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情路漫漫,冷暖自知(秦舒曼 陆知行) > 第54章 当年那个小胖子
    秦舒曼努力吸了一口气,缓缓转过身来,冷冷地望进秦世安的眸,“怎么?你想威胁我?”

    秦世安面无表情地看着她,眸光深不可测,像极了深沉的老狐狸。

    半晌,他轻轻勾起了嘴角,露出一丝莫测的笑,“不,我怎么会威胁你呢?我只是觉得,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给你讲讲你妈的故事,难道你就不想知道她后来过得怎么样?”

    秦舒曼冷笑,决定不上这个老家伙的当,再次转身,头也不回地离开。

    站在楼梯口,只见卓阳还坐在客厅里和秦梦宇聊天。

    秦梦洁早就不在了,而陈燕黎坐在旁边心不在焉地按着遥控器。

    看到秦舒曼下楼,陈燕黎连忙笑吟吟地迎了上去,“谈完啦,过来吃水果吧,是进口的樱桃……”

    话还没说完就看到秦舒曼绷得紧紧的脸,于是,陈燕黎的话生生顿住。

    秦舒曼冷冷地睨了陈燕黎一眼,抿着唇,没有片刻停留地从她身边走过,离开了客厅。

    卓阳见状也连忙起身告辞,追了出去。

    走出大门,秦舒曼直接上车,刚系好安全带,副驾驶侧的车门就被人打开,卓阳修长的腿跨了进来。

    秦舒曼拧眉,态度极其恶劣,“下车!”

    卓阳已经关好车门系好安全带,目不斜视地看着前方,“麻烦你顺路送我一程。”

    不是问句而是陈述句,根本就没征询她的意见,而是直接提出自己的要求。

    而且,这臭小子脸上竟然还透着一股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决心!

    秦舒曼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踏马的,这男人是被她骂多了有了免疫力,还是原本脸皮就这么厚?

    秦舒曼不想在这里和他纠缠,于是没再和他废话,启动车子离开别墅区。

    卓阳转头看了她一眼,笑容温温。

    到了市区,卓阳说他不回学校,想去一个地方。

    奶奶个熊,这男人真把她当出租车司机了?竟然还要求服务?!

    秦舒曼没好气道,“去哪里?!”

    卓阳说,“中山公园。”

    原以为他是要在中山公园下车,把车停好后他却不走,看着她,很真诚地邀请,“我们进去散散步吧?”

    纳尼,这家伙不是要在这里下车,而是把她骗来这里?

    “乌漆墨黑的,在这种鬼地方散什么步?!”秦舒曼没好气道。

    这男人是不是有病?就算要约她散步,也应该去海边木栈道或者山顶观景台那种约会热门地,竟然带她来这个破公园?

    卓阳看着她,眸底隐约有些光亮,“小时候我妈经常带我来这里玩,这里有我许多美好的回忆,所以想带你来走走。”

    听他提到小时候,秦舒曼微微眯了一下眸,脑中突然也闪过小时候来这里玩的画面。

    和大多数城市一样,白城也有一座中山公园,而且是这座城市最早的公园之一。

    公园里有大片的空地和草坪,是市民们娱乐休闲的好去处,更是孩子们嬉戏打滚的好地方。

    十几年前还没什么大商场,每逢周末,家长都会带孩子们来公园玩,她和小朗也经常跟着妈妈来这里。

    她们姐弟俩和小朋友们疯闹,而妈妈支上画架画画,说是画画,其实只是涂鸦,妈妈的画技并不好。

    许是因为这里也承载了她童年的回忆,秦舒曼没有拒绝,把车停好后跟着卓阳走进了公园。

    反正回去也没事做,随便走走也可以。

    公园里的树有些年头了,高大茂密,林荫道上很安静,给人一种远离喧嚣的感觉,几乎让你忘记此刻自己正身处闹市。

    穿过林荫道,就是一个湖,湖里种着荷花,虽然还没到荷花盛开的季节,可是已经有很多花骨朵。

    这湖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可是绕着湖走一圈也要十几分钟。

    走了半圈,秦舒曼就不想走了,玛德,她可是穿的高跟鞋耶!

