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军少的二婚夫人 > 大结局
    所有可以用上的人脉关系全部用上了,但是李洛还是人间蒸发了,所有他可能去的地方,所有预计他回去的地方,航空公司,铁路公司,以及公路运输的各种方式,都是逐一排除,没有他的任何消息。

    身心疲惫的沈清幽回到龙城花园,擎苍不在,屋子里黑漆漆的一片,没有开灯,她直接就将自己扔进了沙发中。

    擎苍从部队回来后,看到沙发上睡着的沈清幽,没有敢惊动她,跑进卧室拿了一条羊毛毯子盖在她的身上,身体微微弯曲,修长的手指在她这几日折腾的憔悴瘦削的脸庞,黑眸之中涌起浓浓的心疼,脱下外套,他一头扎进了厨房里。

    与其说沈清幽是睡醒的,还不如说是厨房里那散发出来的香味将她肚子里的馋虫给勾醒了,揉了揉睡意朦胧的眼睛,看到在厨房忙碌的擎苍,心中不觉涌起一股强烈的温暖,她蹑手蹑脚的走到擎苍的身后,双臂环住他的腰际,将头深深的埋进了他的脖颈处,贪婪的呼吸着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好闻的味道。

    “傻瓜,赶紧去洗洗手,尝尝我的手艺,保证让你拍手叫绝!”

    难得,一向不苟言笑的擎大少竟然开起了玩笑,沈清幽朝着卫生间走去,小解的时候忽然感觉小腹传来一阵下坠的感觉,那感觉,就好像是大姨妈来了,身体里的那些秽物往外排似的,沈清幽一算日子,差不过也到大姨妈来的时候了,她不以为意,只是将一块苏菲贴在了内裤上,拉好裤子,洗净手,看了看镜子里苍白的面容,她用手掌拍了拍,似乎显得红润了很多。

    走出卫生间,擎苍已经摆好了碗筷,老鸭汤,蒜黄炒鸡蛋,蘑菇炒青菜,外加一盆清蒸鲈鱼,荤素搭配,沈清幽胃口大开,“老公,我都没跟你说,这几天为了找李洛那个小子,我就没有吃过一顿饱饭!”

    “你慢点,慢点!”

    擎苍刚毅的脸上布满了浓浓的心疼,有一句话似乎在心里忍了很久。

    “老婆,放弃吧!”

    “呃?”

    沈清幽举着汤勺,茫然不解的望着擎苍,放弃什么?

    擎苍再次重复了一遍:“老婆,放弃寻找李洛吧,每个人都有自己想过的生活,他之所以离开,就是不想在留在这块伤心地,你们何不成全他呢?”

    “擎苍,你在胡说什么?”

    刚才在和颜悦色的沈清幽对着擎苍厉声吼道,李洛就像是她的弟弟,本来,他是巨星,习惯了被所有人捧着,哄着,可是,如今,他毁容了,什么都没有了,而且,他还有先天性心脏病,没有人在他身边,他会死的!

    “张少聪,孟浩然他们都在找,你跟着后面瞎凑什么热闹?”

    明明是不想她辛苦,明明是看着心疼她,怎么说出口,就变成是呵斥的语调呢?

    擎苍的眉头皱的更加厉害了,漆黑的鹰眸之中也在渲染着疯狂暴雨,厨房间美好温馨的气氛荡然无存,沈清幽贝齿艰难的咬着唇萼,她瞪着擎苍,清亮的视线直接对上他阴霾的视线,一字一顿的说道:“苍,你现在是不是把我当成你手下的兵仔了?”

    “老婆!”

    擎苍一把握住了沈清幽的手,却被她挣脱了,沈清幽站起来,对着擎苍缓缓的说道:“我是一定要找到李洛的!”

    “该死!”

    愤怒的大掌猛的挥向了桌子上的盘子,走出几步远的沈清幽微微一楞,眼角含着泪水,走进了卧室。

    只是关心,只是心疼,怎么在她眼里看来,就变成了是嫉妒呢?擎苍懊恼的将双手埋进了乌黑的墨发之间,同时,在他的心里阴暗的一面,同时又有另外一个声音在疯狂叫嚣着,她就那么在乎李洛,那么在乎李洛吗?

