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女配有毒:小师妹的逆袭 > 196.第196章 嫁灵术和危机
    此时血月秘境之外,等候的中原各派陆续离开神雷谷,在谷外周边的坊市住下,只等一个月期限过去,颁布比试结果。

    不知不觉,已经是秘境开启后的第四日。

    是夜,寂寥的谷内,只有少数几个门派的飞舟并未离去。

    夜幕之下,星星点点的篝火在谷内各处升起,四野俱静。

    谷月宗的飞舟之上,一间墙壁镶嵌着发光晶石的屋内,一袭月白长裙的美妇人端起茶杯,小酌了一口,悠悠问道:“这两日清剑门的慕容掌门可有何动静?”

    房间内的一角,站着一名谷月宗白衣弟子,此时,恭敬回道:“回宗主,这三日慕容掌门倒是并未离开神雷谷一步,只是清剑门没能入选的七名弟子自第一日离开谷后,至今都未归来,弟子也查过了,这七人也没有在谷外周边坊市和仙市出现过,他们身上还带着伤,会去哪呢,慕容掌门总不能让他们提前回去了吧。”

    “人不见了?”美妇人垂着眸,不知想到了什么,忽而一笑。

    那名弟子不解,“宗主,还要不要继续去查?”

    “不用了,慕容舒那里也不要再派人盯着,慕容舒可是与我同修为的元婴修士,你们那点小把戏会看不穿,把人都撤回来,再晚了,怕是就回不来了。”美妇人看向那名弟子,目光冰冷的吩咐道。

    最近慕容舒那个老狐狸也不知道在谋划什么,显得神神秘秘的,甚至自己安插在清剑门的眼线也莫名失去了联系,想来多半已经遇难。思及此,美妇人目中闪过不满,目前边州三派最大的敌人还是来自外部紫霞宗的威胁,三派暂时还不能翻脸。然,一旦她神功大成,进阶元婴后期,届时定要收拾收拾慕容舒这个老匹夫,三派之间互插眼线已经是默认的惯例,慕容舒竟敢私自行动,莫不成是要违背三派共同签订的和议吗?

    “怎么,还有事吗?”美妇人顿了一顿,有些不耐烦的看了眼依旧站在一侧的弟子。

    “弟子……弟子发现了一件怪事!”

    在美妇人的示意下,那名弟子这才迟疑的说道:“这两日弟子在调查七人下落的同时,在距离神雷谷二十里外的一条大河河底,发现了几具尸体的残肢,死状惨烈,像是生前被人以极为残忍的方式杀害碎尸。”

    美妇人不以为然的道:“你怀疑死的就是清剑门的那七人?”

    “弟子并不是这个意思,只是那些尸块的样貌十分奇怪,四肢硬如磐石,利剑不摧,尤其是手臂上,还长有鱼鳞状的厚厚覆盖物。”

    闻言,美妇人目中暗光一闪,放下茶杯,利目嗖的看过去。

    白衣弟子立刻道:“幸亏弟子当时多长了个心眼,将那些残肢都带了过来,宗主,请您过目。”只见他不慌不忙的从袖口里,取出一只黑色袋子,上前几步,双手托着,恭敬的交到美妇人的面前。

    美妇人抬手一抓,就将黑袋子抓到手里,神识覆了上去,不过一息间,面色大变,腾地从位子上站了起来。

    “宗,宗主……”白衣弟子诧异的抬起头。

    美妇人狠狠的瞪向他,声音阴冷,“除了你,当日还有谁见过这些尸体?”

    白衣弟子骇了一跳,不明白月宗主为何这样紧张,难道是那些尸体有问题?他不敢多想,慌忙垂下头,老实的回道:“回宗主,还有四名执法弟子,除此之外,弟子胆敢保证,并无第五个人看到过此物。”

    “好,那四人也不要留了,处理的手脚干净些。”

    白衣弟子心头一震。

    美妇人眉头一松,重新坐回位子上,放缓口气,望着白衣青年说道:“陈宇,你追随我多年,我自是相信你的。只是其他人,我终究不放心。这件事远没有看起来那般简单,稍有差池,后果不堪设想。”

    陈宇目光一定,拱手道:“弟子明白,宗主请放心,弟子一定会处理好此事!”

    “好,你先下去吧。”美妇人淡淡一笑。

    “是!”

    直到白衣弟子的身影消失,门被重新阖上,美妇人脸上的笑容也瞬间消失。

    “没错了,这是海族的嫁灵术。”

    她眼神复杂的看了眼那只黑色的袋子,心中大为惊讶。

    嫁灵术是海族的一门禁术,必须用至少三名至亲之人的精血神魂祭炼数日,方能炼制出嫁灵的灵母,而一旦被施展嫁灵术,可以瞬间使一名手无缚鸡之力的人类变身成肉身强横的海族,他们的神魂将会被吞噬,变成被灵母操纵的只知道杀戮的恐怖工具。而嫁灵术施展之后,被施术者变身后的力量,除了因人而异,更大程度上还是取决于灵母的威力。而根据陈宇带来的这些残肢不难发现,这些人生前变身后的修为至少还在筑基后期!

    由此可见,施展嫁灵术之人手中的灵母,也定然是极凶的血禁灵母。

    美妇人面色越来越白,目中冷光闪闪,扣紧桌角的手青筋暴露。

    距离她上次见过的死在嫁灵术下的人族修士,还是在数百年之前,她当时的几位师兄都是死在这种术法之下,没想到当年那位老前辈以肉身陨落为代价,才换得的平静,这么快就要被打破了吗?

    不知想到了什么,美妇人惊得身形一动,瞬间就冲出了门外。

    海族人会出现在神雷谷附近定然不是偶然,难道……

    夜幕下,她双眸晶亮,冷风拂起她的衣袍,呼呼作响。她目光定定望着神雷谷深处,心也跟着渐渐沉了下去。

    如果海族人的目标是血月秘境中的那样东西,那么秘境中的各派弟子就危险了。

    不止如此,只怕海族人的目的还不单单是血月秘境。

    “本宗主要出去一下,期间,你们守着雷云舟,万不可离开。”吩咐完飞舟上的谷月宗弟子,美妇人身形一转,当即化为一道白光,冲天而起,朝着远空遁去。

    留守在谷内的谷月宗弟子虽然一头雾水,但也都谨遵掌门的吩咐,戒备森严起来。

    而此时的高空之上,罡风阵阵。

    突然地,一面蓝色的水幕蓦地出现在前方。

    美妇人所化的白色遁光没有丝毫迟疑,遁光速度不减,只是在即将撞上蓝色水幕之时,忽然从遁光中冲出一道银光,赫然是一面古朴的银色古镜。

    古镜冲势不减,一个晃动,凭空多出八面一模一样的银色古镜,镜面中****而出一道道刺目的银光光丝,刹如流星,很快就汇聚成一道粗大的银色光柱,冲向那面蓝色的水幕。

    与此同时,蓝色水幕的一侧,一道人影显现了出来。

    “月宗主,这么急匆匆的,是要去报信吗?”慕容舒手里拿着一只蓝光闪动的贝壳,笑吟吟的望着白色遁光中的美妇人。