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罪无可赦 > 第九十七章 以至于小吴和小闫今儿才过年
    吴端果然没让闫思弦失望。

    一回家,他就拆了一个前几天收到的快递,将里面的东西连同包装递给了闫思弦。

    “送你的。”

    吴端没什么把握的样子,又补充了一句:“先说好了啊,别嫌便宜,另外,不喜欢也给老子忍着,要是让我看出来……”

    他伸手做了个抹脖子灭口的动作,嘴角眉梢的肉绷紧,表情凶狠。

    闫思弦低低道了一声谢,没点破对方的心虚。

    开始拆礼物。

    沉默令气氛有些尴尬,吴端没事找事地给自己倒了一杯热水,又给闫思弦拿了一瓶果汁。

    他尽量放慢了速度,待干完这些,闫思弦终于拆开了礼物。

    是一支钢笔。

    纯黑色磨砂笔身,银色的卡子,没有任何多余的装饰,低调内敛。流畅的形状给钢笔增加了一些活跃的元素,并不会觉得是老古板用的东西。

    闫思弦拔开笔帽,发现握位是和卡子一样的银色金属材质,与银色的笔尖浑然一体,是他喜欢的暗尖。握了一下,手感很好。冰冷的金属瞬间被他焐热了。

    有点商务化的礼物,应该不便宜。闫思弦从中品出了些客气的意思。同时他也想起了前两天的一件小事。

    出外勤的途中,吴端突然跟他说家里有个亲戚的小孩儿,今年高考,想送给孩子一支钢笔,让闫思弦的高端眼光帮着参谋一下。

    当时吴端给出的选择五花八门,闫思弦没太上心,只大致说了一下自己的喜好。

    此刻手上拿着的,虽不是完全按照他的喜好定制的,却也能看出在尽量贴合。

    礼盒里除了钢笔,还有一瓶同品牌的墨水。

    闫思弦小心翼翼地吸了墨水,擦净了笔尖处的悬墨,捞过茶几下方的便签本,龙飞凤舞地写了“吴端”二字。

    阻尼很小,手感顺畅。

    “我很喜欢。”闫思弦冲厨房里的吴端喊道。

    吴端此刻化成鸵鸟,猫在厨房煮饺子,可惜闫总家的开放式厨房,根本没处躲藏,只能背过身去不去看向来挑剔的闫总。

    闫思弦的评价让他长舒了一口气。

    他盖上锅盖,凑上前来看闫思弦写的字。

    “你字挺好看啊。”吴端道。

    闫思弦的字和他的人一样,飞扬跋扈,恨不得写到纸外头去。

    吴端也拿过钢笔,试着写了闫思弦的名字。

    与前者相比,他的字就规矩了很多,虽然也有连笔,但方方正正,和他的娃娃脸属于同款。

    两人的字写在同一张纸上,乍一看,好像一幅抽象线条画作,还带落款的。

    闫思弦收起钢笔,认真道:“以后我就用它签文件了。”

    吴端像是完成了任务一般,暗自松了口气,嘴上强调道:“签不签文件的我不管,主要是……我发现,你怎么老从我那儿顺笔用,以后你可别……”

    “合着你这是破案呢?”闫思弦失笑。

    “你没听说过?办公室第一大案——谁又拿了我的笔。”

    “那……以后不顺你东西了。”

    饺子熟了。

    闫妈妈送来的饺子,有荤有素,三四种馅儿。出锅的时候正好零点。闫思弦拿出瓶红酒,要开,却被吴端拦住了。

    “整口白的呗。”吴端要求道。

    “这么有兴致啊。”闫思弦去酒柜换了瓶白的,又换了最小的白酒杯,“我很少喝白的,这半瓶不知道是啥时候的了。”

    “没事,就意思一下。”吴端招手示意他把酒拿过来,“除夕我要是在家,总要陪我爸喝两杯。”

    闫思弦噗嗤一声乐了。

    “崽,乖。”

    吴端抬脚,在桌下踹了闫思弦一脚。

    “你自己挖的坑啊吴队,我顶多帮你填了点土。”闫思弦根本不躲。

    倒好酒,碰杯。

    “新年快乐,小闫。”

    “你也是,新年快乐。”