    难道,在她心里,那个男人比她这个老公还要重要吗?

    一抹强烈的阴霾涌上擎苍的俊脸,他蹭的一下站了起来,迈开阔步就朝着沈清幽的房间走去。

    即便心中是恼着擎苍的,但是沈清幽走进房间之后,冷静下来也觉得是自己太过敏感了,她和擎苍毕竟已经是夫妻,她整天不着家,连做饭这种事情都由擎苍这个习惯了指挥千军万马的男人来做,心里也却是有点不安,暗自责怪自己,怎么就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呢?

    就在她正想寻着一个机会跟擎苍好好说说的时候,虚掩的门猛的被推开了,一脸黑沉的擎苍走了进来。

    “老公,我……”

    沈清幽刚想开口,她靠着床边的身体便被擎苍猛的给推到在床上,她似乎感觉到了即将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望着擎苍被情欲胀满的脸,低声说道:“我,我那个来了!”

    原本还有些怒气的擎苍在听到沈清幽这句话之后,阴霾的脸上突然闪过一道怪异的颜色,忍着,憋着,压抑着,最后他在沈清幽的身侧躺下,掰过沈清幽的头将她埋进了自己的臂弯里,沙哑的声音低低的说道:“老婆,刚才对不起,我不应该对你发火的!”

    心,顿时化成了一摊如软不已的春水,沈清幽蜷缩着身子如同一只慵懒的小猫躺在擎苍的怀里,静逸的房间,只听到两个人此起彼伏的呼吸声音,深深浅浅,缓缓陷入了梦境之中。

    “铃,铃……”

    深更半夜,电话想起,一般都是部队有情急情况找擎苍,沈清幽并未搭理这通电话,只是随意的翻了一个身,继续陷入了睡梦之中,擎苍起身接电话,接通,电话之中不知道说了什么,他下意识的将视线望了望沈清幽,唇瓣轻启,低低的说道:“我知道了,有什么事情明天早说!”

    说完,他就直接挂掉了电话,睡的迷迷糊糊的沈清幽眼睛都没有睁开,随口问了一句:“是谁的电话?”

    “部队的,有点小事,不碍事,明天上班再说!”

    “哦!”

    沈清幽缩进了擎苍的怀里,丝毫不觉得怀疑的她继续熟睡,但是,黑暗之中,却又一双清亮的眼睛,一直睁到了天明。

    第二天,待擎苍上班之后,沈清幽如同往日一样出门前往天马娱乐公司,张少聪的办公室大门紧紧闭着,沈轻易问了他的助理才知道昨天有一个人打来一个电话,说有了李洛的电话,张少聪就带着人急急忙忙的赶过去了,沈清幽一听心中一惊,张少聪有了李洛的消息,怎么没有在第一时间就通知她呢?

    掏出手机给张少聪打电话,响了半天,电话通了,张少聪的声音听起来无比的疲惫,那个说看到李洛的人将他们带到了一个深山老林,说是在哪里见过一个男人和他们正在寻找的李洛十分的相似,他们寻找了一夜,却是在一处木屋中找到了李洛的一些物品,但是人却不见了!

    挂完电话,沈清幽的心里是怎么也不能平静了,她急急忙忙的到公路边上去拦出租车,但是人家一听说是那么远的地方,都不愿意去,等了半天,沈清幽急的直跳脚,也是是因为太过着急,她的身上除了一身汗,随即,腹部传来一阵剧痛,她下意识的弓起身体捂着肚子,每次大姨妈到访,都会出现不规则的腹痛,痛经,又不是什么大事,沈清幽再次不以为意,她现在心中全是李洛的影子,深山老林,李洛一个人,天啦,在那样恶劣的环境,他的身体怎么吃得消?

