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这句话,陆知行就知道他最不想让秦舒曼知道的事是再也瞒不住了。

    那个女人,什么都告诉了秦舒曼。

    陆知行握住秦舒曼的手,有些用力。

    他刚从外面进来,手有些冷,可是眼神却是炙热的。

    他看着秦舒曼,沉声道,“颜汐这样告诉你的?”

    “嗯。”秦舒曼点头,“她说,当年那场车祸后,你双目失明,是因为林北城的眼角膜才重见光明,是吗?”

    陆知行点头,“是。”

    “所以,你为了报恩,才去江城找到我,然后包养我、负责小朗的医疗费?”

    “最开始确实是这样。”陆知行淡淡道。

    看到她眸色顿了一下,不等她开口,陆知行便又继续道,“可是,后来一切都变了,因为我爱上了你。”

    秦舒曼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他,似乎想从他眼中看出什么。

    然而,陆知行眸色沉静、深邃,除此之外,再无他物。

    “无论如何,一开始你确实是因为林北城才会接近我的,不是吗?”

    虽然他说后来他“爱上”了她,可是,若不是因为林北城,他们之间就不可能有任何交集。

    想到这里,秦舒曼心里就有种难以描述的情愫,很乱。

    陆知行知道她在介意什么,伸手扶住她的肩,“曼曼,这一点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我爱你,我很爱你,我不能没有你。”

    这还是他第一次这样说了一连串的“我爱你”,可是在秦舒曼听来,却觉得有些可笑。

    这句“我爱你”,如果不是因为林北城,她根本就不可能听到。

    因为他最恨的男人,她才能遇见她最爱的男人。

    这是命运开的玩笑?还是惩罚?

    原本,她是想好好恨林北城的,可是现在事情变成这样了,让她以后怎么全心全意地去恨他?

    看到她的眸色一点一点冷下来,陆知行了不觉有些担心。

    他捏住她的手,“曼曼,你不要胡思乱想,虽然一开始我确实是因为你爸爸给我捐献了眼角膜才会去找你,可是我真的爱你。”

    秦舒曼缓缓抽回手来,起身将他往门外推,“我现在有点乱,你让我一个人安静一下好不好?”

    陆知行怎么可能放心让她一个人呆着,因此定住了脚步,就是不肯出去。

    秦舒曼推了他两下,推不动,便不再和他僵持,突然捂着脸哭了起来,边哭边低喃着什么。

    “不……怎么会这样……我不想和那个男人有什么瓜葛……可是我现在却不得不每天面对你……面对他的眼睛……”

    “不,我不想看到他……我早就发过誓要恨他一辈子……我不想看到他的眼睛,我不要……不要……”

    陆知行伸手将她搂进怀中,用力得几乎没将她揉碎。

    秦舒曼伏在他胸口哭了很久,温热的泪水濡湿了他的衣服。

    陆知行什么都没说,只是静静地抱着她。

    许久许久,等她的情绪平静下来,陆知行才抱着她到飘窗上坐下,低头吻去她脸上的泪水。

    “曼曼,我知道你很辛苦,如果我真的爱你,或许应该自觉离开。可是我做不到,因为我不能没有你。”

    一想到要失去她,他就有种要窒息的感觉。

    他摸了摸她的眼角,“所以,就算你会怪我,我也不放你走,这辈子,我都要把你拴在身边。”

    秦舒曼抬头看着他深邃漆黑的眸,依稀觉得自己回到了小时候。

    林北城也是用这双眸子看着她,可是那时候,这双眼睛是温和慈爱的。

    她缓缓闭上眼睛。

    好半晌,她才睁开眼睛,再次看着他的眼睛。

    明明是同一双眼睛,可是感觉却不一样了。

    她很清楚地看到陆知行眸底的疼惜和深情,也知道他对她是真心的。

    可是,为什么总是有种不自在的感觉?

    看到她眼中复杂的情愫,陆知行突然伸手捂住她的双眼,然后低头吻了一下她的唇。

    “曼曼,我很感激你爸爸,如果没有他的眼角膜,也许我现在还处于黑暗之中,看不到蓝天大海,也看不到你。”

    听了几秒,他才继续说,“可是,我也很清楚自己的心,我对你的感情是爱,而不是责任。如果你觉得无法面对我,那么,我会尊重你的选择。”

    “不过,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会在这里等你。我的心永远属于你,除了你,我谁都不娶。”

    秦舒曼拉下他的手,缓缓睁开眼来,再次看着他黑曜石一般的眸子。

    半晌,她才低低道,“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因为我怕你会想太多——”他摸了摸她的脸颊,“你总是想太多,不是吗?”

    “你要是知道了这其中的因缘,一定会胡思乱想的。有些时候,人知道得越少,就活得越单纯、越快乐。之所以不告诉你,是因为我希望你能活得简单点。”

    秦舒曼神色淡静了下来,“所以说,你这么做倒还是为我好?”

