    回答,“安女士,麻烦您矜持点,不要丢了您儿子的脸,好好表现,可以吗?”

    “好的好的,儿子我明白的,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表现的。”

    所以安澜才特意回来换衣服,要给人留个好印象。

    看了眼时间,安澜道:“不和你说了,我要准备去和瑾汐吃饭了,就这样,挂了。”

    “……妈……”但那边已经是嘟嘟声,谭景渊握着手机坐在椅子上,不由得苦笑了一声。

    他妈是故意打电话来炫耀的吧。

    他笑着摇了摇头,加快了处理手边工作的速度。

    晚上,顾瑾汐做东,请安澜吃饭。

    傅清流有事就不来了,只有她们两个,安澜也特别放松,和顾瑾汐说说笑笑,两人吃过饭以后手挽着手走在街上,还有人夸她们母女长得好看。

    顾瑾汐想解释,安澜却很高兴,一个劲儿问,真的吗,真的吗,她们有母女相吗。

    看到她这么开心,顾瑾汐也就什么都不说了,安阿姨高兴就好。

    顾瑾汐陪着安澜走了不少地方,走的腿有些累了,怕安澜吃不消,便提议送她回酒店。

    安澜有些抱歉道:“对不起啊,瑾汐,我都忘了你工作一天了,还拉着你走了这么久,你肯定累了,早点休息回去吧。”

    “我送您回酒店我再回去。”

    “真是个好孩子。”

    顾瑾汐微笑:“如果您有什么需要,可以随时打电话给我,不用觉得麻烦。”

    “真是贴心。”安澜握着她的手,“你要是能做我儿媳妇啊,我真是做梦都要笑醒了。”

    “……”顾瑾汐察觉到了这个话题的危险性,只能转移话题。

    安澜也觉得自己这样太直接会把人吓着,所以只能顺着她的话题走,暂且略过,没关系,来日方长嘛。

    正好,她可以在这儿多住一段时间。

    顾瑾汐把人送回酒店才回的家。

    今天在那儿忙了一天,说真的,挺累的,尤其是双腿啊,感觉不像自己的一样了,酸胀的厉害。

    一回到房间,就在床上躺了下来,过了一会儿,想看看时间,才发现手机没电了。

    于是便充上了电,然后拿着睡衣去洗澡了。

    等她洗完澡出来,拿起手机一看,却被上面的未接来电吓了一跳。

    竟然这么多未接来电?

    而且还全部是异国电话。

    看着上面显示的号码,顾瑾汐想到了一个人。

    担心他有急事,所以赶紧回了过去。

    电话响了几声就通了,她迫不及待的开口:“喂,怀瑜,是你吗,对不起啊,之前手机没电了,刚又去洗澡了,没接到你电话,你没有生气吧。”等她道完歉过了好一会儿,也不见那边有动静,她不由纳闷,将手机拿开看了一下,发现还是把持着通话状态,可是那边却没有声音,就有些纳闷:“喂,怀瑜,你在听吗

    ?怀瑜?”

    终于,那边传来一道略微低沉又带着黯哑的嗓音:“我和你说我叫顾怀瑜吗?”

    “啊?”顾瑾汐乍听这声音,便被吓了一跳,然后一把将电话给挂了。

    他……他……怎么是他……

    顾瑾汐舌头有些打结,脑子也有些打结,一脸的不敢置信,怎么会是那个人的电话。

    这边,顾瑾汐在惶恐不安。

    那边,雷诺的脸色足可以用恐怖来形容了。秘书和助理站在他面前,原本是来汇报工作的,明明窗外阳光灿烂,如今却觉得这里瞬间阴风阵阵,哀鸿遍野,像极了十八层鬼狱,而坐在真皮座椅内的那个男人,浑身则散发着一股黑气,并且这股黑气还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在凝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