    好不容易拦了一辆出租车,沈清幽连忙跨了上去,朝着张少聪说的那个地方就直奔而去。

    硕大的办公室内,擎苍穿着一身笔挺西装正在听着部下的军事汇报,往日,他都会十分专注,一字不差的听进他们的工作汇报,但是今天,他却显得心事重重,总感觉有一种强烈的不安在笼罩着他,那种感觉,仿佛有一种十分重要的东西要从他的身体内抽离似的。

    “司令,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靠他最近的参谋长是第一个发现擎苍脸上异常的人,在会议中途休息的时候他关切的问道。

    见擎苍不语,他继而接着说道:“司令,你若是身体不舒服,就先回去休息一下,会议我帮你顶着!”

    擎苍望了一眼参谋长,中途离席,之前他可是从来都没有过这样做过,可是,那种不安的感觉又时刻侵扰着他,使他根本专注的去做任何事情,一番犹豫思索之后,他起身,面部紧绷着离开了会议室,到了办公室,他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给沈清幽打电话,这个时间,她是肯定不会在家里的,擎苍直接拨通了她的手机,可是手机那头给他的应答却是您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内,一抹狐疑飞上他的脸上,继而又拨通了家里的电话,无人接听,温暖正午,他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寒颤,不好的预兆始终坏绕着他,拿起桌上的车钥匙,他驱车飞快的离开了部队。

    张少聪在电话中说的那个深山老林距离市中心有七八十公里的距离,当沈清幽赶到那里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两点多,寻了一圈,也没有找到张少聪说的那个地方,沈清幽看看天色,心一狠,决定独自登山。

    这座是未开发的老林,平时登山人根本寥寥无几,曲折蜿蜒的山路只有沈清幽一个人孤独的走着,腹中,似乎那么疼痛的感觉越来越加剧了,沈清幽在极力的忍着,随手捡起地方的一根树枝当起了拐杖,她艰难的登山,四处寻找着李洛的踪迹。

    暮色,渐渐降临,霞光被参天大树浓密的枝干挡住,只投下几缕微薄的光照在沈清幽的身上。

    “李洛,李洛……”

    “李洛,李洛……”

    深山老林,除了回音,她再也听不到其他任何的回应,天色渐渐黑了,四处一阵冷风吹过,沈清幽这才意识到再不下山,天一黑,就没办法下山了!

    面露难色的望了一眼蜿蜒朝上的幽径,沈清幽还是决定先下山,等明天天亮了在继续寻找,可是,在她转身之际,脚一滑,不小心踩中了台阶上的青苔,重心不稳,她整个人就沿着台阶滚了下去。

    好痛,好痛……

    这股剧痛,不是从四肢传出,而是从腹部,那股剧烈撕扯的痛,仿佛如同车轮撵过一般,“扑通!”脑子一下子撞上了小道旁边的石头,两眼一黑,便失去了所有的意识。

    “张少聪,清幽今天有没有给你打电话?”

    “什么?你告诉了他?”

    正在驾驶着车辆的擎苍愤怒的砸掉了电话,车子在单行道上猛的掉头,拉响警报,他呼啸着与所有车辆背道而驰。

    “参谋长,立即带上一个连的力量,到七十公里之外的狮子山集合!”

    接到命令的参谋长一听到电话中擎苍无比紧张的口吻不敢有丝毫的懈怠,立即召集人马,火速朝着擎苍交代的地方奔赴。

    夜,越来越深沉,昏迷的沈清幽躺在石道上,在她的身上,大片的血迹,触目惊心……

    “你们,给我搜这边!”

    “你们,给我搜那边!”

    “你们,给我沿着这条山路找!”

    寂静的山区,突然想起一个充满了无比盛怒的声音惊扰了这一片宁静,夜归巢的飞鸟纷纷惊起,扑哧扑哧的拍打着翅膀盘旋在众人的头顶。

    电筒的强光,顿时将黑夜宛若照成了白昼,猎狗声此起彼伏,整个山林,沸腾了……

    一分,两分,一个小时,两个小时,冲在队伍最前头的擎苍睁着一双焦灼的眼睛在四处寻找着那个熟悉的身影,她来这里是没错了,刚才陆叔叔打来电话,已经有出租车司机去警察局提供讯息,今天早晨他载了一个女人来了这里,而且他口中描述的外貌就是清幽,电话大不通,人也没有回去,擎苍几乎可以肯定,她现在被困在了这深山老林,只是,在哪里,在哪里呢?

