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如果从没爱过你 > 第六十八章 如果没有爱过你
    半年后

    言小安的身体养了差不多,陆云湛跟她求婚了。

    这几天,明珠市里,众多媒体,全部都在关注这件事。

    从前,明珠上层只知道言家有言之晴“之晴小姐”,却不知,原来言家正牌的大小姐叫做言小安。

    言小安坐在新娘休息室里,小小休息一会儿,陆云湛什么事情都不让她费心,只要她今天人出席就好。

    门口,言之晴穿着着米白色的连衣裙,出现在新娘休息室的门口,门虚掩着,她往里走。

    就看到正靠在沙发上眯眼短暂休息的言小安。

    今天的言小安,耀眼又漂亮……身上的新娘婚纱,据说是国际知名设计师的独家设计,陆云湛为了这场婚礼,花费了很多的时间精力和金钱,光光言小安身上的这套婚纱,价值就高达千万。

    闪亮的钻石,迷花了言之晴的眼,她眼底有着赤裸裸的嫉妒。

    那一切,本来都该是她的!

    言小安身上的婚纱,手上的戒指,脖子上耳朵上戴着的一切,都应该是她的,是言小安,是这个贱人,抢走了她的一切!

    言之晴眼底冒火,偏执的认为一切都是言小安的过错。

    她走了进去,随手拿起化妆桌子上的一杯水,走到言小安的身前……“哗啦”一声,冰凉的水,毫不犹豫地全部泼在了言小安化得精致的脸蛋上,淋湿了头发和身上昂贵的婚纱。

    “之晴,你这是做什么?”言小安猝不及防,睁开眼,就看到言之晴冰冷的俏脸,站在她的面前。不解和疑惑……之晴怎么会做出泼她水的事情。

    言之晴听则冷笑:“我做什么?你好意思问我做什么?言小安,你现在很得意吧,你如愿了,你抢走了我的男朋友。”言之晴冰冷的眼,淬了毒一般:“抢走自己妹妹的男朋友,怎么样,这种感觉是不是非常棒?”

    唰啦!

    这话像是戳到了言小安的心里,她的脸色瞬间刷白……无可否认,言小安对言之晴有所愧疚,虽然她从没有做过那些外人指责她的事情,可是事情的事实,却是她抢走了陆云湛。

    “我……”我什么,她也说不出来。

    “言小安你这个贱人,你是个彻头彻尾的贱人!那本笔记本是你故意遗失在我的房门前的吧,我离开了Z国,离开了他的身边,你很得意吧。”

    言小安摇头,再摇头,“事情并不是这样的,那本笔记本我也不知道它怎么会突然跑到你的房门前。”

    “你也不知道?难道笔记本还会长脚自己跑?”言之晴看着言小安痛苦,她心中起了无线的痛快……对,言小安,痛苦才是你应该得到的惩罚!

    就算是你抢走了我的一切又怎么样,你还不是那样子痛苦一辈子?

    你就带着对我的愧疚,痛苦的活一辈子吧!

    言之晴心里扭曲地想着,面上更加疯狂。

    忽然。

    “是啊,难道笔记本自己会长脚跑吗?”一道冷嘲的声音响起:“言之晴,我给过你机会,可你还是跑来安安这边,我没把你的那些事情告诉安安,你却来趁着安安什么都不知道,来欺负她?”

    陆云湛朝着这边走过来,要不是他留了一个心眼,让手下人,关注着言之晴的动向,生怕她不老实,……她还真的是不老实,跑来新娘休息室。

    要不是他多留个心眼的话,今天要不是他急事赶到,他敢保证,就凭言小安那个笨女人,一定会因为言之晴的这些话,而后抱着对言之晴愧疚一辈子的心里,一辈子活的不安稳。

    “云湛……”言之晴刚才得意的神色,一下子灰白……她没有想到,陆云湛怎么会来。她刚才明明让言家父母拖延住陆云湛的。

    心里有些哆嗦,言之晴咽了一口了口水:“云湛,你听我说,你本来就是……”

    “不用说了。”

    言小安不解地看着这两人,十分的茫然,这两人到底都在说些什么啊。

    “安安,以后离这个女人远一点。”陆云湛一把将言小安拉入怀中。眼神戒备地盯着面前的言之晴……他真是瞎了眼,被这样装模作样的女人,欺骗了这么久。

    很感谢,这个女人为了功名利禄的自作主张。

    “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言小安问道。

    言之晴面色变了又变,又说:“陆云湛,你这样对我不公平,我对你的爱不比言小安少!我爱你的心是真的!”