    他直接忽略她言语中的不满,轻声道,“我做的每一件事,都是为了你和小朗好。”

    “因为林北城?”她勾了勾唇。

    看到她又把话题绕了回去,陆知行有些无奈地叹息了一声,“曼曼,我刚刚的话都白说了吗?我爱你,不是因为任何人。就算你不是林北城的女儿,我也依然爱你。”

    可是,他们之间的纠葛就是因为林北城而起!

    事情似乎有陷入了僵局,秦舒曼不愿再想这个问题,微微不悦地转过头去。

    陆知行又静静地陪她坐了半晌,看到她依然不想搭理他的样子,终于起身下楼。

    一走到客厅,林皓朗就起身走了过来,“陆大哥,我姐她好点了吗?”

    陆知行只得安慰他,“没事,让她好好静一静,她会想明白的。”

    自从昨天从博物馆回来后,秦舒曼就心情不好,林皓朗也不敢问,因此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想了想,他还是问,“陆大哥,你和那个朵汐真的是……青梅竹马吗?”

    原本他是想问他和朵汐是不是真的订了婚的,可是最后还是换了个委婉的说法。

    陆知行也不避忌,有些无奈地回答了实话,然后又问他,“颜汐和你姐说了什么,你有听到吗?”

    林皓朗摇头,“没有。”

    陆知行闻言便沉默了,也没有再说什么,起身走到花园里去,抽出一只烟来点上。

    这天晚上,陆知行特意亲自下厨做了秦舒曼做喜欢的红烧鱼。

    可是晚饭做好的时候,她仍然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就是不下来吃。

    无奈,陆知行只得派林皓朗出马了。

    林皓朗也担心秦舒曼这样下去会饿坏身子,于是便上楼去敲她房间的门。

    “姐,你赶紧下去吃饭吧。你要是不吃,我也不吃咯。”

    敲了半天,里面半晌都没声音。

    林皓朗便靠着门坐下,大声道,“那好吧,既然你不出来,我就坐在这里等你出来。”

    话音刚落,房门便“啪嗒”一声打开,秦舒曼板着脸出现在门口。

    皓朗笑了起来,亲昵地凑过去,“姐,我就知道你一定舍不得让我陪你饿肚子的。”

    秦舒曼不耐烦地白了他一眼,“你到底是我弟弟还是陆知行的弟弟!”

    “当然是你的弟弟啦~”林皓朗笑嘻嘻地挽着她手,半拉半拽地带着她下楼去。

    餐厅里,并没有看到陆知行的身影,然而饭菜都摆在桌上,满满一大桌,看得她垂涎欲滴。

    林皓朗拉着她坐下,然后盛了一碗汤放到她面前,“姐,你先喝碗汤吧。陆大哥说是什么人参汤,很补的!”

    秦舒曼没有动手,看了一下四周才拧眉道,“陆老头呢?!”

    “他说你不想见到他,他就先到外面去,等你吃完再进来……”林皓朗说着便叹了一口气,“天气预报说晚上会下雪,外面那么冷,也不知道他会不会冻着。”

    秦舒曼恶声恶气地打断他,“他一个大男人,冻一下又不会死!”

    林皓朗撇了一下嘴,不再说什么。

    然而,一碗饭还没吃完,秦舒曼终究还是忍不住了,叫林皓朗给陆知行打电话,让他进来吃饭。

    林皓朗听了,忙不迭拿出手机来给陆知行打电话。

    电话刚挂断,陆知行就推门进来。

    看到陆知行进来,秦舒曼就丢了个白眼过去,然后扔下筷子就要走。

    陆知行有些无奈地揉了揉鬓角,疾步过去拉住她的手,“你坐下来把饭吃完,我出去,可以吗?”

    说着又要朝客厅的玻璃门去,还没拉开门,秦舒曼就扯住了他的袖子,“不用出去啦,饭菜都凉了,赶紧吃饭吧!”

    陆知行弯起一丝微笑,转身看着她,“还是等你吃完我再进来。”

    秦舒曼没好气地瞪他,“叫你吃你就吃,废话那么多干吗?!这房子是你买的,就算有人要出去,那也是我!”

    说完就要走。

    陆知行有些无奈地笑了起来,拉住她的手,“是我惹你生气,我该死。”

    “要我做什么你才能消气?”他涎下脸来求饶,“只要你开口,就算让我现在就跳进海里,我也照做。”

    “好,那你现在就跳海里去!”

    她说的是气话,谁知道陆知行却真的转身就要去,秦舒曼连忙拉住他,“好啦好啦,先吃饭啦!就算要跳也要等吃完饭再跳!”

    陆知行这才跟在她身后往餐厅去。

    一顿饭吃完,秦舒曼的气已经差不多消了。

    林皓朗看在眼里,心中自然是欢喜的,忍不住偷偷朝陆知行竖了个大拇指,陆知行朝他勾了勾唇。

    吃完饭后,陆知行自然是要好好表现,自觉地去洗碗刷锅切水果喽。

    吃完水果,林皓朗说困了想睡觉,于是便上楼去了。

    陆知行到楼上拿了外套来帮秦舒曼穿上,然后拉着她的手往海边去,说是要散步。

    尼玛,大冷天的散什么步啊?!