    卓阳低头看了一眼她的脚,然后拉着她到旁边的长椅上坐下。

    远处的草坪上可以听到孩子们的笑闹声,天上有闪闪发亮的东西,好像是孩子们玩的一张会飞的玩具。

    还不到盛夏酷暑时期,晚风徐徐,阵阵凉意。

    秦舒曼靠在椅背上,仰头看着天空,一颗星星也无。

    她不觉想起小时候,空气污染还没这么严重,晚上在这里是可以看到很多星星的。

    卓阳坐在旁边默默地看着她,眸底闪烁着非同寻常的光,嘴角弯弯,看起来无尽的温柔。

    秦舒曼忍不住想调戏他,扭头抛了个媚眼,“怎么样?是不是觉得我头上有光圈背后还有翅膀?”

    卓阳听了,咧嘴一笑,“是,你就是我的天使。”

    呵呵,这男人不但对她的调戏有了免疫力,而且已经开始学会反调戏了?

    不错不错,这话说得有够肉麻的,不过她喜欢,哈哈。

    心里虽然舒坦,可是秦舒曼还是丢了个白眼给她,拧开瓶子咕噜咕噜灌了几口水。

    踏马的,这么多年没去秦家吃过饭,没想到那家人还是那么重口味,晚上的菜咸死了!

    “真的——”卓阳的目光大大方方地落在她修长的脖颈上,眼神温柔,“你是我的天使,如果没有你的话,我说不定早就死了。”

    “噗嗤”一声,秦舒曼把嘴里的水吐了出来,不偏不倚,正好喷到卓阳身上。

    玛德,这、这男人真是进步神速,说肉麻话的水平已经提高到这等程度了……

    咳、咳、咳、咳……

    卓阳一脸无奈地看着她,露出一丝苦笑,然后掏出手帕来擦去她唇角的水珠。

    秦舒曼终于缓过神来,嫌恶地挡开他的手,用手背擦了擦自己的嘴角。

    然后像看恐龙似的盯着他手里的手帕,“额,这年头还随身带块手帕的男人都是奇葩,你该不会是gay吧?”

    卓阳,“……”

    秦舒曼从包里拿了张纸巾,擦了擦脸和一副,然后一脸促狭的看着卓阳。

    “不会吧?难道你真的是gay?难怪你到现在都没谈过恋爱,照理说追你的女人那么多,你应该是情场高手才对。”

    卓阳继续沉默,苦笑一下,然后低头看着自己的手帕,再然后,只见他——把手帕小心翼翼地展开,铺在双腿上!

    秦舒曼看得目瞪口呆……

    哇靠,这男人还真是奇葩,看他那动作和神情,怎么像个小姑娘似的?!

    “还记得这手帕吗?”卓阳抬头看着她,“这是你送给我的。”

    怎么可能?!

    玛德,这男人是不是得老年痴呆症了?她才认识他多久,怎么可能送他东西?

    再说了,她要是送他东西,自己会一点印象都没有吗?

    额……倒是送了他很多白眼。

    秦舒曼不介意多送他一个,于是翻了个白眼,一副实在无语的表情,呵呵一声,“我身上从来不带这种东西!”

    卓阳没有说什么,弯起嘴角,目光落在不远处的荷花池上。

    “小时候,我每年暑假都会来我外公家,我妈经常带我来这里玩,在这里,我认识了很多小朋友。”

    秦舒曼突然有些凌乱,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纳尼?“手帕事件”还没解决呢,他怎么莫名其妙就开启讲故事模式了?