    电视里放着春晚,两人却没看,权当是烘托气氛的背景音。

    窗外烟花齐放,万家灯火。

    喜欢烟花的吴端干脆端了盘子,站在落地窗前,边看边吃。

    子午交替之时,吴端长长地闭了一下眼睛,似乎是心有所感。

    一年到头,内心有遗憾也有满足,更多的是平静。平凡的成年人在回顾过去展望未来时,特有的平静。

    即便工作中常常接触大是大非大喜大恶,此刻回想起来,也都蒙上了一层淡淡的疏离感。

    是去年的事情了呢,该翻篇的翻篇,该清空的清空吧。

    再睁眼,依旧是漫天的火树银花。吴端只有感慨闫思弦家视线好的份儿了。

    “吴队。”

    闫思弦喊他。

    吴端回头。

    咔嚓——

    tou pai成功的闫思弦招手示意他来看照片。

    窗外是大团金色的烟花,窗口的吴端回身,瞪着圆溜溜的眼睛,还有被饺子撑鼓的腮帮子。

    抓拍得挺好,闫思弦偏要嘴贱道:“洗出来,明儿挂门口辟邪。”

    吴端放下盘子,也去拿手机,对着闫思弦狂拍,“行啊,一人挂一边,看谁更辟邪……”

    一看手机,微信群里消息早刷爆了。闫思弦接连发了几个大红包,以至于一群膜拜的,叩谢的。

    “握草!错亿啊!”

    吴端顾不上拍照了,手忙脚乱地抢了一轮红包,转手又将抢来的钱全发了出去。

    “哈哈……借花献佛了……”

    两人面对面而坐,保持抱着手机的姿势。

    不多时,吴端道:“年味已经够淡的了,咱们这样不太好吧。”

    闫思弦给吴端转了一笔钱,顺便抢过他的手机,轻车熟路地解锁,行云流水地收钱。

    “哎不是……你干嘛……”

    “压岁钱啊,大侄子。”调侃完,闫思弦将两人的手机一起扔沙发上,拦住了冲上来抢手机的吴端,“我没准备礼物,你再不要钱,让我老脸往哪儿搁?”

    吴端还想推辞,闫思弦岔开话题道:“快吃,吃完咱们也放炮去。”

    “你也买了?”吴端眼睛里开始冒小星星。

    “不多。”闫思弦拿筷子点了一下吴端的盘子,“吃完了去。”

    对面的人明显加快了吃饭速度。

    吃完了饭,闫思弦从书房抱出两箱烟花,吴端忍不住问道:“你啥时候买的?”

    “我哪儿有空买,助理送来的。”

    见吴端面露疑惑,闫思弦补充道:“另外一个助理。”

    “哦……那zi sha的那个……”想到医院里可怜的姑娘,吴端总觉得这年过得不踏实。

    闫思弦忙道:“出院回家了,跟家人一起过个年,对治愈心理创伤有好处。”

    “人是该跟亲人朋友多接触,烟火气足了,就不想死了。”吴端露出一个八颗牙的笑容,“我就觉得什么都没有活着好。”

    “我比你贪心点儿,我要活着,并且有钱。”

    吴端一边穿衣服,一边腹诽了一句资本家。

    他想分担一箱烟花,闫思弦却抢在他前头抱起了两个纸箱,“不用你,你开门按电梯去。”

    两人下楼,往小区圈定的烟花燃放点走。

    吴端两手揣在棉衣口袋里,走在前头,闫思弦抱着纸箱走在后面。衣服上的连帽影响了吴端的视线,他几乎是全程夸张地抬头看着附近居民燃放的烟花。偶尔兴奋地指着某一朵,叫闫思弦快看。

    燃放点已经有好几拨人在放烟花,都是父母带着孩子的,这让闫思弦有了一种自己也是出来遛孩子的错觉。

    为了安全起见,闫思弦点了一根烟,再用烟去点烟花。

    待他点着一个,回身想要叫吴端,却看到吴端已经点着三朵烟花,摆在地上。那烟花盛开后有将近两人高,不算大,离近看正好能填满视线,很温暖。

    一个六七岁的小男孩大着胆子凑到吴端身边,看着他点炮。一大一小,竟有一句没一句地交流。

    “哇……这个好看!哥哥这个好看!还有没有这种?”

    吴端好脾气地去纸箱里翻找。

    “有,再点一个?”