    听到这个,陆云湛就跟听到了笑话一样:“言之晴,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三年前突然离开是为了什么?”

    言之晴终于面色骇然……他知道了?

    “我……就是看到了那本笔记本,我想成全……”

    “无耻!”陆云湛骂道:“你不是看到了那本笔记本想要成全安安,你是因为你自己!你偷了安安的设计稿,去参加了索菲迪的设计大赛,并以此被索菲迪的官方邀约去法国学习……可是假的就是假的,纵然你有些设计方面的天分,但是却抵不上安安的天分,你在法国过的并不大好吧。”

    “陆云湛,你在说什么?什么设计稿?什么索菲迪?”言小安显然眼神慌乱,她其实从只言片语中,已经猜到了,可是,就是因为心中那个猜想,她不敢去认,才会更加慌乱。

    陆云湛叹息一声,不准备再瞒下去:“安安,你当初的设计稿,你知道丢到哪里去了吗?是她。”他指向面色灰白的言之晴:“她偷走了你准备用来参加索菲迪的作品。确切的说,

    是她,把你参加索菲迪的设计作品掉了包,而真正属于你的作品,却已经写上了她的名字,参赛了。”

    陆云湛摸摸言小安的脑袋:“所以,她不是因为要成全你,她是因为她自己的自私。还有,那边笔记本,多半也是她自己偷偷从你那里拿去,放在她自己的房门口的。”

    事情……竟然是这样?

    不知不觉中,新娘休息室的门口,挤上来一堆的记者,本来这些记者只是想要来采访一下言小安作为南陆北许陆云湛的新娘的心情感想,却没有想到,居然拍到了这样的猛料!

    “天……”有人高呼一声。

    这时候,言之晴才发觉到身后有人,她本来就是背对着休息室的大门,此刻猛然一回头,就看到好几台摄像头正对准着她。

    顿时慌了!

    “不要拍!不要拍!不是这样的!”

    但这些媒体如同闻到腥味的苍蝇一样,无孔不入。

    “言之晴小姐,请你回答,刚才陆总说的那些事情,都是真的吗?”

    “言小姐,你这么做,索菲迪官方知不知情?”

    “言小姐……”

    ……一堆一堆的记者提问的声音,犀利无比,言之晴慌了。

    人群中,她看到了言父言母。

    “爸妈……”救救我。

    但是,那对老人的脸上,却露出了失望。

    可以说,从小到大,自从言之晴来到言家之后,言家父母对于言之晴的关怀,绝对只比对言小安的对,不比言小安的少。

    而此刻,亲耳听到这爆炸性新闻的言家父母,失望之情不难言表。

    这是他们宠爱了半辈子的小女孩儿?

    突然之间,言父红了眼睛,却不是看向言之晴,而是绕过言之晴,落在言小安的身上……这么些年,是不是他们都在错过这个孩子,忽视这个孩子。

    他们一面吩咐这个孩子要让着妹妹,一面却对言之晴过度的放纵……

    言小安也看到了言父言母,她缓缓的垂下了眼睛。

    即使老父老母此刻眼带愧疚,可是从心里上而言,她没有办法真正的去原谅他们。

    经历生死之后,可以是豁达,但也可以是看开。

    也许……也许她本来就没有父母缘分,也许,也许她才是那个被收养的。只有这么想着的时候,言小安心里才会稍微舒坦一些。

    因为只有这么想,她才不会去想:是因为她不够好,所以她的父母才那样对待她。

    婚礼开始了。

    不管言小安愿不愿意,她都要被言父牵着手,走过那条红毯,走过去,将她的手,递给陆云湛。

    却在言父将她的手,交给陆云湛的时候,言父轻声说了一句话,言小安震了一下。

    “这么些年……我们做错了。”

    言父没有道歉,也没有恳求原谅。却在女儿出嫁的那一刻,他说,他做错了。

    言小安的眼,瞬间湿润……她看向陆云湛……喂,听到了吗?