    “清幽,清幽……”

    擎苍焦灼的呼喊着沈清幽的名字,不安,强烈的不安,始终如同鬼魅般环绕着他,清幽,你可千万不能出事,千万不能出事。

    “司令,找到了,找到了!”

    远方传来的惊呼声对擎苍而言宛如天籁般,他拨开众人,发疯似的朝着声音冲了过去,四名小兵面露难色的看了一眼擎苍。

    “让开,让开!”

    擎苍对他们怒吼,推开他们,在看到石板上躺着那个身影时,顿时倒抽了一口冷气,血,那触目惊心的血,“清幽……”

    一声困兽般的撕吼声音从擎苍的嘴里悲戚的溢了出来,但是随即他有很快的就恢复了冷静,匆忙赶来的军医连忙先检查了沈清幽的身体。

    “司令,夫人怀孕了?”

    什么?

    更是一声惊雷击中擎苍,他高大的身子无法控制的一个踉跄,脑子里面轰轰作响,他的脑海之中回回荡荡的只有军医一句话,孩子,孩子?

    他和清幽有孩子了?

    刺耳的救护车声音再次划破夜的宁静,军区总医院所有技术最精悍的医术都面色凝重的站在手术室的门口,手术室里面,护士正在坐着所有完全的准备,呼吸机,氧气罩,止血钳,一个护士长模样的中年女子跑了出来,面色沉重的问道:“要不要强心剂?”

    院长犹豫了一下,然后沉重的说道“备着!”

    救护车的声音响起,胸外科,脑外科,骨外科,妇产科,所有人就位,手术车被飞快的推进了手术室,灯亮起,急救的众人在门外剧烈的喘着粗气,他们不安的望了一眼站在手术室前,双眼布满血丝,面色阴沉的宛若地狱阎王的擎苍,屏住呼吸,焦急的等待着时间的点点流逝……

    时间,是漫长的,又是难熬的,一个急救病人当被推入手术室之后,最痛苦的,莫过于等候在外面的那些亲人,擎苍的拳头始终都是紧握着的,浑身的肌肉一直都是紧绷着的,双目死死的盯着手术室,闻讯赶来的张少聪和孟浩然走到擎苍的身边,张少聪的脸上猛的就挨了擎苍一拳,他没回手,这一拳算是轻的,按照擎苍现在的心情,杀了他都不为过分。

    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口,祈祷,他们在内心深深的祈祷,希望,不会是一尸两命……

    整整一夜,手术室的灯灭了,擎苍立即一把就抓住了从里面第一个走出来的医生衣服的衣领:“怎么样,她怎么样?”

    军区总医院院长望着胡子邋遢的擎苍,拍了拍他的手背,声音略带疲惫的说道:“司令,没事,夫人没事,孩子,也保住了,但是!”

    什么但是,擎苍统统都听不进去了,他旋风般的冲进了手术室,没人敢拦他,也不会有人拦住他,望着他雀跃的背影,院长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看着擎苍这般高兴的样子,他该如何将那个噩耗告诉他呢?

    vip病房,麻醉过后的沈清幽缓缓从昏睡中醒了过来,映入她眼帘的就是擎苍那专注看着她的眼神,虚弱的她扯出一道微笑,低低的叫了一声:“老公!”

    “老婆,你吓死我了!”

    “对不起!”沈清幽垂下眼睑,愧疚感如同潮水般包裹了她。

    “要是觉得对不起,就赶紧好起来,以后好好照顾我们的宝宝!”

    擎苍的大掌温柔的抚上了沈清幽的肚子,脸上荡漾着一个男人初为人父的喜悦。

    什么?孩子?