    “嗯嗯嗯,”小家伙连连点头,“谢谢哥哥。”

    吴端接连又点了三朵烟花,超额完成了任务,那孩子便开心地直拍手,还搂了一下吴端的大腿。

    孩子的父母在不远处,对吴端做了个“不好意思,打扰了”的手势,吴端则连连摆手,表示不要紧。

    很有小孩缘的样子。

    闫思弦不服,也去逗孩子,被叫了一声“叔叔”,自尊心受到暴击,加上吴端的大声嘲笑,闫思弦认命地默默点炮。

    烟花很快连城了一整片。

    也不知玩了多久,两箱烟花都见了底,还剩下一挂鞭炮。

    “点了吧?听个响儿。”闫思弦道。

    吴端面露不舍之色。

    “别介啊,吴队你这表情犯规啊……你要没玩够,明儿我再弄点……”

    “不用不用,”吴端连连摇头,“就是突然想到小时候跟小伙伴儿一块放炮,在人家放过鞭炮的地方找漏下的。捡到了当个宝贝,换着花样儿地放。”

    “都有什么花样?”闫思弦表示好奇。

    “比如,扔饮料瓶子里——就是那种装汽水的玻璃瓶,或者啤酒瓶。

    炮一炸,瓶子也跟着炸,玻璃碴儿飞得到处都是。现在想想,太危险了,那玩意儿跟个破片手雷似的,能健康长大,没被炸死,真是命大。”

    闫思弦深以为然,“我只能说你是……傻人有傻福。”

    说着话,他手中的烟已经探到了鞭炮引线上。

    “我点了,快捂耳朵!都捂耳朵啦!”

    他这话是冲附近的孩子喊的,吴端却比小孩儿们更快地捂住了耳朵,俨然是个贼精的孩子王。

    ……

    鞭炮声止,吴端一步三回头地往家走。

    进屋,被热气一扑,困意登时袭来。吴端握了握闫思弦的手,打着哈欠又道了一句“新年快乐”。

    “你越是。”

    吴端又道:“过完年你就工作满一年吧?”

    “承蒙吴队关照。”闫思弦一手放在胸前,半弯下腰,行了个十分绅士的礼。

    吴端挠挠头,不知该如何回礼,干脆问道:“不发表个感言啥的?”

    闫思弦利索道:“感谢领导栽培。”

    “啧啧。”吴端不满,“一点都不走心。”

    “我还是比较习惯走肾,你这突然让我走心……咳咳……我找找感觉……嗯,来了来了,听好了啊……”

    两人先是笑了一波,指着对方,都觉得对方是大傻子,却看不见自个儿的傻样。

    闫思弦清了清喉咙,站得挺胸抬头,拿出了诗朗诵的架势。

    “啊——我最亲爱的吴队——”

    “握草!停停停!”

    吴端使劲儿搓着胳膊,好不容易才把胳膊上的鸡皮疙瘩搓下去。

    “打住!翻篇!”

    直到拉着闫思弦坐下,破了他的朗诵架势,吴端才放下心来。

    又窝在沙发上,各自给家里长辈发了消息,报了平安,闫思弦率先起身上楼。

    “早点睡吧。”闫思弦道:“明儿还有一堆事儿。”

    “嗯,睡。”

    大年初一,清晨。

    这一觉睡得很好。

    闫思弦家够高,因此,他们没被大清早就喧闹起来的鞭炮声吵到。

    直到出了门,吴端才听到外面此起彼伏的噼里啪啦。

    空气寒冷,裹挟着新雪的清新气味。街面儿上人很少,好不容易休假的上班族都想多睡会儿。

    进了办公室,吴端将带来的饺子分给昨晚值班的xing jing,自己则迫不及待进了审讯室。

    在市局留置室过年的吴亦彦裹着军大衣,一脸生无可恋,很是落寞。

    “昨晚上吃饺子了吗?”吴端问道。

    吴亦彦点了下头,“你们的人带的。”

    “吃了就行。市局条件有限,凑合一下吧,春晚可以看重播的。”

    “嗯。”

    吴亦彦显然没空关心春晚,有更要命的事儿够他操心的。

    “那个,警官……我不想zi sha了……害别人zi sha,是我不对,错了,我认,道歉,行不?给她赔钱也行——只要别太多。

    还有pua群,我现在就把群解散了行不行?

    大过年的,你们跟我较劲不值当,真的。”

    这番话显然经过深思熟虑,避重就轻,全是虚招。

    “你说完了?”

    不等对方的答案,吴端继续道:“我们找过王博昌了,照片上的人怎么死的,他都告诉我们了。”

    吴亦彦的眼睛瞪得巨大,像两只牛眼。

    他怎么也想不明白,不过短短一天,这些警察怎么可能查到王博昌,还从他那儿取得了如此重大的突破。难道他们有三头六臂?

    .。妙书屋.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