    爸爸说,他们做错了。他们承认他们做错了。

    她不需要道歉,也不需要弥补。

    她想要的,只是这句“我们做错了”。

    仅此,够了。

    陆云湛怜惜的握紧了她手。

    这一天,在众人祝福下,陆云湛高调的亲吻了他的新娘。

    婚礼上,安澜成为伴娘,绝对是出人意料,谁也没有想到过,安澜会和言小安是私底下的密友。

    安澜艳冠群芳,大约天底下,也只有言小安毫无嫉妒的要她做伴娘,丝毫不惧会被安澜遮住了新娘的光彩。

    “小安,祝福你。”安澜诚恳的说道,即使是她这样的人,眼角也有一丝的安慰……众人都只看到,名不见经传的言小安,最终虏获了陆云湛那种男人的心。

    却不知,这其中,言小安是走过九九八十一难,才终于,得偿所愿。

    “言小安,如果不是你,或许……我也会继续那样浑浑噩噩的活着。”安澜说了一句莫名的话,沈越穿着伴郎西服,屁颠屁颠地跟在了安澜身后:“你看陆云湛家的豆豆多么可爱啊,澜澜,我们也去生一个自己的baby吧。”

    “滚!”安澜二话不说,就把厚脸皮的沈越给骂了,这些日子,任由她用尽了手段,都甩不掉这个跟屁虫。

    许巍在教堂门口看了一会儿,付迪跟在他的身边。

    “走吧。”许巍又看了一眼草坪上,笑容温暖的言小安,眼底有一丝遗憾。

    “怎么?后悔了?”

    付迪弯着嘴角取笑。

    许巍把打火机点燃香烟:“南陆北许,许家许巍,自有自己的骄傲。”

    话说的硬朗,但到底心中是否后悔当初没有坚定地追求,也只有他自己知道。

    付迪也不反驳,手插着口袋,跟在许巍的身后,嘴里嚼着口香糖,一副的痞子样……忽然想到什么,道:“许巍,你说以后你要是再也遇不上能够碰了也不起疹子的女人,那你岂不是要卖屁股了?”

    话未说完,就被许巍一脚踹过去:“滚!老子再不济,也不会卖屁股。你比老子长得更像是卖屁股的!”

    “喂,人生攻击啊……”

    ……

    两年后

    许巍又来言小安的面前晃悠。

    巧的很,为了防狼防许巍,陆云湛让王晓晓今天临时跟在言小安的身边。

    “小安,这个变形金刚好,买这个买这个。”许巍一个劲的怂恿言小安给家里的儿子买礼物。

    天晓得他就是不安好心,就是要陆云湛看到他买的礼物后抓狂。

    许巍自从在言小安之后,果然再也没有遇到一个他碰到不会出疹子的女人,他家老爷子又逼婚逼的紧,许巍对陆云湛恨得牙痒痒,总想着,我不好过,姓陆的也别想好过。

    这就时不时来骚扰一下言小安。

    效果总是出奇的好,每次都能叫陆云湛气得跳脚。

    尤其有一次,陆云湛干脆撸起袖子跑来找他干架,赶着陆云湛着急,许巍别提心里多舒坦了。

    “你别假好心,我们陆总说了,不要你买的礼物。”一旁,王晓晓一把从许巍的手中抢过了变形金刚:“我们陆氏集团的小公子的玩具,自己会买。”

    许巍恼了,伸手就去和王晓晓抢玩具,王晓晓又刁钻,不知道怎么的,两人居然摔做一团,这还没完。

    王晓晓眨眨眼,再眨眨眼……忽然!

    “啪!”一记巴掌声,响彻周围,王晓晓尖叫:“变态!流氓!臭流氓!”

    许巍和王晓晓摔下去的时候,嘴唇碰到一个软软的东西。

    他自己都愣住了,半晌,巴掌声响起,这才恍悟过来。

    但居然没有生气,看着王晓晓跑去厕所去,他拉住言小安:“小安,她叫什么名字啊?多大年纪啊?家住哪里啊?什么专业啊?喜欢什么啊?”

    “……”言小安被许巍火热的眼神,看得头皮发麻。

    许巍所兴奋的紧紧抓住言小安。

    天晓得,他这辈子的初吻给了言小安,第二次……给了刚才的女孩儿。那女孩儿好是好,就是太凶了。

    许巍想了想,凶也没关系。关键是他吻了她,然后他还好好的站在这里。

    天呐!上天保佑~

    ……

    某一天晚上

    言小安刚洗完澡,就被男人从身后抱住:“安安,我的安安。”

    言小安脸色一红,她又不是没有经过人事,怎么听不出他声音里压抑的感情。

    “安安,”一记深吻,吻住她,她听到,“谢谢你爱我,谢谢你从不曾放弃这份爱……安安,我想和你这样一直到,我变成了老爷爷,你变成了老太太。”

    “变成老太太,就很丑了。”

    “不丑,安安变成老太太,也是最漂亮的老太太。”

    她,浅浅勾住了唇,伸手,紧紧环住了他的脖子,踮起脚尖,送上最真挚的吻……陆云湛,如果没有爱过你,我的人生不完整……谢谢命运最终不曾对我们过分的残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