    沈清幽眼中怀疑是不是自己的耳朵听错了,脑海之中不禁想起那位妇产科医生残忍的宣告,这辈子,她已经没有怀孕的可能了,怀孕,孩子?是真的吗?

    面对她怀疑的眼神,擎苍肯定的点了点头,激动,沈清幽激动的失声痛苦了起来,她和擎苍的孩子,她还可以做母亲,上天垂爱,她竟然还能在怀孕?

    擎苍紧紧的抱着沈清幽,在他的眼角,同时也闪了一道微亮的泪珠,相对于病房的温馨一幕,此刻院长办公室的气氛却是极为凝重的,从来不抽烟的院长也忍不住的点了一根烟,对着坐在他对面的五个各科权威艰难的问道:“真的没有办法吗?”

    “院长,如果不手术,那里的肿瘤很快就会压迫她的视觉神经,她会失明,而且,按照目前趋势,若是错过了手术最佳时间,肿瘤长大,以后在想手术就难了,而且,我们照过ct,这是一个水瘤,曲张到一定地步,到时候在脑子里爆裂,那后果,可是?”

    说到这里,这位白发苍苍的老人没有在继续说下去,他乃是全区,乃是整个华夏这方面的权威,他说的这般严重,那么病人肯定是已经到了非常严重的地步,不仅严重,还很棘手。

    “可是,她现在怀孕了?”

    “孩子可以以后在要,总不能为了孩子,耽误了大人!”

    “刚才我检查过她的子宫,她的子宫壁已经相当的薄,若是这次孩子打掉,以后,她怀孕的可能性几乎是o,不,应该说是完全为o,她根本不可能在怀孕了!”说话的人是妇产科的大夫,同为女人,她能体会一个女人若是不能当母亲的痛苦,她说的情况,再次将所有人都陷入了一个困境,而现在他们还面临着一个更大的问题,那就是,这件事情,该怎么和擎苍说?

    老婆,孩子?他该怎么选择?

    整整三天时间,擎苍守在沈清幽的床边愣是哪里都不去,那些想要看望的人纷纷被他挡在了门口,三天之后,沈清幽终于受不了了,嚷着要回家,vip病房的环境虽然好,但是医院毕竟是医院,空气里总是有一股子药水味道,之前不知道自己怀孕,现在知道了,有点心里作用,沈清幽特别想吃方妈做的菜,擎苍迫于无奈,打算出院,当院长得知擎苍竟然要带沈清幽出院时,连忙放下手上的公务赶到了病房。

    “院长,这几天谢谢你了,今天,我就想出院了!”

    沈清幽笑着对院长说道,院长看了一眼沈清幽,又看了一眼正在整理东西的擎苍,最后心一狠,说道:“司令,出来一下,我有些和你谈谈!”

    擎苍抬头,剑眉一锁,看院长欲言又止的样子,他放下手中的东西,在沈清幽疑惑的眼神中走了出去。

    “擎少,你不能带夫人出院!”

    “为什么?”

    “因为,因为……”

    对上擎苍那锐利入刀的眼神,院长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他实在不敢想象当把那件事情告诉擎苍的时候,他会做出怎样的过激反应。

    “快说,因为什么?”

    时间等的越长,擎苍的黑眸之中越是阴沉,从他嘴里吐出的话也越来越冷冽。

    “因为,夫人的脑子里长了一个瘤!”

    轰……

    晴天霹雳,清幽的脑子里长了一个瘤?

    “司令,不碍事,不碍事!”

    见擎苍这样,院长连忙解释到“只要做一个开颅手术,将脑子里的肿瘤切掉,恢复一段时间,就可以了!”

    真的就这么简单?如果这么简单,他又何必如此言辞闪躲呢?

    院长再次艰难的咽了咽口水,反正已经说了,横竖结果都是一样,硬着头皮,院长说道:“只是肚子里的孩子,是留不住了!”