    额,这男人今天晚上实在是太不正常了……

    “有一次,我和几个小朋友在湖边玩,不小心掉进了湖里,大人们不在身边,没有人看到。”

    卓阳看了她一眼,似乎是想看看她想起来了没有。

    “我吓死了,在水里扑腾着,还喝了好几口水,就在我以为自己会这样被淹死的时候,一个小女孩伸了一根竹竿过来,我抓住了那竹竿,得救了。”

    讲到这里,秦舒曼顿时想起来了。

    那是她读小学三年级那年的暑假,她在公园里用这个方法救了一个小男孩,为此还被大人们表扬了好一阵子。

    大人们都说她很聪明,别的小朋友都吓呆了,只有她急中生智,拔出旁边用来撑树苗的长竹竿,把那个男孩子救了起来。

    那时候她才十岁,大人们说她小小年纪就能这么冷静,实在厉害。

    她还记得当年那个小胖子可真重,她和另一个小男生一起费了好大的劲才用那根竹竿把那小胖子钓起来,累得气喘吁吁。

    额,不会吧……

    “不会吧?”她一脸讶异地看着卓阳,“你就是当年那个小胖子?!”

    啧啧啧,真是一胖毁所有。

    谁能想到当年那个圆滚滚白嫩嫩胖乎乎的小胖子长大后竟然是个大帅哥?!

    卓阳笑得很灿烂,“你还记得?”

    “不记得了!”秦舒曼毫不犹豫地回答,“我只记得那个小胖子。”

    她一口一个“小胖子”,可是卓阳却一点都没恼,把那手帕拿起来扬了扬,笑道,“你把我救起来后,我一直哭,你用这手帕给我擦脸,像个大人似的一直拍着我的背安抚我,你还记得吗?”

    “不记得了。”秦舒曼继续否认。

    她是真的不记得了,只记得她救了那个小胖子,至于“用手帕替他擦脸”、“拍着他的背安慰他”这种小事,她怎么可能还记得?

    她只记得因为她的“见义勇为”,小胖子的妈妈感激不尽,一个劲地夸她聪明,还说要上门去道谢,可是妈妈拒绝了。

    因为那时候他们住在秦家,而妈妈是秦家的私生女,是见不得光的身份。

    听了这些事,秦舒曼终于明白为什么之前卓阳说她“又善良、又有正义感”了,敢情是因为当年这件事?

    她还记得第二年夏天,妈妈带她和小朗去公园玩的时候,她还碰到那个小胖子,两人经常一起玩。

    再后来,妈妈就出国了,再也没人带他们去公园玩,她也忘记了那些童年玩伴。

    当年,她一直都叫他“小胖”,根本就不知道他尊姓大名,再加上他变化那么大,她根本不可能认出他!

    原来,卓阳来白城大学后不久,就听说本科部有个叫“秦舒曼”的美女,听到这个名字后,他觉得有可能这个“秦舒曼”就是当年那个小女孩。

    毕竟,她那时候就是个小美女。

    后来他打听到他们班的课程表,好几次跑去他们上课的教室找人,可是秦舒曼都没去上课,跑去女生宿舍问了,她又没住校。 手 机 上百 度  搜 索: |我|的|书|城|网| 免费看更| 多| 女| 频| 精| 彩| 小 说| 哦!

    卓阳说完这些,忍不住露出一丝苦笑,“要找到你还真的挺难~”

    秦舒曼听了,忍不住勾起唇角,胳膊重重搁他肩上,把他半边肩膀都压歪了。

    然后,她很大方地抛了个大媚眼,“你这么辛苦地找我,是为了报答我当年的救命之恩,打算以身相许?”

    卓阳笑容温温地看着她,回答得一本正经,“是啊。”

    秦舒曼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尼玛的,这男人好像真的功力见长了,面对她的调戏不但不脸红,竟然还能这么淡定地接招。

    好了,故事也讲完了,往事也回忆完了,现在讲述者和听众都该退场了。

    秦舒曼起身拍了拍手,“走吧~”

    不管怎么说,知道卓阳就是当年的小胖子后,秦舒曼对他的感情确实起了变化。

    怎么说呢,虽然没有放下防备——她从不轻易对人放下防备——可是多了一分亲切,不再像之前那样排斥他的靠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