    秦舒曼虽然不甚情愿,可是还是乖乖地被他拉着走了。

    到了海边,才发现码头停着一艘游艇,游艇上亮着灯,有几个外国人在游艇上等着。

    看到他们,穿着船长制服的外工人笑着和他们打了招呼,“陆先生,陆太太,晚上好。”

    虽然他说的是英文,可是秦舒曼确定自己没有听错。

    是的,他叫的是“陆太太”。

    听到这样的称呼,秦舒曼不觉有些恍惚,还没回过神来,已经被陆知行带着往船舱去了。

    船舱里暖气很足,一点都不觉得冷。

    陆知行帮她脱了外套,然后拉着她在床上坐下,低头就吻住了她的唇。

    很温柔的吻,轻轻缓缓的,蜻蜓点水般,带着无限的怜惜。

    和平时的吻有些不一样。

    看得出,他在极力克制,不敢让自己太过沉迷。

    虽然已经很克制了,可是吻了一会儿,陆知行的呼吸还是粗重了起来。

    许久,他终于松开她的唇,起身关了灯。

    秦舒曼以为他是准备对她上下其手了,谁知道他好像按下了墙上的某个开关。

    然后,头顶的天花板便缓缓拉开,透明的玻璃外是绚烂的星空。

    猛然看到一幅这么美的星空画卷,秦舒曼忍不住低呼了一声。

    好漂亮啊,真的是太漂亮了!

    没想到,澳洲的星空竟然这么美!

    陆知行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握着她的手,和她一起躺在床上看着头顶的星空。

    因为是在海上,船轻轻摇晃,感觉就像睡在摇篮里,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

    秦舒曼的心情渐渐放松下来,眼中只有绚烂的星空。

    思绪也渐渐放空,慢慢的,觉得自己好像融进了星空中,渐渐消失。

    就在她有些迷糊恍惚的时候,陆知行轻轻捏了一下她的手,提示她,“你看那边。”

    她顺着陆知行的手往右边看,于是,就看到了星空中有一串星星排成了“i.love.u”几个字。

    她惊讶地看着这一幕,好半晌才回过神来。

    这、这是什么天象?

    竟然有星星会排成一串英文?

    这、这太不可思议了吧?!

    看到她一脸惊喜,陆知行凑过来轻轻吻了一下她的耳垂,柔声道,“这是我送给你的星空,喜欢吗。”

    什么?这不是自然现象?!

    嗯,再认真看了一下,发现那些排成英文字母的“星星”果然和其他的星星不一样,更大,更亮。

    那是用直升飞机拉下来的灯幅。

    虽然知道了“真相”,可是秦舒曼心里还是泛起一丝感动。

    怎么说,这男人也算是有心了!

    看到她许久不回答,陆知行又撑起身子压在她身上,低头吻了一下她的唇,“曼曼,嫁给我好吗?”

    他英俊的眉眼就在眼前,遮住了漫天星光。

    可是,他的眸子,却比那些星光更明亮,更迷人,更让人心荡神驰。

    秦舒曼只是怔怔地看着他,半晌都没回答。

    思绪依然恍惚。

    陆知行也不急,低笑了一声,移开了身子重新在她身边躺下。

    于是,方才被他遮住的星空重新出现在她眼前。

    已经换了一行字,这次是一行中文——曼曼,嫁给我好吗?

    秦舒曼恍恍惚惚地看着那行字,好半晌才弯起嘴角笑了起来,笑容清脆,却有些意味不明。

    陆知行听了,微微拧眉,心中不由泛起一股莫名的忐忑,突然就不想听她的答案了。 上 百 度 搜 索:〖我-的-书-城-网〗免-费-看-全-文-更-多-好-看-小-说!

    因为害怕,害怕她会拒绝他。

    秦舒曼看着天空吃吃地笑着,眸色一点一点亮了起来。

    许久,她才转头看着陆知行,“老陆,你终于有创意一次了~”

    好不容易没被这小丫头嫌弃,陆知行这才放下心来,重新鼓起勇气问她,“曼曼,那你愿意嫁给我吗?”

    秦舒曼依然不答,调皮地看着他,将他眸底的忐忑和期待看在眼底。

    他素来沉稳,很少有这么紧张的模样。

    一想到堂堂陆大总裁竟然也有方寸大乱的时候,秦舒曼的嘴角不觉更弯了些。

    看到她笑得这么放肆,陆知行已经提到嗓子眼的心差点没跳出来。

    他缓缓闭上眼睛,做好了被她拒绝的打算,下一秒,却有一双柔若无骨的手绕上了他的脖子。

    秦舒曼却手脚并用爬到他身上,什么话都没说,直接捧着他的脸吻了下去。

    陆知行心中一顿,随即闭上眼睛,双手揽上她的腰,含住了她的唇瓣。

    头顶,是绚烂的星空。

    房内,是缱绻的男女。

    ……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