    轰……

    打击一个接着一个,擎苍感觉有一种呼吸都觉得困难的感觉,在墙壁的另外一端,传来了一声抽泣声,擎苍快步的跑了过去,只见沈清幽蜷缩在墙角,浑身抖个不停,感觉黑影靠近,她抬起婆娑的泪眼凄楚的望着擎苍“老公,不要,不要让他们拿走我的孩子!”

    心,疼的都快要痉挛了,擎苍抱起哭的抽搐的沈清幽,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小心安抚道:“放心,有老公在,谁也带不走我们的孩子!”

    夜,再次降临,哭累的沈清幽在擎苍的怀里睡着了,望着她娇弱的脸庞,擎苍心疼不已,院长已经详细跟他讲了整件事情的严重性,若是不开刀,肿瘤随时在她的脑子里爆裂,若是手术,必须要先打掉孩子,这,到底该如何抉择?

    清幽不愿意拿掉孩子,若是他执意行之,只怕清幽会恨他一辈子……

    到底该怎么办,到底该怎么办?

    一向都雷厉风行的擎苍困惑了,矛盾了,不知所措了!

    第二天,擎苍再次被院长叫了过去,沈清幽一个人坐在病床上,抚摸着自己的肚子,感受着平坦的腹部传来的感觉,母性的光辉,浮现在她的脸庞,她的脑海之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

    当擎苍再次回到病房的时候,病房内,已经是空无一人!

    就像当初李洛失踪一样,这个世界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是一个人若是存心想要躲起来,泱泱大国,十几亿人口,你想要找出来,谈何容易?

    一个月,

    两个月,

    三个月,

    春去夏来,夏去秋来,秋去冬来,整整三个季度,擎苍从来没有停止过一刻寻找沈清幽,电视,广告,只要是有人看的传媒方式,上面都大幅大幅刊登了擎苍的寻人启事,看到寻人启事,远在韩国的李洛回国了,他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负荆请罪,所有人,全部加入了寻找沈清幽的队伍中,季洛甚至为了沈清幽,举办了一场名为“众里寻她”的演唱会,历经毁容重新涅槃的李洛获得了粉丝的支持和理解,当媒体追问李洛他要寻找的女人和他什么关系时候,他笑笑,回答:“一个给他第二次生命的女人!”

    所有的洛粉们,也全部加入到了寻人,可是,一场声势浩大的寻人,终究没有任何的结果,沈清幽还是没有找到。

    2013年2月14日,西方情人节,对于日益崇拜洋人节日的华夏人来说,今夜,注定是一个浪漫,浓情的夜晚,空气之中,到处都漂浮着玫瑰花香的味道,擎苍一个人驾驶着路虎,像个游魂似的游荡在大街小巷,每日,下班之后,他便驱车游荡,是他雷打不动每天要做的事情,他在寻找着沈清幽的踪迹,他总是希望,在某个街道的路口,能够和他不期而遇。

    车上的台历上今天的日子被擎苍用红笔圈了一个大圈,今天,除了是情人节之外,还是医生告诉他的,沈清幽的预产期,预产期,清幽,你到底在哪里?是生,还是死?

    擎苍奋力的握了握方向盘,低低的说道:“清幽,你太残忍了,太残忍了!”

    晶莹的泪水,顺着他刚毅的脸颊,缓缓的低落,看着窗外拥抱在一起的情侣,泪意,更是无法抑制的夺眶而出。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就在擎苍哭的不能自控的时候,他的手机突然响了,陌生号码,他握着手机,盯着这陌生号码,忽然一个激灵,他连忙接通了电话。

    “擎苍,快来,我疼的快要死了……”

    电话中传来了沈清幽的咆哮声,旁边似乎还听到有人在说:“用力,用力,快点,快点……”

    擎苍有几秒的愕然,回过神来之后他立即对着电话吼道:“快告诉我,地址,地址!”

    电话挂了,擎苍立马发动车子,走出没多远,又似想起什么,打电话给军区医院院长,院长一听电话,神经也跟着紧张了起来,于是乎,脑科,外科,妇产科,医护人员,浩浩荡荡,装了一车,按照擎苍交代的那个地址呼啸而去。

    “人,人在哪里?”

    小县城的医院,开进一辆军区已经够匪夷所思了,然后从里面还走出一个天神一般的男人,这更让人狐疑了。

    “你,你找谁?”

    “刚才生,生孩子的女人!”

    小护士望着擎苍,这个男人的气场真吓人,她指了指尽头的病房,还没有开口,擎苍已经旋风般的飞过去了。

    病房很安静,站在门口的擎苍深深的吸了两口气,握着把守的手更是不停的颤抖,轻轻的推开门,只看到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妇人正面对着他,微微的弯着腰,而病房上,一个女子正斜躺着。

    “清幽,这边,这边,往她嘴里塞,嘴里塞!”

    “太婆,她怎么不吸啊?刚才不是哭的吗?”

    熟悉的声音,站在门口的擎苍泪意再次涌上眼眶,声音沙哑着叫了一声:“老婆!”

    背对着他的身影微微一愣,然后转身,一个明媚的,以及初为人母的幸福笑容从沈清幽的嘴角绽开。

    “老公,快来看,我们的孩子!”

    孩子?

    太婆笑嘻嘻的抱着孩子递到了擎苍的手里,笑呵呵的说道:“快看看,这个漂亮的公主,多像你们夫妻啊!”

    擎苍神情紧张的抱着孩子,走到沈清幽的面前,她瘦了,黑了,但是精神却是好的!

    “老婆,辛苦你了!”

    “老公,你不会怪我吧!”

    抱着一大一小,擎苍感觉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

    偏僻的县城小医院,很快便挤满了来历不明的人,先是一大群的医生,然后是一个当红偶像明显,众人纷纷朝着病房挤,直到一个男人扯着嗓子大声说道:“连长,给我掉一个连的人来,把这医院,给我戒严了!”

    李洛不满,在外面坚决抗议,“我要见清幽,我要抱我的干女儿!”

    飞出来一个枕头,还有一个男人十分霸道的声音:“死一边去,我的女儿,什么时候成为你的干女儿了?”

    虽然沈清幽安全生下了孩子,但是这脑部的肿瘤还是马虎不得,擎苍立即召集军区总医院最好的脑科大夫,三天之后,为沈清幽进行了手术,虽然有点不遗憾,不能亲自给孩子哺乳,但是有了宝宝的沈清幽,终于意识到自己要好好活着,看着她长大,看着她嫁人,还要看着她生娃娃!

    军区总医院,虽然擎苍之前要大家严守秘密,但是沈清幽手术的消息还是不经走出,这位勇敢而坚强的母亲一度还曾为媒体热捧的对象,因此,今天的手术,医院门口可谓是人山人海,不得已,擎苍再次调人,外围是顾不得了,务必要保证手术室的绝对安静!

    三个小时之后,沈清幽从手术室推了出来,手术很成功,擎苍紧绷的脸,终于松了下来!

    时光飞逝,六个月之后,一栋别墅内突然冒出一个无比惊悚的声音,正在抱着娃娃喂奶的擎苍连忙问道:“怎么了?怎么了?”

    “两,两,两条杠?”

    沈清幽举着手中的试纸,激动不已的说道。

    “什么?”这下擎苍很不淡定了,不是说不能在怀孕了吗?所以他进入从来都没有做防护措施,怎么,又怀孕了?

    “老公,怎么办?军人超生,你可是要被罢官的!”

    沈清幽不安的问道,擎苍猿臂一伸,将她搂在怀里,在她的脸上重重的啄了一下。

    “怕什么?你老公我有手有脚,英俊不凡,有的是找上门的工作!”

    “老公,那爷爷会不会扁你?”

    “老婆,告诉你一件事情,昨天,爷爷还让我……”

    擎苍贼兮兮的望了一眼沈清幽,“让你干什么?”

    “让我干活卖力一点!”

    “擎苍,你这个色痞子!”

    “老婆,我们生一个足球队吧?”

    “你当我猪啊!”

    幸福的笑声,在这个早晨,洋溢在空气之中,幸福,如同流水,一直绵延到永远,永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